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六十五章 疯狂的进化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列火车上。两人相偎相依。这一路走到火车站。紫瑶实在太累了。所以明知道有些不妥。但她还是睡着了。被萧秋风拥有怀里。睡的还挺安逸。

    突然。急骤的警笛声。把所有沉沉欲睡的旅客惊醒。火车好像在紧急刹车。但是还没有待他们反应过来。“砰啪”之声。已经在前面传来。火车相撞了。

    紫瑶眯着眼睛。惊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萧秋风意识之中。徒然有了一种不安的气息。身形一动。说道:“走。火车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没有丝毫的犹豫。萧秋风已经抱住了紫瑶。从车窗跃下。脚在树枝上轻轻一点。已经飞开了十米之多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刻。更强烈的爆炸声。已经响起。那十九列连接的火车。已经发出了剧烈的燃烧。死亡的惨叫声。让这里化成了的狱之所。

    一柄利刃。如空气里的风。无声无息的刺了过来。一个身影出现了。冷漠的脸上。没有一丝人的气息。这就是凶杀七子之

    他们千里迢迢的来这里。就是要完成师傅交待的任务。不让这个被称为龙之子的男人回到东方。任何阻挡他们完成任务的人。都只有死。

    萧秋风吓了一跳。身形爆退。但是还没有等他完全停下。第二柄利剑又出现了。“哧”的一声。胳膊上已经被割破了一个缺口。鲜血顿时涌现。染湿了衣袖。

    其实萧秋风可以避开的。但是他忘记了。他的身上负着一个女人。想起来的时候。剑已经至。为了避免她的伤害。他只能用手臂去挡。

    “龙。你受伤了------”紫瑶一声惊叫:“快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理会。只是喝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很可惜。七人一模一样。对他的话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出现的不再是一个两个。而是七个。七个人站在一排。阴冷的盯着萧秋风。不。应该确切的说是盯着紫瑶。一抹冰冷的声音吐出了两个字:“杀。”

    刀成风。剑化雨。风加交加之下。形成了世上最凶残的七杀阵。

    如果紫瑶身体无碍。以她的力量。虽然破不了这七杀阵。但是想离开。却也是可以的。七杀阵。本就是魔帝七杀最厉害的绝技之一。而且凶杀七子。从小被严格的训练。虽然还有意识。但是冷冰如尸体。早就已经没有人性。只知道完成任务。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七道伤痕。全是为了替女人所挡。鲜血直流。萧秋风有些麻木了。但是他硬是没有放下紫瑶。这一刻。他已经看出来。七个人剑势所指。皆只是为了这个女人。他们要杀这个女人。不是杀他。相反。劈向他的剑式。竟然还绕行。

    “分隔两行-------”随着这个声音。阵法又变了。变在两个小行阵。那说话的人。伫立在两阵的中间。如两个轮子中间的轴承。向着萧秋风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身上的血。激起了萧秋风身体里潜藏的魔性。怒意滔天之势。已经在眼里泛起了腥红的杀戮气息。每一次提升一点。每一次增强一点。萧秋风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。但是偏偏这些人。每一招一式都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“哧”的一声。背后的紫瑶不抑的传来了一声轻呤。就算是萧秋风挡的再快。仍然没有顾到。她受伤了。被一柄蛇剑刺中了后背。没有真劲的防域。她根本就如一个平常的女人。根本不堪这种伤害。

    “可恶------”萧秋风冷喝一声。也没有压抑身体里魔力的泛滥。双手举了起来。就如在这瞬间。把洪水之的的堤给掘开。潮起涌动。掀起了万丈高浪。身上无匹的魔气。就算是一惯冰冷的凶杀七子。也感到心惊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身上好强大的魔气。

    紫瑶也感受到了。急的大叫:“龙。不要。不要使用魔功。不然你就真的入魔。沦为星煞。不要。千万不要-------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应该伤害你!”萧秋风什么话也听不进去。他已经不再躲。身形一动。反而扑了回去。什么七杀阵。老子要把你们这些杂碎统统活劈至死。

    “防域-------”随着声音再起。七个男人的两行小阵。在顷刻已经转化成了大阵。七杀阵的防域已经形成。魔力攻击。只是响起了震天巨响。但就是伤不到他们任何一人个。

    七人联为一体。就算是七杀亲自动手。也不一定奏效。何况是魔劲初融的萧秋风。

    血在流。萧秋风的血一直未停。身上七处伤口。皆染成了一条血色的湿痕。但是神情疯狂的霸道。却没有一丝的退却。相反。随着杀戮心性的暴发。他攻击的力量。越发的强大。就算是紫瑶拼命的乞求。也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紫瑶的心在哭。这个男人之所以善良。是因为魔性的星煞没有完全的融合。此刻受到刺激。他的心开始沉沦。却助长了成魔的过程。而这一刻。皆只是为了保护她。

    她宁愿死。也不愿意他成为星煞。成为人形兵器。

    但她不愿意看到的。却正是凶杀七子所需要的。这是七杀的指令。除了阻挡神之子回归东方。还要尽量的磨练他的魔性。让人形兵器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七刀剑的力量。风起云涌。萧秋风没有后退。选择硬碰硬的接下了一击。身形反退。背后的紫瑶也随之掉到了的下。还没有等她爬起来。凶杀七子就已经扑到。他们的目标。就是要致这个女人为死的。

    神之子只是人形兵器。兵器是世上最寂寞的。不需要朋友。也不需要伙伴。任何挠动他心灵的人。都必须被毁灭。

    身体变的绷紧。如一只离弦的箭。飞驰而至。魔力。星芒之力。这一刻萧秋风已经分不清。就像是与幽阴人那一战。他魔性大发。残酷的暴力。只想把眼前的七个男人撕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三年未理的长发。披在肩头。疯狂的散动飞飘。萧秋风。魔劲滔海之中。又触动了心灵中的又一道封印。属于龙变之力。已经再增添了几分戾气。

    龙变心诀。本就是在杀戮中。不断提高的心法。杀戮就是他的本质。

    剑势一撩。紫瑶身形扑进。这一刻。她忘记了自己。看到这个男人有危险。她竟然放弃了对生命的执着。扑到萧秋风身上。替他挡住了那一剑。只是她并不知道。那一剑如果落在男人的身上。绝对不会致命。只有加速他魔劲的进化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阻挡。却不会有任何人留情。剑已经入体。从肩膀穿过。血水如注。涌然而出。血已经染上了脸庞。秀柔的美丽中。如鲜红的杜娟花。绽放着最芬芳的花蕾艳色。但是很可惜。一瞬间的微笑。紫瑶已经用尽了身体最后一抹力气。无声的扑的昏死。

    “啊-------”萧秋风咆哮而起。野性的脸上。揉着抑不住的疯狂。

    他忘记一切。手已化。化成了龙爪。身形飘动。长发如水。一波而动。厉声的呼喝已经响起:“你们------都------去死吧!”

    魔劲。星芒。龙变。所有的力量。已经汇集一处。形成了一团白色的光环。如电般的飞来。光环很快。但是萧秋风的身形更快。

    最前头的一个凶杀之子。已经被他的爪子袭中。就算是剑回旋而救。萧秋风也没有离手。眼看着那疯狂的爪子。从他的胸膛穿透。然后把他的心掏了出来。在他的眼前。一跳一跳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自己死。那一剑。这个凶杀之子。也没有劈下。因为这个男人是人形兵器。不允许被伤害。

    然后。耳边响起了轻轻的“噗”的一声。那颗正在跳跃的心脏已经被握拳捏碎。

    就算是看着自己的伙伴被活生生的掏心。其余的六人也是脸无表情。生死对他们来说。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紫瑶已经不见了。萧秋风却已经迷失自己。扑向了六个剩下的凶杀之子。

    贪狼出现的时候。正是萧秋风掏出那个凶杀之子心脏的时候。虽然他也算是杀人如麻。但是这种残忍的杀人方式。他却没有试过。有种忍不住的惊心。人形兵器就是人形兵器。连杀人的手法。也残忍了许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破军强烈的要求。让他不要插手这件事。他估计已经忍不住的出手。把这个男人人道毁灭了。最后当然只是带走了紫瑶。哪里会救他。心里还巴不的这个累紫瑶受伤的男人。被千刀万剐呢?

    “走------”魔性的狂暴。紫瑶的失踪。彻底的激起了人体的进化。凶杀六子。已经飞身后退。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。需要接受下一个指令了。

    七杀接到报告后。并没有因为七子之一已死而气恼。相反听到萧秋风的表情。欣喜若狂。果然是无双体质。这个男人进化的力量与速度。就算是七杀。也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。不需要回来了。继续。杀光他身边所有的人。让他有更多杀戮的机会。”只要人形兵器能早一天成形。就算是凶杀七子。全部被杀。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可惜。对七杀来说。本就是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