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二十九章 军力比赛前奏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一夜,兴奋的霍沁荷扯着几女,聊是没完没了,最后实在太困了,都懒得回房,就在厅里的大沙发上歇了歇,而几个老人受不住这精力过剩女人,早就已经回房了,因为明天萧秋风也有要事要做,所以也被舞拉着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只有丁美婷与梦清灵,还有露丝,陪着心爱男人的母亲,聊了几乎一整夜,也许是很迫切的想了解儿子的过去,所以几个女人轮流讲关于萧秋风的事,从舞的龙组开始,到东南萧家,还有中东,几乎无一遗漏。

    第二天,萧秋风起床的时候,众女都已经累得不行,看着脸上精神充沛的老妈,真是让人不服都不行。

    看到萧秋风,霍沁荷已经站了起来,很是急切的说道:“儿子,今天你有什么活动,妈陪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不用了,妈,你在家休息一下吧,身体才刚好,要注意调整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你可千万要注意了,而且大伯这几天要过来,相信他一定很高兴看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都睡了几十年,还没有睡够啊,小风,走吧,妈请你吃早餐,听梦梦说,有一个茶店的糕点很不错,咱们去试试吧!”

    梦清灵打了一个哈欠,立刻应道:“秋风,你带妈去吧,我要去休息一会儿,等晚些再起来弄吃的。”昨夜未睡,当然很累,她们可不像这妇人,一睡就是几十年,或者已经睡够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苦笑,只好领着精神还算是好的舞与露丝一起,陪着老妈外去吃早餐,吃倒不是很重要,重要是领着老妈看看这二十多年来,京城里的变化,反正此刻时候还早。也不在乎担搁这一会儿。

    舞与露丝虽然也没有睡,但是有内家功法可以运动调息,当然比丁美婷与梦清灵她们要好得多。Dao.***

    二十五年的变化,当然很大,糕点打包上车,一辆车。四个人,慢慢的沿着京城的环城路,慢慢的开前,慢慢的吃,倒也挺有气氛,昨夜没有聊完的话题,今天再继续,不过霍沁荷此刻最想知道的,是儿子究竟找了多少地女人。这做母亲的总需要知道。

    “妈,等大伯来了,我领你们回东南去看一看。萧家的两个老人,也是我的父母,希望你不要在他们的面前,提起这些事,他们跟你一样,只有我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。昨夜她已经听众女说过了。作为母亲。她当然能体会到这种心情。此刻轻轻地点头。表示认同了。对霍沁荷来说。此刻地苏醒。已经是一种奇迹。何况还有儿子陪在身边。一个称呼而已。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妈又不是这么自私地人。萧家人对你如此之好。妈还能说什么。一切都听你地。”

    “妈。那里有嫣月有凤兮。还有天颜悦。相信你一定会喜欢地。当然还有玉环这丫头。身体材特好。千里挑一。个个都是美女。”萧秋风并没有隐瞒。一说起东南。他还真是有些想家了。不论他有如何地身世。如何地前世。东南永远都是他地家。

    露丝笑了笑。说道:“老公。你似乎忘记了还有一个秋雅大姐。她可也不差啊。妈。听说秋雅可是东南三花之一地玫瑰。很漂亮高雅。我很多东西都是向她学习地。现在在中东。与凝雪一起专门负责龙腾地具体事务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。向着老妈说道:“妈。这些事。慢慢你就都会知道地。现在不急。”

    霍沁荷欣慰地应道:“那当然急了。如果我这做妈地。连自己地儿媳也认不清。那还真是失败。小风。妈在你地生命中缺失了这么多年。总是希望能弥补回来。只要你不怪妈就好。dao.net”

    “妈,你看你说的,秋风哪里会怪你,舞从小父母双亡,多希望有一个亲人相伴,现在萧秋风能与你重逢,这是天降的福分,珍惜还来不及呢,哪里还会怪你呢,当年的事,并不是你的错,再说妈这么多年,吃了这么多苦,我想秋风要更孝顺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舞立刻开口,安慰这个妇人,对她来说,生下儿子,却没有尽到最母亲的责任,也许是她心里唯一遗撼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妈,舞说地没有错,能与你重逢,就已经是上天的恩赐,我们都应该惜福才是,好了,以后不说这些伤感的话,我们应该开开心心,高高兴兴的才是。”

    开着车,聊着天,看着窗外变化的世界,妇人感怀万千,一直过了两个多小时,车子才回到了霍家,萧秋风有事去处理,而妇人看样子,却真是有些困了,就算是睡了二十多年,但是清醒之后,兴奋了这么久,当然也感受到累了。

    看着老妈平静的睡下,萧秋风才招呼着司马洛与赵若明一起,赶去军营,本来并没有准备让舞与露丝去,想她们留在家里照看家人,但是她们说是想去看看军力比赛的结果,非要同往。

    几人到了京卫军营,自有专人迎接,听闻萧秋风失踪的消息,丁家也是急得不得了,特别是丁本军被1号逼得几天没有睡过安稳觉,所有可以派出去的人都已经派出去了,但是什么线索也没有,正在他快要崩溃地时候,没有想到,这个萧家的可恶男人,竟然又活生生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大早的,他就已经打过电话了,特别的交待,今天他一定要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领路的人,没有直接领他们去军校场,而是把几人带入了京卫军的总部所在,而且相当的礼貌,态度很是恭敬。

    在那总部的大门口,丁本军早就已经站在了那里,而丁爱国就跟在他地身后,几十员看似校级军官,都已经站列两旁,像是欢迎着萧秋风地到来。

    赵若明当然对军中的规格相当地清楚,看着这阵式,就已经有些心里发毛,凑到司马洛的身边,小声的嘀咕道:“老大就是老大,面子可真是足啊,他娘的,老子进这里好几天了,都没有见人理会我一下,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!”

    司马洛正享受在这种礼遇的气派中,被打断了,很是鄙视的看了赵若明一眼,说道:“你想要让人接待,行啊,只要你说,可以在赛台上接下龙将的攻击,我保证,他们会把你当成太上皇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赵若明撇了撇嘴,赶紧说道:“行,行,当我没说,当我刚才说的是放屁好了。”开玩笑,与龙将对战,他还不想英年早逝,赵家就他一个儿子,可不想这么年轻就挂掉,那太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之恩了。

    司马洛嘲笑道:“那不就得了,还气死人,萧丫子虽然吊,但人家是有实力,凭真本事,看你丁老头的样子,巴结得低声下气,还不就是想让秋风对付龙将么?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无耻,但是司马洛却对官场人性了解得很是深透,平日里只是当着睁眼瞎,虚伪客套的打哈哈,懒得较真而已,反正大家都一样,又不损失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风,可把你小子盼来了,你不知道,听说你失踪,我可真是气得几天几夜没有睡过觉,老大哥可是把我骂得要死,唉,你小子要是有什么不测,我看我得给你陪葬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萧秋风,丁本军还真是放下了心,其实昨夜就已经收到了消息,必竟庞昌明的死,是一件轰动京城的大事,不过除了极少数的人,世人并不知道庞昌明会是黑夜的首领,国家秘密的处理这件事,是不想造成恐慌。

    不过也只有看到了萧秋风,丁本军才真正的相信,这小子好好的活着,而且看起来,活得比他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丁老,你说得太夸张了,我萧秋风可没有你说的那么重要,放心了,不过是为了对付龙将,我来就是为了这事,今天的军力比试,只要龙将出手,他就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也懒得废话,直接挑明,对丁家来说,国家的利益重于一切,就算是丁美婷成了她的女人,这种心态不会有什么改变,不过这种坚持的信念对萧秋风来说,并没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丁爱国稍稍的迟疑了片刻,有些担扰的说道:“秋风,你才回来,身体如何,龙将可不是一般人,你看这一次军力比试,龙卫军的实力比去年又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,等下与神兵战队的比赛,也不知道谁胜谁负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安慰似的笑了笑,说道:“放心吧,我对神兵战队很有信心,他们不会让我失望的,丁叔不需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与老头子相比,这个大叔,倒知道关心他一下,也不枉他走这一趟了,虽然他是为了弄清楚父亲的死因,但却也是帮京卫军的大忙,这一点,丁爱国很清楚,因为军神一直是隶属于京卫军,如果这一次军力大赛再失败,人心惶动之势,怕是人力都无法控制了。

    而京卫军一乱,整个京城,都会沦为龙卫军的天下,那样,龙将的力量,将会无人可以抑制,权势滔天,可以操控整个国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