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三十九章 最后的结果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龙将是京城最强大的存在,能拥有这般的力量,自是没有什么奇怪的,四周的人,只是对东南萧家的男人,竟然可以与龙将战到如此地步,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盛名之下,果然有几分真本事,萧秋风的强势,超出了很多人的意料,就算是呆在一暗处,静观两人大战的老喉,也有几分诧异,没有想到东南一别之后,这个年青的男人,会变得这般的强大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知道,在三龙之中,他是最差的一个,所以无欲无求,只希望平平淡淡的度过,不像龙神与龙将一样,拥有祟高的理想,到了今天,他对当年的选择并不后悔,无所求的人,才活得更长久一些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,他感受到了,但是他没有力量改变,因为他并不是神,更不是救世主。

    龙灭天与将攻击的两种庞大力量,在空中相撞,一声脆声的炸响,木制的平台,已经被炸成了两截,而断裂处,气劲下泄,尘土飞扬,弥漫着整个木台的上空,细心的人看到,那里至少已经是三米深的大坑了。

    平静的校场,成了一片狂乱狼籍,但是萧秋风与龙将之战,却越来越勇,龙将知道,这个年青的男人真正实力,比他的声名更深不可测,魔霸诀,今天非出不可。

    失去了龙将的威名,他将一无所有,这个世界无所谓正邪,只要他胜了,力量的霸权,他依旧可以享受这一切,但是如果失败,除了死,他已经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龙将的荣耀下,并不像别人看到表面上那般的风光。

    黑色的芒光,在这一刻,已经暗淡无光。龙将凝神的冷漠,已经变得有些邪魅,这不像是他的性格,平日里豪迈爽朗的笑容不见了,魔霸诀一出,他已成魔。全身充盈着寒冰杀戮的气息,冷酷无比。

    萧秋风心里一惊,四周的人都为之一震,这或者就是龙将隐藏在背后地真正力量,这么多年,没有人可以逼他出手,所以没有人知道,魔霸诀,才是龙将最厉害的武功。

    “二十五年来。你是第一个能逼我使出魔霸诀的人,作为龙神的儿子,你已经值得骄傲。”魔气一涌现。龙将心里戾气丛生,泛着黑色的雾气,在空气里渲染,忽明忽暗的芒动,带着冷血地杀戮之意,手间更不留情。

    这就是灭绝人性地魔霸诀。一旦使用。人性就会逆转。无可掌控。龙将变成了一个魔王。真地杀戮天下。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萧秋风感觉这种魔霸气比刚才地将云心法强大了许多。而且那种杀气更盛。身形突然如风。影子一闪而过。龙形之态地身形。恢复了真身。那龙变心诀最强大地力量。已经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“龙变”

    龙将眸里一动。嘴角隐含着一种嘲笑。双手合拢。冷声喝道:“黑佛朝天”

    人有正邪。这佛也有好坏。与圣僧相比。黑佛就是另类地力量。校场上空空气涌动。黑色地雾气。像是在空气中吸取了大自然地力量。狂霸无比。

    龙形变幻之身。在龙变力量地指引下。与黑佛地暗黑力量。勇勇相碰。掌力相触地那一瞬间。两人似乎都被相互地力量吸引。足足停止了三秒。三秒之后。两人爆退上百步。在两人之间地两截木台。被击裂得撕成了碎片。漫天飘起。哗哗掉落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魔功,龙将修练的竟然是魔功,爸,我有些担心秋风。”丁爱国已经隐隐的感觉得不对劲,这种魔功,不应该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老道士更是脸色青紫,看着龙将的变幻真象,唇色都泛白,喃语道:“竟然是魔霸诀,如果传说是真的,那真是有灭世之灾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连露丝与舞,也全神的观注着萧秋风地身影,没有时间去问,只是老道士的神情,越来越是严峻。

    气血在心间狂烧,萧秋风承受的打击,比任何一次都大,龙变心诀这种被他称为最强大的力量,竟然被龙将如此轻易的就接下来了,如果是半个月前的自己,真的不是龙将的对手,这种黑色的魔功,实在太厉害。

    星芒地力量,再一次融合,对付黑暗,唯有光明,天生万物,一物克一物,星芒的力量,光耀天下,可以照视任何的黑暗角落。

    身体溢出万道光芒,整个人融入这种光芒中,有种神降世的圣然,让人无以匹敌的感觉,龙将身形再动,魔功运至双臂之上,黑色的烟雾形成了霹雳大悲掌之态,轰轰而来,萧秋风每闪开一处,地下就会土沫飞扬。

    刀心之力,在这一刻,幻化进境,功随心至,冷芒一闪,这一次竟然是五轮的刀气,玄天而出,如五道光环,密不透风的迎着龙将飞至,在这身后,是萧秋风星芒真体的全部力量,电闪而攻,不给龙将留下一丝地机会。

    龙将身形如絮般地飘动,手臂一张,恍若佛手的掌间,已经挥出了五道凌然地掌力,众人只听到传来五声裂断的响声,五轮刀气消失,但是随之而至的萧秋风,却已经掌起刀落,强势的攻到。

    “起”龙将魁梧的身姿,竟然不躲不避,掌式一转,已经两掌接碰,力量在这瞬时很是分明,拥有星芒力量的萧秋风,身形慢慢的落地,而龙将却已经被扫去了十米之多,在地下拖出了一条分明的沟道。“噗”的一声,喷出一口鲜血,龙将魔霸诀的力量,还是没有比得过星芒的力量,已经被击伤了内腑,气劲涣散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攻,只是静静的着他,龙将慢慢的站起来,突然哈哈大笑,说道:“你胜我一掌,没有想到,你竟然领悟到吸附星芒力量的法诀,这是天意,天意啊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没有杀龙神,真正杀死龙神的,是我的主人七杀!”七杀一出,天地似乎都为之一暗,虽然这两个字,说得并不大声,但是萧秋风却已经听到了,他却从来没有听说过,什么人叫七杀如此怪异的名字。

    龙将已经提升了力量,魔功如潮,这一刻,让萧秋风想到了黄家明,听说一般的魔功,都有急速提升**,在最短的时间里,让功力爆长两倍以上,但是时间很短,却是用生命来完成使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七杀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他是谁,因为我也不知道。”龙将脸上有一种死前的病态,狂笑着,身体自动的飘起,头发竖立,双眸腥红,这才是魔化的最高境界。

    那就是毁灭的力量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动了,这是最后的一击,他很清楚龙将这一式的威力,把身体所有的精血,化成力量,用生命作赌注。星芒所有的力量,再一次形成了光环,一黑一纯白的两种真气,密密麻麻的碰撞,发出激烈的火花,整个校场,就如海边的沙一般,波浪起伏,如被掀翻了一般,任何物体,都被撕裂粉碎,这一刻,他们不是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魔,另一个,就是神。

    这一战,必将永远。

    沙土飞扬而起,雾气笼罩,校场已经似乎不再属于这个世界,在这种浓浓的黑幕的世界里,萧秋风与龙将的手,终于相碰在一起,这一次,再也没有办法分开,两股正邪不同的力量,肆意的纠缠,交杂,让天地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所有观看的人,都已经站了起来,紧紧的盯着校场,虽然此刻校场一片泥雾笼罩什么也看不到,但是没有一个人敢掉以轻心,他们都在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从外围开始,爆炸的声响,一个连着一个,如地震来临,这里没有一处是完整的,可是很让人出奇的,是泥雾中间,竟然什么声音也没有,安静的如午夜的旷野。

    雾还没有散尽,震耳欲聋的声音终于响起,随着这种声音一起出现的,是水浪,潮起万丈的浪潮,连丁老头所在的看台,也被掀翻了顶盖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,透雾而出,一个当然是龙将,血水已经染满了他的脸庞,双眸鼓睁,落地之后,就稳稳的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但是此刻并没有人知道,他已经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却是萧秋风,人还在空中,就已经喷出一口鲜血,不用问是受伤了,但是露丝与舞身形一动,正准备上前接应,但是青光一闪,连老道士也只看到一道青光。

    身形还在空气的萧秋风,竟然就失踪了。

    舞与露丝已经到了场中,再也看不到萧秋风的身影,急声大叫:“老公”

    而在这一刻,场中又有两个人动了,老喉与老道士,他们不是向场中飞越,而是去追寻那道青光,也许也只有他们知道,那道青光,就是一个人,一个连他们也看不透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很可惜,等他们几乎在同一时刻越上校场最高处的时候,四周已经一片宁静,萧秋风不见了,连青光也消失,空中,除了阳光万丈,什么也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