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五十八章 正邪魔性的变化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异能高手退势很快,但是萧秋风的身形更快,身上被七杀植入的魔力,已经被触动,力量滔涌之势,连他也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手起刀落,一个异能者被已经被秒杀,脖间鲜血喷涌,双手在空气里拼命的抓着救命的绳索,便是可惜,没有人敢靠近他,因为在他的身边,站立着如绝世修罗的魔王,手指还在滴着血,但是嘴角,却露出一种很是玩味的邪笑。

    领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这里竟然还藏身着如此的高手,似乎比这个女人更可怕。

    没有一刻的犹豫,他扭头就逃,声音传来:“撤”这个女人已经是筋疲力尽,他们又何尝不是,剩下的几个异能组员,根本没有太多的抵抗力,留在这里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身形一闪而踪,有的从雾气中逃走,有的使用飞腾之术,更有的从沙土钻了进去,这个异能者最惨,萧秋风身起跃动,一抹刀心能量,夹着身上杀戮**的魔气,“哧哧”的从那沙土渗下,只听一声沉闷的惨叫,血水涌出了地面,然后了寂无声,沙系异能者,就这样被自己埋在了沙里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,更是不敢回头望一眼,很快的逃去无踪,有了血的杀戮,萧秋风郁闷的心情大好,回头的时候,而那个应该感谢他的女人,却提着剑,指着他,喝道:“星煞,你为什么要救我,你可知道,我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戾气一动,一记耳光已经扫了过去,明明都已经累得如此地步,竟然还在他的面前耀武扬威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女人根本没有一丝的抵抗力。身体被这一记耳光,打得飞了起来,从洞口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臭女人,你赶杀老子一个月,现在是老子取利息的时间,从现在开始。我不问,你不准开口,不然我剥光你衣服,把你吊要树上,让每一个过来的人都看到。”

    哪知道紫瑶一点也不怕,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溢动,冷冰的说道:“对我们追求天道的人来说,身体不过是一具空壳,就算是被人看到又如何。**之意,根本不会对我们有任何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气,一下子扑了过去。他最烦这种装圣女地女人,喝道:“老子就不相信,你会不在意,除非你是淫妇,天生就喜欢作妓女”

    看着他恶狠狠的样子,凶性大发,紫瑶还真是有些恐惧,双臂在胸前一捂挡,叫道:“不要过来。最多、最多我不说话,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身形站定。邪邪地笑了。圣女。圣女也怕被人剥衣服不是?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紫瑶。”紫瑶不好听。叫摇床好了。反正迟早也是要在床上摇了摇地。”

    虽然紫瑶不是很明白。但是看着这个男人邪邪地眼神。就知道不是好事。抗拒道:“不行。我叫紫瑶。不要摇床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瞪了她一眼。喝道:“你敢不听话。老子剥了你衣服。”

    紫瑶有些委屈地看了他一眼。似乎有些想哭。但是最终没有哭出来。只是再也没有反对。似乎默认了。没有办法。落入这种凶恶之徒地手里。她得顺从一些。只要力量恢复。就马上要了他地命。

    “摇床,老子问你,为什么要死死的追杀我,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非礼过你?”此刻的萧秋风处在正邪之间,正乃他的本性,邪乃七杀在他心灵中植下的魔障,此刻正邪交融,却也展露着两种不同的气质。

    虽然眼里分明的着恨意,但是紫瑶的声音也不敢太大声,说道:“我师傅说,你是星煞转世,被七杀训练成了人形神兵,此刻还只是初醒时日,如果让你修练大成,力量归体,你将天下无敌,杀戮苍生,我们追求天道,不允许这样地事发生,所以,杀你是唯一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紫瑶虽然历练了这些日子,但很显然,还很是天真,对萧秋风的问题,竟然真地知无不言,也许她认为,就算是让他知道了这些事,只要她力量恢复,他也不可能逃得掉,所以无关紧要吧!

    “什么星煞转世,什么七杀不对,这个名字,我好像从哪里听说过,七杀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紫瑶说道:“七杀是步入神境的三大高手之一,一身邪功天下无敌,而他得到了神谱的兵器诀之后,开始修练人形兵器,你只是他的其中一个材料试验品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想哭,这个时候,他才知道,为什么会成为一个没有前世,没有未来的人,原来是成了一个人形的材料,成为了人家练兵器的材料,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,有用人练武器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骗我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干什么,你好像听说过七杀,是因为你们一定见过面,我师傅说过,七杀虽然是第一魔头,但却也是世上最聪明的人,所以”

    萧秋风喝道:“不要给我说什么所以,老子问你,你知道我究竟是谁?为什么七杀会选中我?”

    这事紫瑶当然不知道了,她只知道完成师命,而师傅,就只告诉她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操,你不知道,就跑到杀我,你知不知道,老子前世,是一个最怜地人,上有八十风老母要养,下有十几个刚出世的孩子要吃饭,每天忙里忙外,累得像头牛,你身为追求天道之人,竟然如此的没有一点怜悯之心,那与七杀这样的魔头有什么差别”

    这样的大道理争嘴,紫瑶哪里是萧秋风的对手,反正他也弄不清自己的前世是谁,胡编乱造的,说可怜一点,也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你是星煞,是魔星我一定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杀我,你现在行么。老子随随便便的都可以捏死你。”萧秋风有些生气,都到这个时候了,这个女人地嘴巴还在硬撑着。

    紫瑶说道:“你可以杀了我,但是只要我不死,我就会完成杀你的使命。”

    铁定是吃了什么迷晕药了,萧秋风也不知道。世上怎么有这么直肠子地女人,连自己的命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,还想着杀人,脑子太不正常了,嗯,也许是修道修道,把脑子修坏了吧!

    “等下我把你的衣服剥光,吊在树上三天三夜,然后再把你放下来。以后都叫你淫妇,荡妇,你觉得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是被逼的。就算是遭受到再大的屈辱,我也不会屈服,我地心依然圣洁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差点又一巴掌出去了,破口就骂道:“老子被逼,你就要打要杀,你被逼,还圣洁,圣洁你妈地头”

    没有办法,真是心里太气了。才会这般粗鲁地叫骂,骂完之后,不仅紫瑶有些目瞪口呆,连萧秋风自己都有些傻眼,这是他骂出来的话么?

    从记事以来,他从来没有发过脾气,也从来没有与人争吵,但是这逃命地一个月来,他好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不像自己了。

    紫瑶撇了撇嘴,说道:“你骂我”

    萧秋风瞪了她一眼,叫道:“就骂你了,你不对,老子当然骂了,老子又不是坏人,你却找个莫须有的理由想杀我,而且连我是谁都不知道,一点理由也没有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可是我师傅说的话。一定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师傅让你去死,你听不听?”

    “我师傅才不会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那你师傅让你做我老婆。你做不做?”

    “追求天道地人,不能有**牵扯。”

    与这女人说话,萧秋风差点疯了,揉了揉脑袋,捡起了石块上的火腿,砸了过去,气极的喝:“吃你地吧,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也许真的是饿了,这一次紫瑶没有拒绝,抱着火腿就啃了起来,狼吞虎咽的模样,让萧秋风都有些不忍,唉,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,饿到这种程度,还真是可怜。

    大半个火腿啃完,再喝了两个纸盒的牛奶,女人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,虽然心里杀这个男人的心没有改变,但是脸色却好了许多,其实她也知道,这个男人并不是太坏,至少比刚才围攻她的那些人好多了,只是可惜,他是天煞。

    异能组虽然逃走,但是他们人多势众,再加上这个女人的累赘,萧秋风当然要马上离开,其实他也想过,把这女人留下,是死是活又与他何干,但是魔性中地那抹善良之心,还没有彻底的泯灭,最终没有把这女人放弃。

    而最让过分的是这女人竟然体力全无,非要让他搀扶着才行,前不久还凶神恶煞的杀啊砍啊,这会儿,简直比温室里的小花,还需要照顾。

    淡淡的清香,优美的身姿,还有火热的灵致曲线柔媚,几近就靠在萧秋风的身边,只是很奇怪,这一刻地萧秋风,竟然没有感受一丝丝的艳福,只觉得霉运当头,一个人逃不够,还得带一个将来要杀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还真是霉气。

    “星煞,谢谢你。”也不知道这女人脑子什么做的,这会儿才说谢谢。

    “不要叫我星煞,老子不喜欢杀人,叫我龙,我是东方之龙。”而且就要回去东方,但是这句话,萧秋风没有说出来。说几句,最近的情节,很多读者在叫骂,说这也失望,那也失望,下架走人,在这里,说声抱歉,顺便说一声,好走。

    有些读者这种反应,也只是因为从另一个故事开始的时候,就发现情节连接不上,其实不是连接不上,而是他们下意识的想得太多了,甚至我从来没有想过的,他们都已经想到了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一个故事,同一个主角,从来没有断开过。

    主角被七杀封印生命的印记,修练人形兵器,当然成为另外一个人,或者说失去记忆也可以,如果说这狗血,那我地确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至于场景,我设定在国外,也是因为在接下来地人形兵器进化魔性中,会有很多的杀戮,而且是莫名地杀戮,把这种杀戮定在中国,很是不妥,和谐精神也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看大家激愤的样子,我也只有把主角进化的速度提快,争取在这几章,把一切解决解掉,这并不是我的本意,中间的情节,也只能算是一种遗撼了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大家喜欢看的,只有主角作为神,高高在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很多读者都说我不接受意见,我想说一声,你提的是意见么,还是一种对情节不满的发泄?既然不满,你又何必留下。

    我能接受大家的意见,但是前提是,你提的,确实有用,而且我正需要,并不是你提的意见正确,我就会接受,读者数十万人,如果每个人的意见我都接受,这本书,绝对没有办法写下去,我也想不通,这样的书还有谁会看,难道就为了你一个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