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六十一章 萧秋风的魔性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那三团鬼火一定,幻化出人形,紧盯着萧烽风与紫瑶两人,诡异的眸里,闪荡着不明驿动的火焰,其中一个身材最高,却最瘦的妖异男人,抬手指着紫瑶说道:“就是她-------”

    看样子,他们已经得到了紫瑶的资料,此刻竟然只是来找她的,对一旁的萧秋风,根本就当成了无视。

    紫瑶全身气劲涌动如潮,手上的利剑一抖,喝道: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虽然刚开始说的那鸟语他不懂,但是这一刻,另一个人说话了,而他说的,竟然是纯正的汉语,如果不是那人有着金发碧眼,光听声音,还真是会把他当成中国人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们东方的修道者,已经越界了,造成了美洲国家的恐慌,我们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是我们能给你应有的惩罚,现在报出你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这说话的人声音平和,不急不躁,就算是面对着紫瑶的剑意,也没有任何的表情,可见内敛的力量非同一般了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魔意滔天的戾气中,很不喜欢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,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应该听他的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“操,打架就打架,老子不想与你说话。”还没有等紫瑶开口,他已经一个箭步,冲了过去,凌厉的魔劲,已经在瞬间把那个吊不拉叽的男人紧紧的包围,强大的掌力,轰然而至,整个动作快如闪电,迅若疾风。

    “嗯-----”的一声惊讶,那男人身形动了,化成了缈烟般的气息,就在萧秋风以为这一掌必可以奏效的时候,那个男人竟然不见了,在这个世上,他还没有看到过。拥有如此快速度的人。

    当那烟雾突然的回旋而至,萧秋风的掌力,已经劈到,两股力量,剧烈碰撞,发出“啪啪”炸响。四周的物什在这刻,全部毁灭,很是狼籍的堆在一起,就算是两个主人看到,也不敢出来责问,在他们眼中,这些都不是人。

    那男人轻轻地一掌,萧秋风身形已经爆退了十多步,又回到了起点。连想也没想,萧秋风已经对着紫瑶小心的说道:“这个鸟人好厉害,撤-------”

    “想走。没有这么容易。”一个幽阴身形一动。人已经到了层顶之上。这一刻。前后都有人守着。他们根本无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“宙斯。没有想到。东方地道法如此地厉害。看他们不过如此地年纪。竟然可以达到这般地力量。再这样继续下去。东方与西方地平衡。一定会被打破。”

    宙斯。就是刚才接下萧秋风掌力地男人。此刻身形稳稳地落地。脸上多了几分怒意。说道:“没有关系。相信他们地身份也非比寻常。就留下来。咱们可以好好地研究一下。说不定可以从他们身上找到太阳神地秘密。”

    宙斯说完。刚才问话地那个男人。已经有些疑惑地说道:“看他身怀黑暗功法。好像无上地魔功。在整个东方大陆。拥有这种功法地人估计也只有一个人了。但是那个女人是谁地徒弟?”

    幽阴人对东方高手地了解。就如东方高手对他们地了解。大家都是相互地。而且百年之前。他们就已经是对手。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站在屋顶上地男人。已经动了。声音传来:“试一试就知道了。这一次看他们几个。还有什么解释?”

    这种**裸的入侵,对他们幽阴人来说,是一种羞辱,只有把这两人擒拿,向他们背后的人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对付的当然是紫瑶,但是萧秋风趁着这个机会,大声的叫道:“摇床,你挡住他们,我先走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此刻面对着强大的幽阴人,紫瑶绝对会给他一剑,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,竟然抛下她走人,做人做得这般的没有良心,还真是少见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女人,她也不想想,她可是为了杀萧秋风而来。

    但是宙斯已经飞身而起,冲向了萧秋风逃逸地身形,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:“你们看住这个丫头,我去把那小子拎回来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接下了他的一掌,他也没有把那个东方的年青男人放在眼里,他不是七杀,就算是接受了一些黑暗魔劲,却实在差得太远。

    “你妈的,你们要的女人在那里,追着我干什么,老子对你老娘不感兴趣。”内心被黑暗侵蚀,只要可以达到目的,他可是无所不用了,萧秋风一边狂奔,一边很是粗鲁的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心里暗暗的想,真他娘地倒霉,被那女人追了一个月,几乎丧命,现在竟然又被这种怪物追,在洛格家住了三年,这会儿才知道,天外有天,人外有个,这些人强大的,几乎可以称为变态。

    幽阴人是什么人,他们经历了数百年的进化,对这种辱骂根本就当成了无视,反只是追击的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速度当然很快,但是这个宙斯的身形就是烟,就如萧秋风的影子,他到哪里,宙斯就到哪里,怎么也甩不脱。

    萧秋风身形在急跑中,突然的逆转,那染带着魔气的刀力,已经三轮而迸发,大喝一声:“去你妈地。”

    宙斯在全力地追赶,哪里会想到,萧秋风竟敢回头袭击他,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,幻化的烟雾在这一刻落在了地上,染了一头地茅草,样子很是有些狼狈,脸上的表情,更是难看。“可恶,小子找死。”虽然修练到他们这种境界的幽阴人,早已经把情仇爱恨看得很淡,但是大意失荆州的狼狈,却让他平静的心境里,多了一种不抑的涌动,那就是怒意。

    也没有看清楚,他是如何移动身体,人跃动之间,虚空一抓,萧秋风狂奔的身体,已经被吸了回来,一记紫色的光芒,闪动间,宙斯的掌已经袭到,本来只是想制服这男女,但是此刻,他却需要给这个男人一些教训。

    宙斯的力量真的很强大,萧秋风一接之下,体脉之中,就如被灌了铅一般的沉重,胸口郁闷间,有口鲜血已经涌喷了出来,身体又被打退了数十步,掉入了草众里,连爬起来,都有些费劲。

    这会儿,一条身影急匆而至,把他扶起抱入了怀里,正是绝美柔媚的紫瑶,她也不轻松,嘴角边早就已经有了血迹,这个女人死心眼,只知道硬碰硬的对战,完全不知道什么叫诡计。

    “龙,你如何,没事吧!”危难之中,他们同属东方,暂时抛开了恩怨,需要相互关怀。

    萧秋风私自逃走,却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,反而勉强的睁开眼,朝着紫瑶不悦的叫道:“你个摇床,不是让你拦住他们,怎么没有拦住,又害得老子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紫瑶有些苦笑,她也想啊,这件事其实是属于她的事,她也很想让萧秋风逃走,但是她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,更不要说这是三个幽阴人的高手,她也受伤了,但是没有人可以诉说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我这一次一定拦住他们,让你走。”紫瑶咬了咬牙,如果实在不行,她真要使用那招幻灭天境了。

    这是师傅教她所有的功法中,最犀利的一招,而且是最不能轻意使用的,师傅说过,没有到生命至关的时候,也不要使用,因为这一招,会损失她身体所有的力量,就算是三年,也不一定可以恢得过来。

    而且如果这一招无法致人死地,那她只有束手待毙的结局。

    也许连紫瑶也没有想到,她此刻竟然是为了这个要星煞而用生命作赌注,顺应天命,果然是天意难违,这东西,很是喜欢捉弄人的。

    遥远的天际,几大高手都已经感应到两人的气息,那危险的气息,让贪狼不停的在破军的面前走来走去,但是很可惜,破军左手与右手下棋,正玩得忘我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,或者说已经把贪狼这个活生生的人给忽略了。

    “破锣,老子再说一遍,你要再不出手,老子就上了,那些***幽阴人,竟然出手对付晚辈,老子要操了他们的老剿。”

    棋已落,胜负已分,破军站了起来。轻轻的看了贪狼一眼,轻轻的笑了笑,说道:“你不要忘记了,随紫瑶一起的,还有那个未来最凶残的人形兵器,如果幽阴人能毁灭他,岂不是给我们减少了麻烦?”

    “屁,可是紫瑶也在那里,别人死了没有关系,如果紫瑶死了,谁给我养老送终?”贪狼气极的骂道,他就看不惯这破锣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自己的徒弟被欺负成这个样子,他竟然什么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莫不是这些年修练神谱的天道诀修得脑子坏掉了?破军年轻的时候,热血***,用杀戮管理世上不平事,每一次只要他出手,也是如修罗再世,身后必将倒下一大片尸体的。

    “紫瑶是天机中的唯一一抹生机,不会死的,土财主,现在还没有到我们出手的时候,我现在担心的,是这抹生机,真的可以让人形兵器去除魔性,还归本原,我真的不希望,我有出手的那一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