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三十七章 成熟果实的采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很是灵美的身姿就倒了床上,秀丽娇媚的面容,带着几缕羞涩的甜蜜,舞经过岁月沉淀凝成的成熟魅力,此刻幻化着勾人的风情,让萧秋风平静了**,在这瞬间爆发提升,是的,舞就有这样的诱惑。

    那只裸露的玉臂,轻轻的从自己的胸口划着不规则的曲线,慢慢的往下,经过了小腹,臀部,大腿,玉指轻轻舒展,然后放到了唇间,一股喷火般的清香气息,如潮水一样的涌动,让人无可忍受。

    也许舞已经说过了,所以这一夜,众女竟然都没有来打扰,连远到而来,渴望着爱抚安慰的林秋雅,也很安份的入睡了,把这里,让给了这对爱意深融,此刻升华的男女,进行着人类最亲密的接触。

    “风,你还在等什么,难道准备这样的看我一夜?”舞启动樱唇,一向冷艳的她,尽施风情万种的诱惑,就是要在今夜,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,呈现给这个男人,多年交缠的爱意,也的确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美人横卧,浅柔微绻的情态,恍若顾盼生辉,撩人心怀,那冰肌玉肤,滑腻似酥,与其她的女人相比,好像多了几分丰腴之感,萧秋风从来不知道,原来舞的内在,竟然美得如此的临世绝代。

    轻轻的一笑,眸里多了少许的邪意,面对着这种欲拒还迎的春色,男人都会生起色狼的本性,萧秋风笑道:“舞的美丽,就算是用再多的时间,我也不会看够的,舞,我会看你一生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舞玉手捂嘴,看着萧秋风一脸的色狼样,瞥了一眼。说道:“好了。秋风,如果你这样看着就满足。那舞可就睡觉了,你这就样看一夜,可好?”

    当然不好,萧秋风脚一动,手已经拉住了她的手。几乎在瞬间,舞身上唯一的一件睡衣已经飘然离身,曲线下那些凹凸不平的景观,历历在目,舞地内在,定是可以与玉环相媲美了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都是一个不吃亏地男人,美色在前,只有笨蛋才会觉得看看就足够了。古代的人,也只是因为得不到,才会说欣赏。对我来说,那是需要做地。”

    舞又再笑,叫道:“就知道,你是大色狼,今晚,让你如愿以偿了,可喜欢么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喜欢,舞,我对你的真心天地可鉴,为了这一天。我可是等了很多年。今天,应该是我们最幸福的日子。对不对,所以,我们也要做世上最幸福的事。”嘴里说着,手已经不太老实的开始移动。

    而舞开始脸上红润欲滴,樱唇微微翕动,她当然感觉到了,这个男人在不规矩,所以脑海里一片混乱,再也没有办法正常地思考,把自己融入感觉的渴求,随着萧秋风的手,慢慢的在爱欲中沉沦。

    春色激荡,如潮般的涌动,舞为了心爱的男人付出了自己的全部,而萧秋风也实现了昔日的豪言壮语,得到了龙组里,最高傲地公主美人,这一刻,他是骄傲的,因为拥有舞这样的女人,任何男人都可以骄傲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虽然**迷人,**地舞就被搂在怀里,但是萧秋风已经起床了,昨夜答应过了,陪众女出去逛逛,顺便陪老妈熟悉一下京城的环境,这些日子,忙忙碌碌,也没有静下心来过,趁着有空,真是要多陪陪她们。

    舞已经轻抬身体,双臂一张,紧紧的把她搂住,软香柔玉的身体,紧紧的贴在他的后背,说道:“秋风,等下我也要去,我也想让你多陪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情花初绽,创伤当然是难免,萧秋风回头,很是温情的问道:“舞,不如休息一下,明天我再陪你出去逛,反正以后我们时间多着呢?看看你这里,我可是担心,你没有办法走路呢?”

    玉手已经打在了他的身上,舞气恼的叫道:“还不是你,说了让你轻一点,轻一点,你看你,一点也不怜香惜玉,好像八辈子没有碰过女人一样,难道这么多妹妹,还喂不饱你?”

    心里对舞多了一份真心,当然格外的有些不同,怜爱是心里地渴求,萧秋风没有抗拒,所以昨夜地份量好像的确是重了点。

    两人打闹了半晌,听到楼下已经有人说话笑闹地声音,萧秋风与舞才起来,当然,这也是萧秋风第一次,殷勤的为一个女人穿衣,滋味果然不同,以后一定常试之。

    挽着手走下来的舞,很清明的感受到四周眼光的异样,特别是那个活泼好动的妈妈,更是第一个凑上前来,很是心疼的问道:“舞,你应该多休息一下,女人第一次,好像都有些不便的。”

    汗了,就算是关心,也换个理由,就算是要说这种理由,也找个没有人的地方,舞这一刻,把头埋到了萧秋风的怀里,不敢抬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妈,舞姐这是心愿得偿,幸福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了,哪里还有什么不便,放心了,很方便的,今夜还是可以让老公进她的房,她是大姐嘛,本就应该给我们这些小妹做人榜样的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一开始,却是戏笑,当日,她也是被人戏笑过的,当然也讨回来。

    林秋雅与露丝都已经是过来人,微笑的拉开了舞,小声的说着什么,这种事,每个女人都会经历的,是幸福的开始,没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有丁美婷,一脸的憧憬,看着舞羞中带娇的表情,有着十足的羡慕,她真的好希望,属于她幸福的那天,也可以早些到来,也像这些姐姐一样,享受人世间真正的幸福,这样的家,才是天堂。

    而梦清灵,很是幽怨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走到他的身边,有些撒娇的说道:“坏人,是不是美死了,又占了一个大美女的便宜,有没有想过,准备什么时候占梦梦的便宜啊!”

    一切都已经决定,成为萧家人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着凑头过去,在梦清灵的耳边说道:“最美好的,当然留在最后享用,梦梦是最美丽的女人,我还想多欣赏一些日子呢?”

    感情的融合,是随心而定,爱意的欢快,也是随情而起,这种事,没有说什么时候,情到了,爱自然就圆满,有可能是夜晚,也有可能是黄昏,爱起**生,一切就都成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不要逗嘴了,快,过来吃早餐了,不是说要出去逛逛,还不快点。”老妈已经大声的叫了起来,把众女戏笑的阵营一下子打乱,群芳云动,很快的走进了餐厅间,桌上,已经摆满了各种糕点、还有粥与小菜,品种还真是不少。

    也许霍家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,自从萧秋风住进之后,霍家简直热闹得不得了,为此,连厨师也多请了好几个,除了主家的,还有那些从中东带来的人,反正大富之家,也不在乎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而且为了满足家里这些女人的味口,每一顿的饭食,总是变着花样,总有她们喜欢的菜色,连早餐也是一样,几十种样式可供选择。

    就像拉布与狼犬,喜欢北京的烤鸭,现在每顿都有,只等他们吃得不想吃了为止,估计吃了几个月,以后只要看到烤鸭,怕是要吐了。

    举家外游,赵若明与司马洛这两个累赘是一定要带的,当然为了安全,露丝也带上了几个魅影,有什么事,也方便一些。

    萧秋风对逛荡没有什么兴趣,只是陪伴,所以追在众女的身后,全然只为看护,不要看舞与梦清灵这种气质典雅的女人,到了商厦里,看着自己喜欢的东西,也把气质抛却九霄云外,与一般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哇,这个漂亮------”

    “哦,这个真好,我喜欢,一定要买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们并不是穷人,并不缺什么东西,中间只是舞好像稍稍的穷了一点,除了工资与出任务的奖金,这女人平日里也没有什么收入,不过她很节约,开销很少,所以日子并不难过。

    购物,讨的是一个兴致,一种心情,东西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不过睡了二十五年,萧秋风特意的给老妈买了不少的东西,而且老妈似乎也没有拒绝的意思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虽然只是两三天,但是老妈的个性,众女都已经了解了,是那种做事果断,不喜欢拖泥带水的人。

    反正由萧秋风付帐,不要白不要的心理,众女谁也没有客气,欢笑着,挑选着,大家相互参考,只要喜欢不问价,谁都知道,这个男的钱多,所以,相融的感觉,让这种气氛,更是愉跃欢快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尽量的满足她们,来弥补多年来,对她们的离别,同时,在心里,他也希望这种生活的快乐,永远的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三天的时间,一晃而过,虽然担心,虽然不愿,但与龙将的这一战,也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这一刻,也许除了舞的隐隐担心,没有任何人可以想到,这一战的结局。

    连萧秋风也没有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