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四十四章 很不公平的决斗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菲勒,你干什么?”爱妮急步的冲了进来,看着红眼充满着杀戮的菲勒冷声的喝道。

    “爱妮小姐,请你原谅,我对你的爱,让我无法忍受任何人对你的亵渎,他不过是一个东方的懦夫,是一个缺乏勇气的胆小鬼,今夜,我要向你揭露,他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菲勒的话一出,不仅爱妮生气,四周已经扬起了叫骂声。

    “菲勒,你个自大的猪,龙是我们的朋友,他是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从来看不起我们仆人,见不得我们仆人获得荣耀,你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,你根本不配勇士的称号。”

    “龙,我们支持你,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爱妮虽然很是不愤,但是她也知道,菲勒身为勇士团的小队长,剑术很是了得,在勇士团里可以排进前十之列,而龙,还只是一个刚刚由仆人成为勇士的弱者,这种挑战,实在很不公平,作为一个公正的勇士,根本就不该提出这种要求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她正准备开口制止的时候,龙已经走了上来,对着爱妮施了一礼,说道:“尊敬的小姐,龙在这里请求,我愿意接受菲勒队长的挑战,我代表的是仆人的荣誉,不能退缩,当一个懦夫。”

    “你-----”

    爱妮很是担心,但是她没有拒绝的机会,因为人群中已经发出了嚎叫,为龙的勇气而鼓掌,而菲勒已经笑了,立刻开口说道:“很好,东方的白痴,你还有几分勇气,本队长也不占你的便宜,只要你能接下我的三剑,你就可以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无视男仆的一惯作风,让菲勒很是兴奋。挑战,对这个男人来说,根本不配,他之所以这么做,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,要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。他只是一个仆人,永远也不可能采到洛格家族里最美丽的鲜花。

    爱妮轻轻地点了点头。对着龙说道:“你小心一点。我相信你。 ”

    也许会有奇迹吧。爱妮此刻地心里。只能这般默默地幻想。就像在林间。这个男人无匹气势。轰然一拳地力量。绝对可以打败洛格家族任何地勇士。但希望。她地祷告真地有用。

    男仆与涌出来地勇士已经把两人团团地围住。一个属于洛格家族内部地勇者决斗。马上就要开始。

    “龙。我也相信你。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自大地家伙。来。我借剑给你。”勇士团地团长。拉尼奥已经取下了腰间地配剑。送到了龙地面前。就算是败。这个男人地勇气。也已经震撼了所有地人。

    “对。狠狠地痛宰这个家伙。把他赶出洛格家。”四周又是轰闹地声音。看样子。菲勒真地很不得人心。

    爱妮知道。就算是菲勒胜了。他也必须离开洛格家族。这样地人。有再大地本事。也不能算是一个人才。因为他破坏了家族地团结。

    庄园别墅的二楼花房阳台上,伫立着两个静默的身影,其中一个身材削瘦的男人,正是洛格家族的家主费厉斯,此刻很是轻笑的看着这场别开生面的决斗,他也很想知道,这场决斗地结果。

    “台罗。你说那个东方的龙有希望么?”

    台罗。就是费厉斯身边的老者,身材瘦小。驼背,甚至连眼睛看起来,都有些老眼昏花了,没有人知道,他就是洛格家存在最悠长的勇士卫队团团长,此刻,更是洛格家族的第一高手,当然平日里,他只是一个平凡的老人,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细。

    台罗摇了摇头,说道:“菲勒进步还算很快,但是这一战,他没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费厉斯轻轻地一震,很是不解的说道:“为什么?那个男人不是叫白痴?”家里的事,他都知道,没有过问,是因为这些事,还不值得他伤脑筋,再说了,女儿地成长,也让他觉得,需要好好的磨练,洛格家只有一个女儿,这就是她的责任,必须承担。

    台罗没有解释,只是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:“因为他是东方人。”

    费厉斯不是很懂,但是他没有再问,也许只有台罗知道,东方人代表的就是神秘,有些力量,不是西方的剑术可比,在这个男人身上,有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,连台罗也看不透。

    看不透的人,往往会有些本事的,这一点,台罗很相信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再年青,经历地事,绝对可以让他看透许多别人看不透地事,但是此刻,他绝对也不会知道,洛格家族的命运,会因为这个男人地出现而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静默无声的男人,身上一直带着几份痴傻,但是当他握住剑柄的那一刻,他嘴角流露出一种笑意,再也没有人敢再说,这种笑是傻笑,或者称为不屑,称为无视更为恰当。

    而且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,说出一句,比傻子更让人不可致信的话:“菲勒,你不是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赞扬他的勇气,但是这话一出,几乎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在想:这大个子,不会是又泛傻气了吧!

    连爱妮也有这种想法,禁不住的提醒道:“龙,菲勒的三连剑,很厉害的,你不要马虎。”

    其实听到龙的话,菲勒已经无法克制,爱妮的话一落,他的剑已经挥出,正是他的拿手好戏十字三连剑,就像是程咬金的三斧,很是厉害。

    剑进密雨,龙出乎所有人的意外,竟然一动不动,神情静然,带着一种有些茫然之势,在人们认为他冒傻气的时候,他却已经有了一种感悟,身体里多了一种力量,只是他想不通,这种力量,究竟是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就如一个水泡,在心海里爆开,气劲涌动,这一瞬间,所有的人都提着嗓子,紧握着拳头,吓出了一身的冷汗,就算是爱妮,面对着十字三连剑,也不敢如此的放纵轻视。

    剑动了,龙也动了,身形很慢,就如一式直刺,所有的人都可以看清楚他的动作,这也算是剑法?

    是的,这不算是剑法,但是却很有用。

    十字三连剑也有破绽,龙已经看到了,就在十字一横一竖的交叉点上,而这缓慢的剑式,却很准从这一点上刺入,或者说是菲勒自已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血已现,菲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,只差三分,只差三分,他的剑,就可以刺穿这个东方白痴的胸膛,书写他勇士的荣誉,但是这一刻,他的剑,却再是无法前进分亳,不然死的人,一定是他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-----”他已经大叫起来,四周的人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龙轻轻的收回了剑,淡淡的说道:“我说过,你不是我的对手,你可以再试一次。”

    菲勒眸里狠戾的气息溢动,长剑已经收回,骑士般的放在自己的左侧胸口,没有说话,他真的不相信,他要再试一次。

    剑发比上次更是凌厉,但是结局还是一样的,还是差三分,这个被他视成东方白痴男人的剑,已经刺入了他的胸口,没有一丝的改变。

    剑落,菲勒瘫软在沙地上,茫然不知所措,他从来就没有想过,他会败。

    “哦,龙胜了,龙胜了。”随着也不知道是谁,叫出这种轰动的声音,四周所有的人已经围了过去,把龙身体抬了起来,然后抛高,再抛高,激动的气息,比刚才的餐会,更加的热烈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爱妮没有上前,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个被家族勇士接受的东方男人,心里有股从来没有过的甜蜜,这种感觉真的很幸福。

    而阳光上,费厉斯也是很莫名的回头,看着台罗问道:“这也叫决斗?”

    昔日的决斗,会是头破血流,不死不休,但是这场决斗,实在太快,太没有意思,一剑,两剑,就已经结束了,不激烈,不精彩。

    台罗笑了笑,他明白这个家主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决斗。”

    “不公平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对菲勒不公平,因为他们之间差得实在太远,所以伯爵看起来,才会觉得索然无味。”

    接受众人的祝福,龙正式成为洛格家族的一名勇士,而菲勒已经自动的被人忽略了,就算是什么时候离开,也没有人注意到,勇者受人尊重,而像他,连让人鄙视的心情也没有,他当然不可能再留下。

    回到卧房,龙也没有休息的机会,在他这间很小,但是却属于他独自空间的小房里,爱妮静静的在那里坐着,双手托着腮帮,从窗户探望天边的月色。

    龙从来没有看到过,这个小姐如此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姐-------”龙轻轻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爱妮转过头来,看了龙一眼,已经有些沉闷的说道:“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对不对,你一定是的,我可以打败菲勒,但是他的的三连剑,我却没有办法接下来,只能避让,龙,你告诉你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龙脸上多了一种愁绪的渲染,轻轻的走到了爱妮的身边,说道:“对不起,小姐,我不知道,我也像你一样,很想,很想知道,我是谁,我在为谁思念。”

    思念一个人是很痛苦的事,而他,却在这种痛苦中,连思念的人都弄不清楚,所以,更痛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