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三十六章 遥远柔情的思念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吃完饭,丁家父子也没有立刻离开,大家团团的围坐在一起,形成了几个大小的聊天场,老人当然是陪老人,萧秋风与老妈也留了下来,其她的女人,都一窝蜂的逃回了卧房里,独自窃窃私语去了,她们女人的话,当然不能随随便便的让别人听到的。

    趁着空,萧秋风也撇开了众人,到院里清风树下,给东南家里去了电话,这一出来,又是一个多月,虽然每隔两天,都有消息传来,但是这已经有好些天,没有与众女通过电话了。

    接电话的人是玉婶,萧秋风很分明的听到她大声叫唤的声音:“夫人,少爷的电话------”而没有过一会儿,老妈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小风么,你小子,一出去又是差不多两个月了,就不想家啊,家里可是很多人想你呢?”老人的语气里,带着殷切的思念,说出来的话,有种千言万语,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的好。

    “妈,是我,这边的事也处理得差不多了,如果顺利的话,过几天我就可以回东南了,你们不要担心,我也想你们,所以打个电话,想听听你们的声音。\\\\\”

    “妈,是不是秋风来电话了------”手机里已经传来了另外的声音,好像是天颜悦的。

    田芙虽然渴望与儿子多聊几天,但是她心里也明白,这些小丫头们,可是比她更想这个臭小子,笑了笑道:“是啊,凤兮、嫣月她们下楼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下来了,只是身体不便,所以走得慢点,妈,快给我。我好想老公的。”也许是真的想得受不住。在老人的面前,也直接老公老公的叫了。

    接着在萧秋风耳里就已经听到了天颜悦动听悦耳的声音:“老公。我想死你了,你想我么?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,你要再不回来,我就去京城找你了,真是的。你还当不当我们是老婆了,哪里有男人一离家就是几个月,不知道我们熬得很辛苦么?”

    一大串的问题,一大串的委屈,天颜悦似乎想一次地说到尽头,没有给萧秋风一丝开口地机会,但是这种气息,却让人很舒服。有人牵挂的日子,总是有一种期盼,与龙将地一战。想来也是最后一件事情,然后他就可以回到东南,与心爱的女人永不分开了。

    “颜悦,乖了,老公很快就回去,一定好好的疼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哦,你看两个姐姐,都翘着肚子,小心翼翼的,还能让你使坏么。也只有我了。老公,我爸妈又问了。问我为什么肚子还没有大起来?”

    像以前一样,这个小女人,总是希望也可以与两个大姐一样的享受母亲般地幸福,但是萧秋风总是觉得,她还年青,不需要这么着急,没有想到,此刻在电话里,她就有着强烈的渴求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一次回去,一定让你如愿以偿,要不然,我们就睡在床上不起来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坏人,就知道挑逗我,不管你了,反正快点回来,老公,真的,没有你的日子,真是太难过了,只要你能早一天回来,颜悦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柔情的声音,带着千丝万缕缠绕的深情,把萧秋风的心都说得有些酸酸地,是啊,一次又一次的离别,总是让这些女人孤身守候在家里,忍受着寂寞,他还真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公。^^^^

    “凤姐与嫣月姐来了,老公,给她们说几句吧,她们也很想你地-----”虽然不舍,但是电话已经转到了凤兮的手里,因为萧秋风耳边的声音,已经变了,凤兮媚嗲的惯音,已经带着几分哽咽,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女人其实都很坚强,如果此刻凤兮没有肚子里的孩子,会很好的保持着心里的平静,只会给他殷勤的叮嘱,但是这会儿,她竟在控制不住狂动的思念,那种坚定的心性,也被柔化了,第一句话竟然是问:“老公,你什么时候回来,家里人都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快就回来,凤兮,孩子还好吧,有没有调皮踢你?”

    “跟你一样,整天没有过安静,我啊,都被折磨得不想下床了,等他生出来,我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他。”语气凶凶地,但是那隐藏着无限的母爱,这可是她生命中最珍贵地结精,会照顾他快乐的成长。

    “对了,凤兮,步蛇的事如何了?”萧秋风有些担心的问道,他不在东南,真的担心步蛇存在的隐患,明的来,步蛇什么作用也没有,但是暗着来,步蛇很会玩弄那些诡计的,而且心狠手辣,这一点,他十分的清楚。****

    凤兮好像叹了口气,说道:“也许他对东南太熟悉了,藏身很隐密,几次发现他的身影,也让他逃脱了,而且他似乎变强了,李兴与关刀都对不付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嗯了一声,说道:“没有关系,东南咱们人多,困住他就行了,小陆子不要轻意调动,让他一直守在萧家,只要他在,步蛇就没有胆子进来,你们小心一些,等我回去,这事我会处理的,放心,我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老公,让嫣月妹妹与你说说话吧,她啊,现在行动不便,下月就是预产期了,你可一定要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凤兮说完,就轮到了柳嫣月,很久没有听到她温柔的声音,接上了电话,竟然都沉凝了片刻,然后萧秋风轻轻的叫道:“嫣月,是你么?”

    “嗯,老公,你还好么,听凤姐说,你很快就回来了,是不是?”柳嫣月的确是众女里最贤慧的一个,对生活的煎熬与苦难,她最能忍受,听着萧秋风的电话,明明内心激动如潮,便是表面上,看不到一丝的异状。===

    萧秋风应道:“是啊,还有最后一件事,处理完我就可以回家了,这里发生了很多事,等回去了,我再慢慢的告诉你,嫣月,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,让孩子平安的诞生,风正集团的事,就不要操劳了,交给嫣虹去做吧,她也不小了,要学习独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就在旁边呢,要不要与她说几句?”柳嫣月轻轻的笑道,因为听到萧秋风的话,柳嫣虹正在往电话做鬼脸呢,哼,她早就已经独力了,还用得着姐夫这样的废话,把她赶回东南,这笔帐还没有算呢,等他回来,她一定要让他知道,她有着如何的改变,一定比丁美婷那小丫头强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那丫头,每一次总让我生气,什么事回来再说吧,嫣月,告诉大家都小心一些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,大家早些睡,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。”

    道了最后的离别,萧秋风有些兴致散然的放下了电话,抬头昂望星穹,一种发自内心的思念,淡淡的渲染着夜的景色,他,是真的想家了。

    一抹身影,如烟如雾般轻袅而飘然至,细细的梳洗过,这一刻的她与平日里有些不同,舞出现了,在很多人看来,舞显得有些神秘,孤傲的个性,冷艳的美丽,再加上与萧秋风最早的感情,让她成了萧家女人无形中的大姐。

    就连柳嫣月都很听她的话,此刻的赵若辰与丁美婷,就更不要说了,唯她是从,而她全心为萧秋风付出的真心,的确值得任何人尊敬。

    “秋风,想嫣月她们了吧!”无论何时,舞总是最了解他的人,因为他们曾经相伴度过了十多年的日子,有着太多的回忆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轻轻的笑道:“怎么不陪她们聊天了,舞,今晚你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舞略略有些含羞的一笑,然后灵美的身姿轻轻一转,问道:“我的身材不错吧,有没有走样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舞在我的心里,永远都是最美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舞妩媚了瞪了他一眼,有些淡然的说道:“女人能把美丽保持多久,再美也比不过清灵,也比不过美婷她们的青春,秋风,我不想再等了,今夜,你是属于我的,舞,也是属于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,笑得有些暧昧的说道:“为什么,我们可是说好了,过几天我们就可以离开京城了,我可爱的舞美人,连几天也等不及了?”

    舞立刻说道:“你自己看看,连若辰都已经有了,我可是做大姐的,怎么能落入人后,秋风,要了我吧,让我做你美丽的新娘,今夜,让我们让一生来铭记吧!”

    舞的要求,萧秋风从来没有拒绝过,只是他没有想到,一向淡泊的舞,也会羡慕若辰她们几个的孕育,也想成为一个母亲,也许,这是所有女人都期盼的,舞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此刻却绝对没有想到,满脸笑容的舞,此刻心里在无声的落泪,盼望成为母亲,故然是一种理由,但并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舞已经感受到一种萧肃的冷意,这种感觉就如当年影子执行任务前与她道别时的感觉一模一样,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,而她却无力改变这一切,只有默默的独自忍受。

    所以,她要做萧家的女人,就在这****,不后悔的付出自己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样,人生,就不会再有遗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