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十九章 芳踪现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总裁,真是不好意思,没有想到你会以这样的方式巡察芙蓉酒店,如果不是警察闯进来,我还不知道呢,唉,我这个总经理做得失职了。”黄荣谁也没有看,笔直的走到萧秋风的面前,有些不安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算是风正集团公司的老资格,但是这个总裁最近大肆的改革,唯才是用,资格这东西,没有人敢拿出来显摆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倒很是客气,笑了笑说道:“黄总经理,你把这家酒店打理得不错,我很满意,你看,我就很喜欢这种菜品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接过柳嫣月手中的窝窝头,小小的咬了一口,一脸的浅笑,从他进来到此刻所享受到的服务,萧秋风的确很满意。

    客房经理与那几个服务员也是惊呆了半晌,先前虽然因为酒店的制度,她们不敢对客人无礼,但是从心里来说,还是对萧秋风这个暴发户异常鄙视的,却没有想到,这个年青的男人,竟然是集团的最高总裁。

    冷汗直冒,他们暗暗的叫走运,还好刚才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坏印象,不然此刻已经可以打包走人了。

    听到萧秋风的话,黄荣心里也放松下来,不解的看了看四周围着的警察,问道:“总裁,这些警官是------”

    “啊,对了,这些警察烂用职权,私闯我的卧房,黄总经理,你看如何处理?”萧秋风嘴角含着很深意的笑容,这种事,作为酒店的高级经理,一定知道怎么处理了。

    黄荣似乎已经感受到这个年青总裁的意思,很是大声的回道:“那是,警察虽然是可搜查,但是如果手续不完善的话,那就是烂用职权,总裁,我马上打政府办公室电话,警察也不是可以无法无天的。”

    很多围着的警察脸上都有些难看,这种说法可大可小,虽然他们只是小兵,服从局长的命令,但是被人投诉终是不妥,对他们未来的升迁都有很大问题,再说了,这一次,他们来得匆忙,的确没有搜查令。

    赵若辰已经感受到了,她哪里会知道事情是这样,这个男人竟然是来巡察自己酒店的,听到属下汇报这个男人进入酒店,而且神神秘秘的,她理所当然的把他们当成了违法的罪犯分子。

    “萧秋风,你想怎么样?”处罚她倒是不怕,也不在乎,但是他得给这些属下考虑一下,再说了,她也不想听上面没完没了的唠叼,当下有些怒意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萧秋风很是色迷了看了他一眼,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不想怎么样,局长大人放心,我现在没有兴趣与你交流姿势问题,只是想公事公办,找个说法而已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脸一红,不由的想到了前两次的事件,每一次似乎都是她吃亏,还是第一次被这个男人摸了屁股,有些受不住的正想破口大骂,但是想到此刻的处境,她只有重重的咽下了闷气。

    “好,算我失误,情报不正确,打扰你吃饭,我向你道歉。”其实她真是不甘心,为什么每次道歉的都是她,她吃的亏还少么?真是想给这个可恶的男人一巴掌。

    柳嫣月在一旁愣了一下,问道:“秋风,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,淡淡的应道:“见过几面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算了,反正咱们又没有被怎么样,大家既是朋友,不要为这点小事计较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心地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大家都是朋友嘛。”萧秋风笑着走到了赵若辰的身边,把手上那个咬了一口的窝窝头递了过去,很是热情的招呼道:“来,局长大人,请你吃个窝窝头,你可不要不给我这个朋友面子哦,不然我也不当你是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的威胁意思不言自明,赵若明双颊气鼓得如一只蛤蟆,但是看到一旁拿着电话随时待命的黄荣,她马上就接过了窝窝头,一口塞进了嘴里,不太清楚的声音喝道:“收队------”

    警察都已经退去,柳嫣月站了起来,有些轻轻的责怪道:“秋风,这么漂亮的女警官,你故意为难她干什么?人家女孩子脸面总是要薄些的,吃你吃剩的窝窝头,她还不记恨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,柳副总,你这不会是吃醋了吧,放心了,那个女人长得虽然不错,但是怎么也比不过你,总裁不会被抢走的。”

    兰芳的戏谑,倒是让柳嫣月闹了个大红脸,而萧秋风也有几分尴尬,对那个赵若辰,他了解得很,既然认定了自己是坏人,相信她是不会放弃的,不让她吃点苦头,真是不知道他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好了,暗访已经结束,现在咱们开始办正事了,黄经理,这两位相信你也认识,马上安排酒店的人事与财务人员来配合,我们要马上抽查。”

    黄荣不敢怠慢,马上就让服务生招来了酒店的管理人员,配合抽查工作,而他在萧秋风的吩咐下,领着去看酒店的硬件设施,当然也包括厨房。

    一番巡察下来,虽然小有瑕疵,但是结果还是很满意的,而且萧秋风对客房经理的大力称赞,以及对制作窝窝这个厨师的表扬,都会记住风正集团的荣誉手册,这一点,黄荣还是很兴奋的。

    吃过了中饭,萧秋风一行才离开了芙蓉酒店,步行去今天设定的第二个地点:最近正在开盘的房产开发部。

    路程并不太远,大约半小时的路程,柳嫣月与兰芳一致坚持,刚吃过饭,走路当作运动了。

    突然,一种沉重的气息,慢慢的缠绕着他的心房,虽然很多日以前,四周就有警方的监视人员,但是都没有给他这种难以克制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嫣月,你与两位经理先去,按照咱们设定的方案去购房,然后再明查,我想起了还有些私事没有处理,需要先离开一下。”

    看到萧秋风脸上神色有些不同,柳嫣月担心的问道:“秋风,是不是不舒服,不然就先回家去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转身就走,而手背后摆了摆,表示不需要担心,这种事,他只能自己处理。

    一座荒落无人的小工厂,轻风拂动,扬起的垃圾与屑沫,飘逸舞动,宁静的气息,恍若沉渊的虚空,这里实在太僻静了。

    “跟了我这么久,你可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淡淡的站定,这是个高手,绝对非赵若辰可以比拟,要说硬功夫,那女人绝对不差,十个大汉也不一定是她对手,但是若论身法,她可是大笨象了。

    风声如电,轻鸣而起,七道锋利的寒光,带着凌然之势,逆如新月,眨眼就已经到了萧秋风的背后,快,真是太快了,这种高手,实在并不太多。

    “砰砰-----”虚影幻动,就算是高手,但是若论身法,还没有人敢在影子面前班门弄斧,手掌抬起,一连七掌已经挥出,七柄飞刀已落。

    杀戮的气息,如潮般的涌动。

    身形顿现,但是萧秋风惊然暴退,不禁脱口:“是你------”

    舞临风而伫立,衣裙飘动,体态柔美犹如风中百灵,眸里寒光一闪,问道:“你认识我,你是谁?”

    这男人七招未至就已经收手,她也没有再攻,这一次来,也只是在赵若辰诉苦之后,禁不住心里的好奇之心,前来察探,却没有想到,竟然被她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体里强大的力量,这一试之下,真是大大的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