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二十六章 疗伤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三人在老道士的带领下,慢慢走入了寒冰床的地下室,这里空气如被凝固了,寒气逼人,一走下楼梯,萧秋风就已经越过了众人,率先快步的走到了寒冰床的旁边,很是急切的抚起了母亲的手。

    身体包裹着一层如盐粒的雪霜,每一次想到母亲在这里承受着苦楚,萧秋风就无法平静伤感的心,所以面对着星芒阵的危险,他也没有丝毫的犹豫,没有抵抗的被吸入,寻找解救母亲的星芒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在这门口护法,记住,千万不要让人打扰。”老道士已经转身对着两女吩咐着,而他自己已经走到了萧秋风的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小子,我知道你很难过,但是所有的苦难今天都可以结束,我们帮你护法,你开始运功,帮你老妈疗伤吧!”

    老人就是老人,他能看破世间的一切,就算是每天与萧秋风的老妈相伴,但是没有伤心,只有遗撼,美好的岁月,竟然都在这种昏死的状态下度过,有些时候,他甚至想,如此活着,比死更难受。

    而这么多年的期盼,今天终于有了结果,也许没有人能了解,这一刻,他有多么的轻松。(

    萧秋风对两女轻轻的点头,然后人从床边站了起来,星日诀的力量,已经运行四肢筋脉之间,双手就如一团火,带着一缕春天温暖的风,缓缓的,缓缓的从妇人身上滑过,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因为是最亲爱的母亲,所以萧秋风格外的小心。

    待她身体上的寒冰之息融化之后,体内已经有了正常的温度,被黑魔手重创地毒素立刻开始在她的身体内漫延,肆无忌惮。这么多年,这种毒素不断的增多变强,侵蚀着母体每一丝生命的精气。

    萧秋风双手运劲融合,形成指式,飞快的在老妈的身上落下,人体最重要的六道玄关被触及,除了毒素的力量,属于人体本身的力量,也在这一瞬间被激活。就算是有强大地外力帮助。也需要本体力量地配合,才可以更容易的清除这些毒素。

    “嗯------”的一声,妇人慢慢地有了动作。但是从脸上紧皱的表情看来,她的感觉并不太好受,这不属于本能的清醒,是被迫强制打断地沉眠)当然伴随着种种不适应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小荷,小荷,你睁开眼睛看看,你的儿子过来看你了。”也许这就是妇人唯一活下去的动力,虽然身体真的很难受,但是听到孩子,一种与毒素抗争的无限动力,已经从身体里涌现。

    萧秋风不敢怠慢。星日诀的力量,已经从老妈的背后,渗体而入,慢慢地涌入了她的筋脉之中,是的,他已经感受到了,毒素的侵蚀真的很严重,在他的筋脉里,几乎残存着所有病害,阻滞不通。缕缕通过的生命气息。也在这里,被吸附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星日诀。就如一股洪潮,在那抗争力量的指引下,所到之处,毒素都被卷起淹灭,而这一刻,对妇人来说,是体内越发的轻松,那股痛苦而抑的闷气感,逐渐地消失,但是她最在意地,却还是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小风,小风,你在哪里?”睁开眼量,急切地呼唤,带着渴望的激动,因为她虽然已经很努力了,但是她对生命的延续,却没有太多的信心,不知道什么时候,睡下,就再也无法起来,所以,她需要在每一个清醒的时候,好好的看看自己的孩子。(

    萧秋风正在运用星日诀的力量,本来不应该分心的,但是亲人的呼唤,让他无法抑制,轻轻的声音,从背后传来:“妈,是我,我在帮你疗伤,放心,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荷,振作一点,小风已经拥有了星芒的力量,可以克制你体内的毒素,现在正在运功帮你治疗,你一定要与他配合。”

    妇人有些惊讶的看了老道士一眼,不太相信的问道:“梦伯,真的么,我真的可以好起来么?”

    老道士轻轻的点头,但是看着萧秋风的脸色,却显得很是严峻,因为治疗的效果,只有这个小子心里最清楚,脸上沉重而冷汗直冒,看样子并不太乐观。

    是的,萧秋风遇到了麻烦,一波一波的洪潮,可以摧毁所有的毒素的剿穴,但是当他把老妈身体所有的筋脉很辛苦打通的时候,却发现,黑魔手的毒素,有几抹隐约的黑色魔劲存在,那就是黑魔手最原始的种子。

    就算是母亲好起来,可以清醒如常人,但是只要这种黑魔气劲仍然在她的体内存在,她仍然无法摆脱寒冰床寒气的抑制作用,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(黑魔气在筋脉里行走,如果不仔细,根本就看不到,每每的擦肩而过,萧秋风感受到他存在的时候,就是他消失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力量再一次加强,萧秋风身体里有了一种很奇怪的变化,星日诀就如两种不同的力量,融合在一个身体里,金黄色的光芒,从他的身体里散发,慢慢的把两人裹成一团,透过金光,连老道士这样的高手,也无法很清明的看透详细。

    当金光形成了包围的光球之后,那星芒的力量,才慢慢的随之而至,就如在星芒阵里的经历一样,两种光芒,不分不散,形影不离,星就是日的影子。

    老道士心生好奇之心,手已经轻轻触摸,却没有想到,这种看起来很是温和的金光与白芒,却蕴含着强大的无匹力量,当他的手,才触到,一种灼伤的滋味,已经从他的手,传到了脑海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并不太好受,而当他急速的后退时,受那力量的影响,他无法控制自已的身形,重重的撞在了室壁的石块上,发出剧烈“啪啪-----”声响,然后才掉在地下,半天没有爬起来。

    舞守在楼道口,见状大吃一惊,身形一动,就已经来到了地下,把老道士扶了起来,急切的问道:“老人家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老道士裂着嘴,指了指寒冰床上疗伤两人身上裹着金光球形骂道:“这臭小子,怎么会拥有这么大的力量-------我只是好奇碰了一下,就被打伤了。”

    舞真是哭笑不得,这刻的疗伤,多紧张的一件事,老人到好,竟然为了好奇,做不应该做的事,当下也没有再上去门口,只是与老人呆在一起,很是用心的守护着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,两个时辰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包围着两人的力量芒光圈已经消失,两人盘腿而坐,皆是一点动静也没有,老道士从石凳上一跃而起,正想又过去碰触两人,但是想想刚才的遭遇,他像是玩火的顽童,又把手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去叫,看看他们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舞没有犹豫,立刻上前,轻轻的叫道:“秋风,秋风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眼睛睁开了,但却是妇人,她睁开眼睛,苍白的脸上,似乎有了血色,头左右的摇了摇,然后双手伸了伸,有些不可致信的从床上跳了下来,看着老道士,脸上融合出一种,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伤心的表情,泪水已经哗哗的流落。

    老道士已经探住了妇人的手腕,兴奋的宣布道:“不错,没有错,小荷,你的毒素真的已经散清了,一点问题也没有,你以后不需要再睡寒冰床了。”

    舞却已经惊叫道:“秋风,秋风,你怎么了,老人家,快过来看看秋风,他-------”

    他字才落,萧秋风的脸上已经动了动,然后眼睛餐开了,虽然一脸的疲惫,但却是向急切的舞轻轻的笑了笑,算是一种安慰吧!

    双臂已经张开,想都没有想,就已经把萧秋风搂住了,这一刻,哭的可不是妇人一个,连舞也哭了。

    “秋风,真是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,没有你,舞还要怎么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上次的星芒阵失踪,舞的担心,延续到了现在,她还没有从那失去的惊吓中,彻底的回过神来,所以才有如此激动的反应。

    对一个二十五年来,昏睡在寒冰床上的人来说,此刻需要小心翼翼的体息,调整,但是妇人却已经按耐不住好动的本性,一个箭步,已经冲到了萧秋风的面前,大声的叫道:“舞,好了,他死不了,你们有亲热的时候,快,快让老妈抱一抱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在孩子的生命里欠缺了二十多年,这一刻,对霍沁荷来说,她只想好好的抱抱自己的儿子,紧紧的抱着,用心去感受血脉依存的感情。

    萧秋风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可是虚着呢,刚才为了彻底的清除老妈体内黑魔毒素的气劲,他可是经历了二十四环行的强大融合,相信此刻,不仅病体痊愈,连一般人未曾打开的穴位都被打开,当然比他有劲些。

    露丝也跳了下来,看着心爱的男人,还有那个清醒恢复正常的妇人,也是兴奋不已,担扰的心,也当然需要安慰,有些嗲声的叫道:“老公--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抬头,妇人就已经喝道:“不要叫了,让我们母子好好的感受一下,等下会还给你们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