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十一章 有人喜 有人悲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不准这样说若辰,她虽然不服你,但是很尊敬你的,而且,她心里其实很爱慕你。”

    有了那句我的舞儿,舞觉得一切都已经足够,在萧秋风惨叫之后,她自送的凑过了香唇,在男人的嘴角边掠过,有种撒娇而嗔怪的诱惑意味。

    这一刻,萧秋风才知道,他们以前敬若女神般的舞,竟然也有妩媚骚动的风情。

    他很幸福,因为这种美丽,都是属于他的。

    拥有舞,任何男人都可以骄傲。

    与柳嫣月相比,舞才是真正属于他的女人,属于影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情人的依恋厮磨,总会让时间流水匆匆,夕阳余辉,带着最美丽的光环,徐徐的给这废弃的工厂带来了几抹色彩,不过就算是最破旧的地方,此刻在他们的眼里,都是最美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抱着舞,双手就捧着她的**,细叙着这大半年来的经历,每到关键时刻,他总是故意的停下来,而舞白了他一眼之后,就会识趣的送上香吻,让这个男人品味她的美丽。

    当一切说完的时候,舞樱唇已经一片红肿,脸上满是幸福娇涩的笑意,但是抬头看看天色,她不舍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影,如果事情真的如你所说,龙组里的成员也不可靠,你的身份目前绝对不能透露,以刀的身份,能使动他的人,并不太多。”

    虽然舞也弄不明白灵魂异体的怪症,但是她不介意,爱一个男人,只需要他的一颗真心,她已经拥有,够了。

    “舞真想留下来陪你,一生一世再也不分开。”眼里的留恋,却充满着悸动,只是可惜,此刻的确不是他们相聚的时刻,“但是这件事一定要查个明白,不然对国家来说,绝对是一个大祸害,影,记得想我,每天都要想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他当然会想,这可是他真心爱上的第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也尽量的小心一些,如果有需要随时告诉我,我的手中有几个兵王,应该能帮些小忙的。”

    舞笑着答应:“我就知道,我喜欢的男人是顶天立地的英雄,不论遭遇什么挫折,他依然会伫立巅峰之上俯视。”

    兵王代表的是什么,他们都知道,那是兵中杀戮的机器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告诉将军?”舞又问。

    萧秋风沉呤半刻,摇了摇头:“不必了,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。”

    舞像个贤慧的妻子般,又温顺的点头,男人说的话,她百分百的遵从。

    “听你的,以后的日子,舞都听你的话,做你的小女人,不管影做什么事,舞都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回到家里,萧秋风还在傻傻的笑着,看着田芙脑子一阵子迷糊。

    正准备拷问的时候,柳嫣月急匆匆的从门口冲了进来,焦急的脸上,满是关心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没事吧!”下午看他脸色不太好的离开,她一直挂念着,心不在焉的完成了对房产开发部的巡察,马上就独自跑来探望了。

    田芙立刻大喜,心里乐乐的想:看嫣月丫头的模样,还真是喜欢上自己的宝贝儿子了,说不定,明年我就可以抱孙子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聊,我去看看老头子在干什么,叫他回来吃饭。”把空间留给了这对情人,田芙离开的时候,还特意的向儿子使了使脸色,但是很可惜,此刻的萧秋风正沉甸在舞那火热的诱惑中,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柳嫣月不是傻子,当然明白伯母的意思,脸上一红,但还是欣喜的坐到了萧秋风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嫣月,你来了,怎么样,巡察没有发现什么大事吧?”一阵飘然的淡香,拂入鼻息间,恍若看到了舞的身影,这不一样的脸庞,让萧秋风惊醒。

    柳嫣月一呆,摇了摇头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,需要注意的东西,我们已经做了备忘录,明天你看报告就可以了,秋风,你刚才在想什么,这么入神?”

    她并不是一个好奇心浓郁的女人,或者在一般人的眼里,她脱尘超俗,很有一股子尘世之外的境界,但是这个男人眼里的迷失,让她有一窥的渴望。

    萧秋风幸福的笑了笑,拥有舞,任何男人都会觉得幸福,那份温柔,是十多年以来,最珍贵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嫣月,她来看我了,没有想到这么久没见,她依然美得让人陶醉。”

    嫣月也很美,但在萧秋风的心里,总有种尴尬,她是属于萧秋风的,而舞才属于他这个影子。

    柳嫣月脸上微笑在这一瞬间僵化,她-----难道就是这个男人口中的比她温柔,比她漂亮的女人?

    心碎了,但是人总需要保持着最后一抹尊严。

    连假装的笑都有些不太自然,柳嫣月问道:“你一定很爱她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憧憬的搔了搔头,说实在话,以前爱不爱她,他还真的不记得了,但是占她便宜的心的确是有过,那或者也是爱的一种渴望吧!

    “很久以前似乎就有这种感觉了,但是不敢开口,没有想到,她竟然一直在喜欢我,也许那时候,我们都有点儿傻吧!”

    一想到以前的种种,萧秋风就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?”在柳嫣月看来,婚姻是一个女人最后的归宿,那也是神圣的。

    “结婚?”这事大条了,还真是从来没有想过,“这个结不结婚很重要么?我们能相互把对方放在心里,那就够了,不过她想,随时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转过头去,悄然的拭去眼泪,原来他说的是真的,心中早就有了一个深爱的女人,她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几乎有着痛哭离去的冲动,柳嫣月银牙咬着红唇,真的很痛,很不甘心,虽然婚约要解除,但是在她的心里,此刻却依然把这个男人当成未婚夫,而现在,他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。

    而她,竟然连一个男人的心也留不住,她真是做得太失败。

    “祝福你们,你们一定很幸福。”柳嫣月轻轻的站了起来,什么话也无法再说,此刻,她需要的是痛哭一场,“你看起来应该不像有事的样子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看着女人有些惨白的脸越发的疲惫,似乎已经感受到她内心的激动与失落,但他也知道,在这两女之间,他真的偏喜舞一些,舞才是属于他的真正女人。

    淡淡的说道:“嫣月,要不吃过晚饭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难得一次的挽留,但是柳嫣月笑了笑,那种笑并不真实,她摇了摇头,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不了,以后不会再麻烦你,既然你真的已经有了自己喜爱的女人,我就不打扰你了,解除婚约的事,过两天咱们俩家联合发个声明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了,当田芙兴奋的拉着萧远河冲进来的时候,满怀的兴奋也变成了失望,瞪着眼,开始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儿子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满脑子都是舞的身影,在漫漫舞动,陶醉其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