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六十四章 幸福之中总伴着杀戮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在这间小屋里住了一个星期,眼看着紫瑶可以慢慢的活动,虽然还不致于挂掉,但是身体的气劲,却像是彻底的消失了,看起来给人一种娇柔无力的病态,但是不可否认,这一刻的女人,比先前的凶样更让人容易接受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奇怪的,宙斯生气的离去,这些天竟然没有找人来报复,而异能组经过沙丘一战,已经消失了,也许他们知道,以他们的力量,根本就对付不了萧秋风两人,只能放任两人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摇床,起来了,咱们也该走了。”萧秋风心情很是不错,因为他已经决定,跟随着紫瑶回东方,那是属于他的国度,属于他的世界,他很想了解,以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紫瑶慢慢的睁开眼睛,不悦的瞪了萧秋风一眼,这几天来的相处,两人对彼此的个性,都了解了,这个男人,邪气充盈,杀气凛然,但是,却可以信任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很多次了,我叫紫瑶,不叫摇床,你再叫,我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种僻静的地方,两个人不说话,那会很寂寞的,心性虽然未变,但是被魔劲入侵的身体,萧秋风变得好动了许多,失去了昔日的严谨与深沉。

    “行啊,不叫摇床,那就叫摇啊摇,摇啊摇,走吧,这里可以吃的,都已经被吃完了,再住下来,真的是生不同时,死能同穴了。”

    紫瑶虽然很娇怒,但是被激了次数多了,她也有免疫了,连异状的表情也懒得显现,随他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远的路,现在我功力全失,不知道要走多久?”来的时候,御剑飞行,飘然而至。一边欣赏大地的景色,一点也不觉得疲惫,此刻紫瑶却是很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笨,真是当自己是神仙啊,地下有车可以跑,天上有飞机可以飞。怎么样都可以回去,走吧,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真是服了这个丫头,竟然担心这种莫名其妙的事。

    紫瑶还真是不愤地娇喝道:“就你聪明。什么了不起地。不就是比我老了几岁。你看我穿成这样。如何出去见人?”

    这些天。没有女人地衣服。这女人都穿着他地衣服。不仅上衣可以变成裙子。还实在太大了一些。在这僻静地地方。凑合一下没有问题。但出去。还真是没有办法见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这种衣服地好处是春光隐隐外泄。萧秋风也过了不少地眼瘾。至少这女人那两条腿。均致细腻修长。很是有种天然美丽地诱惑。还好他魔性被星芒力量阻隔。不然说不定兽性大发。来个春色缠绵了。

    “就你那模样。有啥不能见人地。放心。除了我没有人会多看你一眼。”萧秋风不屑地撇了撇嘴。一副看你是你地光荣模样。让紫瑶无奈地摇头。就算她再丑。最起码也比这些洋人漂亮。还那个什么胸大地女人。就算是胸再大。还不是野人。有什么好地。

    “喂。你可不要想让我抱你。你知道你有多重好了。我在外面等你。你慢慢收拾。”眼看着这个女人即将暴走地模样。萧秋风已经闪了出去。

    紫瑶不爽地站起来。左右地看了看自己地身材。脑海里想着:我真地很胖么?

    其实天可以作证,她一点也不胖。甚至连丰满也算不上,身材修长匀称,灵珑剔透,每一分都几乎完美,就拿最美地京中一梦梦清灵来比,紫瑶也绝对不逊色,特别她身上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,让人不敢有稍稍的亵渎,也只有被魔性侵体地萧秋风,才在她的面前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刻,遥远的七杀,终于已经准备动手了。

    在七杀的下面,有七个人,这七人算是他的徒弟,但是在七杀的心里,这七个人只是他的工具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,我不想让龙之子回到东方,除了他的安全,任何人都可以杀之。”此刻,人形兵器是他最重视的,除了那个苏醒地人,谁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而破军,手握着三粒圣石,眸里的精光一动,就已经大声的叫道:“土财主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贪狼的声音:“又什么事,没见我在睡觉?”

    “你去一趟吧,把紫瑶带回来,剩下的路,只有靠他自己走了,贪狼”

    但是早已经没有了贪狼的声音,他已经走了,憋了这么多日子,此刻可以动了,他当然迫不急待。

    破军叹了口气,说道:“本想告诉你小心凶杀七子,看样子,我多事了。”

    走了几天,走走停停,每天走几十里路,这女人不是饿了,就是渴了,然后就是累了,反正一点觉悟也没有,瞪着大眼,很分明的告诉萧秋风,我就是累赘,乍样?

    偷吧,反正他不在乎,只要这大小姐吃得下去,这盗贼的罪名,也有人分担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每天吃这种面包,真是太难吃了,我要吃果酱,还有帮我买身衣服来,你的衣服,都是臭味,太难闻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差点昏倒,这女人还真是成大小姐了,把他当佣人使唤了。

    不过那衣服地确有些熏人,当日被这女人追杀,他哪里有时间洗衣服,穿过的衣服往袋里一塞,然后轮着穿,就女人身上穿的这件,估计至少已经穿了三次,没有洗过了,还真亏了她忍得住。

    “行,你是女人,老子不与你计较。”与一个女人计较太不像爷们了,再说了,只要去见了她师傅,知道了自己的前世,他才没有兴趣再侍候她了。

    看着萧秋风不愤离开的身影,紫瑶略略有些发呆,最后双手托住下巴,脸上都是梦幻的柔情,嘴角边泄出轻轻的喃语:“师傅,对不起,我不能杀他,他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日久见人心,路遥知马力,越是与这个男人相处,她就越发觉,在他的身上,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,吸引着她地目光,曾经平静地心湖,在这一刻,投下了一颗石子,荡出了几分轻轻的涟漪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这种感觉太轻,紫瑶还没有真正地体会到,这种心境的缺口,会给她一生,带来多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果酱偷来了,找了三家别墅,还不容易一家的冰箱里有这玩意,他就想不通了,这种看起来脏不拉叽的东西,女人怎么就喜欢吃呢?

    衣服也带来了,顺手牵羊拿来的,一整套,从里到外,连胸衣也不缺,估计那个长得像金丝猫的售货员,会恨他一辈子。

    紫瑶看到那内衣,脸色羞红,这玩意她可是从来没有穿过,不敢看萧秋风怪怪的脸色,喝道:“不准偷看。”抱着衣服就闪到树背后去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这么无聊,靠在树干上,闲暇的休息,心里却在偷偷的暗笑,不知道这女人会不会戴那玩意,如果不会,会不会找他帮忙呢?

    没有吃过猪肉,也看过猪走路,紫瑶虽然没有穿过这种衣服,但是她见过,女人对衣服天生敏感,很快的,她就已经走了出去,看着眯着眼睛,一眼邪笑的男人,就知道,这男人一定是在胡思乱想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衣服,穿在身上的感觉,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喂,可以睁开眼睛了,你看我这衣服穿着还可以吧!”

    淡淡的清香暗然扑来,萧秋风睁开眼睛的时候,秀丽俏媚的面孔下,嫣红的唇角,染着一抹羞涩,眼神里分明着渴望,渴望萧秋风的赞许,这可是她第一次穿都市女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萧秋风呆呆的问:“小姐,你芳名可以告诉我么,我们交个朋友吧,就是男女朋友的那种,可以牵牵手,打打波”

    一脚已经踢了过来,紫瑶娇嗔的喝道:“不要废话,看我这衣服是不是合身?”这个问题,真是问得太好了,人家穿衣服,是心中有数,她倒好,竟然问人家自己合不合身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那当然,只要我手摸过的地方,我就知道尺寸,那个罩罩尺寸刚好吧,嘿嘿眼力不错,我的手感更绝,就算我闭上眼睛,也可以把你的身体感觉得一清二楚,当然不会买错了。紫瑶脸就像是被烧红了一样,紧紧的咬着唇,一弯身,就已经从地下拾起那把剑,“哐当”一声抽了出来,大声的喝道:“你这个淫贼,看我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,她藏在心里,当成了秘密,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脱得光溜溜的,虽然闭着眼睛,但是他的手,却在她的身上停留过,这份感觉,是永远也抹不去的。

    此刻被提及,羞人的感触又涌上心头,这对她来说,是人生的第一次体验,却也是最羞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蹦而起,说道:“喂,你可是你的恩人,是你的衣食父母,你不准对我动粗的,小心遭雷劈喂,你还来-

    虽然提着剑,但是没有丝毫的力气,估计就算是让她戳,也杀不了他,不过这种羞涩间的怒意,倒比以前的杀戮,美妙了许多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就在这种慢悠悠的纠缠中,渐渐的变生了改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