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六十章 又遇强敌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米七八的身体,在这顷刻之间,很是意外的暴长,一旁的费厉斯已经厉声的痛呼起来:“爱妮-------”但是他冲过去的身体,被老约翰一掌给推飞了出去,眸里流露着一种兴奋的神情,他不会让任何人破坏血脉之皇的进化,那是家族的唯一希望。

    洛佳在一旁也是心惊胆颤,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,竟然真的会拥有皇者的血脉引子,此刻身体变幻之下,有种类似于类猿人模样,只是那头黑亮的秀发,却是一丝未变,腥红的眼里,爆射着野性的戮意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两个血脉高手已经被爱妮撕成了碎片,几乎没有一刻的停止,她心中充满的愤怒,已经向老约翰扑了过去,气势凌然,有种滔天之震撼,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,都无法忘记,爱妮小姐,竟然也会变身,而且如此的强悍。

    “皇者,你终于醒来了,我是洛菲尔家族的老约翰,欢迎你的回归。”用一种最虔诚的语气,老约翰把话说完,人就已经不见了,疯狂的爱妮已经倒下,不甘心的倒下,身体疯狂的气息,慢慢的消失,她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,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费厉斯又扑了过来,虽然力量与血脉高手相比起来,相差得太远,但是只要任何人想伤害他的女儿,他都会与之拼命。

    “好了,费厉斯,你的祖谱上也应该有记载,洛格家族属于洛菲尔家族的一个分支,现在我已经找到了家族的血脉皇者,又怎么会伤害她呢?”

    这些事费厉斯当然知道,但是都已经过了一百多年,他早就已经决定把这一切忘记。所以连爱妮也没有说起过,只想在小石城安安份份的延续着属于洛格家的血脉,不想再与洛菲尔家族扯上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据爷爷所说,当年洛菲尔家族驱赶他们这些没有血脉进化力量的人,毫不留情,他们早就已经与洛菲尔家族没有一丝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。爱妮是血脉之皇?”费厉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地耳朵,从来没有听说过,有女阴之体可以成为血脉进化者,更不要说是皇者了。

    老约翰轻轻的点头,说道:“这是事实,你不要以为我这么大老远的过来,只是来与你续血脉之缘,你应该知道,血皇之名,对我洛菲尔家族。有着如何的意义,这关系着荣誉与权力的继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,她是我的女儿,与你们洛菲尔家族没有任何地关系,放了她,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但是没有人理会费厉斯的惨呼。老约翰招了招手,两个血脉高手,已经把爱妮抬了起来,放入汽车里,老约翰迈出的步子又转了回来,说道:“爱妮从今天起。不再是你的女儿,看到她的份上,我会把小石城送给你,这也是你的荣耀,如果你有足够的力量,尽可以冲入洛菲尔家族,把她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种霸权的鄙视,任何人都在流血,奄奄一息的拉尼奥已经慢慢的被人扶了起来。轻声地喃语道:“总有一天,我们一定会踏平洛菲尔家族,一定会的-

    老约翰听到了,洛佳也听到了,但是没有人有任何的反应,自顾带着爱妮,兴奋的离去,血皇的存在,可以熄灭他们心中所有的怒火,这一刻。整个洛菲尔家族。都应该欢呼。

    龙走了,洛格家族所有人都在期待。却没有想到,一个月之后,连小姐也被人在他们眼前被活生生地掳走,这种仇恨,点燃着家族里所有勇士生存的**,或者此刻谁也没有想到,在这种环境里,一支强大的洛格家族的高手卫队,慢慢的训练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训练自己,按照龙的吩咐,成为强者,只有这样,我们才可以救出小姐,才可以保护洛格家族地荣耀,兄弟们,把仇恨化成力量吧,我们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拉尼奥的话,很快的激起了所有勇士的**,他们埋葬的了死去伙伴的尸体,残酷的杀戮,使他们明白,只有绝对的力量,才可以拥有至高无上地荣耀,他们不会向任何人屈服,绝对不会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不会想到,当他有一天,再与爱妮相见的时候,却已经不是朋友,而是最强大的对手。

    离开巴拉山脉三天了,但是紫瑶的身体不便,所以速度很慢,几乎是走一个时辰,停一个时辰,对萧秋风来说,不仅是向导,还是保姆。

    萧秋风抗议过,但是紫瑶这个时候,总是撅着嘴说她是女的,这种事,怎么能让女人来做,真是的,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,一个俘掳,还臭屁得很。

    但是打也不能打,杀也不能杀,萧秋风还真是得养活着她,因为她已经答应,等回到了云仙岛,会问师傅,关于他身份的问题,这一点,就是萧秋风的软肋,每夜的思念,不仅没有缓解,反而更强烈,他必须知道他地过去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些日子,紫瑶也知道,人做许多事,都只是为了生存下去,就像偷,抢,还有吓人,萧秋风领着她一走出巴拉山脉,就在一个庄园主地家里睡了一天,然后迫使那个女主人,煮了一桌子的食物,好好地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真是把那庄园主吓得够呛,而她的那柄灵水剑,也成了道具,被这个男人拿着,猛砍桌子,的确很锋利,不然那个园主夫妇哪里会这么听话,而且他们说话,叽叽哇哇的,她一句也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紫瑶其实很想开口的,但是等那桌食物弄上来,她已经没有功夫去理会,昨天最后的一块面包两人已经分着吃完了,此刻肚子饿得咕咕叫,做了多年的世外桃源的仙女,这会儿才知道,人不吃饭,会死的。

    以前,她从来没有为吃烦恼过。

    萧秋风翘着二郎腿,很不雅观的啃着一块牛扒,人家用刀叉,他却教这个女人用手拿着吃,虽然紫瑶用手也显得很是优雅,但是在一旁侍候着的两个主人,却瞪着眼睛看着两人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吃饱了,喝足了,两人正准备离开,紫瑶看似柔弱的身体,一下子变得僵硬,一把夺过了萧秋风手里的利剑,“哐当”一声,已经拔出。

    那对夫妻紧抱在一起,浑身都在颤动着,双手合拜,拼命的叫着上帝,萧秋风也吓了一跳,身体蹬退了数米,大喝道:“摇床,你竟敢偷袭我?”

    女人伤及了内腑,也不是这么容易好的,需要一段长时间的恢复,而且萧秋风力量大增,真要打起来,他才不会怕她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被偷袭,那就另说了。

    紫瑶白了他一眼,似乎在说:你真蠢。

    可不是,一种阴阴弥漫的杀气,已经从庄园的四周传来,看样子有高手追踪而至了,这与异能的气息不同,这种力量要强大许多,而且带着阴寒的冰冷,让人感受到的时候,就有种刺入心扉的寒意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偷袭我,萧秋风身体如电般的又冲了回来,挡在了紫瑶的面前,大声的说道:“这两天没有杀人,正闷得慌呢,来了正好,我先上。”

    自从三天前,在异能高手身上动了杀念,这就如一股**种植在心田,让人无法抑制,只有闻到鲜血的腥气,才可以让心灵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紫瑶摇了摇头,拦住了萧秋风说道:“三个人,很强大

    东方神秘的国度,有七杀、破军与贪狼这样的绝世强者,西方也有,就如这三个,身体散发着阴寒之息的男人,却正是传说中与上帝同在的幽阴人。

    你可以说他们是人,因为他们与人一模一样,除了没有人类的感情。

    幽阴人在西方只是一种传说,属于某一种人的总称谓,世人总是猜想,他们并不存在,但是此刻的紫瑶与萧秋风,却真真实实的看到了。

    异能组是国家最强大的战斗力量,但是一连数次的强攻失败,让他们不得不邀请幽阴人的相助,如果说破军三人算是东方的守护神,那幽阴人就是西方最高的权力主宰。

    他们或者有三个,或者有十个,或者有一百个,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处身之地,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面孔,他们的存在,只是存在人们的幻想之间,他们的出现,除非有什么事,实在需要他们的出手。

    东方与西方的和平共处,需要一种力量的平衡,但是紫瑶这个初次出世的女人,却打破了这种平衡,在热闹的街头,展现了太强大的力量,这股力量也激起了幽阴人探查的好奇之心,只要有超越人类极限的高手出现,危及国家的安全,这就是他们的责任。

    就像如果有西方的高手出现在东方的国度里,那也是破军的责任,所以,传说中,他们都被人们称为世界的守护神。

    紫瑶与萧秋风走出厅门的时候,三道幻觉般的影子已经从远处急速的扑来,如一团黑色的鬼火,又快又急,而且闪动如烟,没有固定形态,让人一看,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