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六十三章 相融相知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林中一间简陋的铁皮房里,昏迷不醒的紫瑶躺在支架床上,除了微弱的呼吸,她与死人没有什么分别,萧秋风已经用尽了全力,把气劲输入她的体内,但是很可惜,一丝作用也没有。

    灭幻天境的力量已经把她身体所有的筋脉毁坏,好像那一剑,已经用尽了她生命所有的力量,此刻的她,比一个普通人更不如,虚弱的身体,娇柔明媚间,让人多了几分怜爱之心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喂了她一点水,萧秋风盘腿坐在了石台上,运行自己身上错乱的气息,黑暗的魔功与星芒的力量,此刻平静下来后,开始在他的体力造反,似乎人倒霉的时候,连喝水也会塞牙。

    刚才与宙斯较量的时候,萧秋风倾全力,都可以把这两种不同气劲融合一体,但是此刻,阴阳力量相互排斥,萧秋风实在已经无能为力,只能任由着它们在他的体里肆无忌惮的碰撞纠缠,不屈不挠。

    心里牵挂着紫瑶的生死,他自已忽略了身上的异状,强压着这种折磨,萧秋风又一次开始替这个女人疗伤,企图打开她的穴位,让她可以自己缓合伤意,尽快的恢复起来,不然这样下去,可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身体里最强大的星芒力量没有丝毫的作用,但是当萧秋风把那黑暗冰冷的魔劲输入的时候,就如磁铁一般,两者相融了,萧秋风不太明白,这个女人一身正气,修练的一定是阳气心法,却没有想到,竟然对他身上的冷冰气息有反映,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嘤咛”一声,女人的身体终于动了一动,微微的睁开了眼睛,似乎全身的力量,只够睁开那双眼睛。然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问了一句让萧秋风差点摔下床来的话:“这破地方,就是天堂-------”

    见这女人竟然苏醒过来,萧秋风心里十分的高兴,立刻从她的背后接道:“放心,你还没有死。老子还没有死,会救你地,感应一下我的内劲,看可不可以融合。”

    紫瑶心神一震,微微一笑,却没有说话,立刻按指示,试图提起身上的气劲运转,但是很可惜。一连试了六七次,也没有丝毫的作用,不过在这种魔劲的作用下。她倒是清醒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龙,谢谢你,你有这份心,紫瑶很是安慰,现在你已经尽了本份,走吧,不需要管我,我怕他们还会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如果不是看到你是一个女人。老子早就走了,还会回来救你,喂,我可算是救你两次了,你应该知道,我不是坏人了吧!”

    在洛格家庄园呆了三年。他是一个多善良地人。却被这女人迫得一步一步地染了杀戮气息。身体里各种奇怪地幻觉。一天比一天多。但总是理不出一个头绪。前世地一切。还是如雾里看花。朦胧不清。

    紫瑶看了萧秋风一眼。轻轻地说道:“你是好人。但你是星煞。这是我们地宿命。我必须杀你。”接着语意轻轻一转:“此刻我没有一丝地力量。你如果害怕。就杀了我。那以后就不会有人追杀你了。”

    心里紫瑶已经承认。这个男人就算是星煞。真地不是坏人。如果可以回去。她一定要把实情告诉师傅。让师傅想办法。挽救星芒地杀戮浩劫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。她只想解脱。最好这个男人把她遗弃。独自逃命。在荒沙丘里。救她一命。在那一剑地施展时。她也救他一命。算是两清了。此刻她不想再欠他地。因为这种感激。就算是她恢复了力量。也没有可能下得了狠心杀他。

    “切------”萧秋风撇了撇。很是不屑地说道:“不知道你地脑袋瓜子是怎么长地。这个时候还想着杀我。行啊。你就快点好起来。咱们再来玩一场兵捉贼地游戏。看你这么傻。铁定是追不到我地。”

    既然魔劲只能让她清醒。却带动不了她本体地力量。萧秋风也没有再浪费精力。站了起来。就开始脱女人地衣服。

    紫瑶可真是吓坏了,但是她身体软绵无力,连手臂抬起的力量也没有,只是急切的叫道:“龙,你想干什么,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她还以为这个男人魔性大发,想趁她不能动弹,对她无礼呢?

    “脱你衣服喽,还能干什么?”萧秋风邪邪的笑道:“你看你身上,十几道伤痕,如果不帮你包扎一下,就算是你现在清醒着,等下也会失血过多而死,我可不是想占你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你让开,我宁愿死-----”也不能让一个男人脱光她的衣服,那样圣洁地天道,将会染上尘埃,这一辈子有了牵挂,她的心就不会再有宁静,也无法再进境神阶,成为真正超脱世俗的道人。

    “哟,看不出来,记得上次不知道是谁说过,就算是被人剥光吊在树上,心里也是圣洁的,没有想到,现在宁愿死,也不要脱衣服,没有想到,修道之人,都是嘴里说一套,心里想一套,言不由衷的。”

    紫瑶面色紫红,嗫嗫的说道:“那是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还真是出乎萧秋风意料之外了,这个纯洁的女人竟然也会骗人,看样子,这种招术,女人天生会,不用学习的。

    手一动,上衣已经被解开了扣子,紫瑶大叫:“住手----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还是继续,只是这一次,他为了避免尴尬,把自己地眼睛蒙上了,说道:“这样行了吧,其实我很想告诉你,就凭你这种身材,想让我欣赏,还得求我,不然我才不会有兴趣,那天对你开枪的女人看到了没有,她的身材,比你强了不知道多少倍,胸部好像也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一边这样的拉扯,只是为了打乱紫瑶的注意力,女人嘛,总喜欢人家说她漂亮,说她身材好,这也是不需要学的,内心之中自然就有。

    “不准睁开眼睛,敢对我不规矩,我就咬舌自尽,我可不是说着玩的。”紫瑶只是紧紧的盯着萧秋风的眼睛,生怕他张开,其实只要凭着手感,萧秋风就可以感受着这个女人肌肤地滑腻与灵致,并不需要用眼睛地。

    但是女人就是这么奇怪,心里有种掩耳盗铃的意味,想着只要他不睁开眼睛,那就表示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身上地伤口还真是不少,除了一件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亵裤,她的身体已经全部**,慢慢的擦拭,慢慢的对她戏笑,女人忘记了羞涩与疲惫,而萧秋风动作越来越快,终于把这女人的身体清理干净,这样就算是睡觉,也会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替他盖上了被子,萧秋风这才说道:“小姐,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吧,你看看,自己还有什么地方没有遮住的,再看到可不能怪我。”

    紫瑶把被子往脖子上扯了扯,然后轻轻的说道:“你睁开吧,算你老实,看在你这么老实的份上,我以后不追杀你了,这你可满意了?”

    两次的救命之恩,就算是把七情六欲都修练磨灭,紫瑶也觉得无力再杀这个男人,既然做不到,不如就直接的说出来,而且这一刻,她相信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,说道:“这才对嘛,只有做朋友,我才会发现你的美丽,喂,摇床,你其实长得不错,挺漂亮的,刚才没有偷偷的瞥一眼,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紫瑶心里一气,喝道:“你敢------”心里却想到,真是的,不能对这人太好,不然他就会动坏心。

    看到紫瑶如此的紧张,萧秋风也不好意思再逗她,惹她生气了无所谓,但是要是影响她的伤势,那就不太好了,气劲进入她的体内,虽然受阻,没有作用,但是萧秋风知道,这个女人的筋脉创伤很是严重,如果没有特别的办法,也许未来再也没有办法练武了。

    把包里的衣服拿了一件出来,男式的大T衅衫,扔在了女人的手里,说道:“你的衣服扔了吧,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,你凑合一下,等到了城镇,我帮你买新的。”

    紫瑶还没有吱声,萧秋风就已经走出了铁皮房,准备吃的东西了,还好在洛格家三年,他也学会了一些厨艺,不然此刻,两人只能啃野果子了,摘了几个玉米棒子,还抓了一只野鸡,这一顿算是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女人身体伤痛累累,的确需要补一补了。

    紫瑶的确太累,但是当她被萧秋风抱在怀里喂汤的时候,竟然也没有拒绝,只是安静听话的喝完汤,然后就睡了,如果不想成为累赘,她需要尽快的康复起来。

    那件男人的衣衫在她的身上,罩着她的全身,灵珑的身体娇小可人,也只有到这个时候,萧秋风才能好好的看看她,其实挺可爱的一个小女人,为什么偏偏装着凶神恶煞的样子,不停的追杀他呢?

    还有她的那个什么什么破军的师傅,自己的徒弟伤成这样,他竟然也不闻不问,是怎么当人家师傅的。

    怀着这种不愤的念头,萧秋风也疲倦的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