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二十五章 初试星日诀的力量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望了舞一眼,萧秋风笑了笑说道:“你以前猜的没有错,星芒阵之所以有这种异状,就是与我们血脉的特性有关,我的武之魄与梦梦的通心术血脉,可能是星芒阵同一时代出现,所以他们之间有某些联系,不过我现有并不知道,那种联系是什么?”

    赵若辰急问道:“老公,那你与清灵真的进了星芒阵,星芒阵里面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“没日没夜,因为里面,时间已经失去了作用,一片漆黑如墨,除了感觉到脚下的沙土,似乎什么也没有,就在我们最后一份坚持,都失去的时候,梦梦用鲜血喂我,却没有想到,触动了我们身体灵脉的融合,我吸收了星芒气息,功力大进--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只是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,至于练功的方式,还有感受到的,在意识之海看到的,他都没有说出来,因为连他都觉得匪夷所思的事,说出来,也不会有人相信的,再说了,他此刻还没有真正弄懂,星日诀的真正内蕴,特别是融入脑海里的那篇口诀,还没有翻译看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那种梦幻一般的奇遇,经萧秋风慢慢的叙说出来,却可以让人感叹万分,小小一个星芒阵,竟然如此的神奇,不过警长的身份,也让人惊讶不已,特别是霍非宁,一向认为庞家家主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,却没有想到。背后地真实,却是大奸大恶之徒。

    “果然,我们料得不错,庞昌明就是警长,难怪庞家这么诡异的。就销声匿迹了。秋风,庞兵权失踪了,庞家庄园,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,这都是昨夜发生的事。京卫军都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动作,看样子,背后的黑手,很是神通广大。”

    京城除了京卫军,还有龙卫军,萧秋风眸里射出一种淡淡地阴狠光芒。轻轻地说道:“如果我没有料错,龙将一定帮了不少的忙。”

    人知将死,其言也善,庞昌明说没有杀死父亲,不像是撒谎,因为那一刻,撒谎没有任何的意义,让他去问龙将,不需要怀疑。父亲死亡的秘密,天下间,估计只有他一人知晓了。

    夜鹰身体微微一颤,但是没有说话,只是垂头丧气的坐了下来,龙将也是他敬佩地人,他实在不想看到真实的背后,隐藏着太多污垢的东西,那对所有祟拜龙将的人来说,都是一种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舞也开口了:“秋风。军力大赛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。龙卫军与神兵战队的最后一战,已经无可避免。你要不要参加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要参加,不过对龙卫军,我不会有太多地兴趣,告诉李强兵,如果龙将不出手,我也绝对不会帮他,如果连龙卫军也打不过,我会对他们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拥有了国家给予的身份又如何,没有萧秋风,他们什么也不是,李强兵与铁柱当然知道萧少说出这句话出来的含义,明天一战,只许胜不许败,这是一种压力,却也是一种挑战。

    挑战,对神兵战队来说,并不陌生,那是热血***的展现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听到萧秋风的话,拉布与狼犬都有些惭愧的低头,因为与神兵战队相比起来,狼组更差劲,他们两个半大的男人,咬了咬牙,心里狠劲更涌,要用最短的时候,成为萧少心目中真正承认的战兵之神。

    这是萧秋风无意中说出来地,那一天,正是神兵战队与狼组在切蹉,萧秋风看着两队力量的较量,有些摇头叹惜,比神兵战队更高的境界,就是战兵之神了。

    只是连最强大的李强兵与铁柱,也达不到这种力量,这与勤劳无关,要的是一种机缘,就像萧秋风吸入星芒阵之后,无意中血脉融合,纳收了星芒真劲,连警长修练数十年的力量,也被吸食一空,这也是一种机缘,天意注定的,非人力可为。

    因为时间的关系,舞领着露丝与舞,来到了深山古寺中,天色已经黄昏了,京中的四大家族,已经被毁灭了其二,相信就算是龙神的妻子现世,惊世皆叹,但是萧家却已经有了可以自保地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,有了星日心诀力量地第一件事,就要清除母亲体内,缠绕她二十多年的黑魔手毒素,这个消息,还没有告诉梦清灵,相信会是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“秋风,不要客气,攻我几式看看,这一次地疗伤非同小可,也许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,我们不可以疏忽,没有真正强大星芒诀的力量,最好不要乱动,不然不仅你老妈有危险,就连你,也会筋脉尽碎而亡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知道这个老人心忧母亲,二十多年的修练与陪伴,这份关怀之情,真是无以为报,对他说的话,当然很是听从,身体一晃,就已经飞扑而至,嘴里大声的喝道:“梦爷爷,你可要小心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称星芒阵里的力量为星芒诀,却只有萧秋风知道,这种气劲,要被称为星日心诀才是,因为除了星,还有日,他很清楚的记得那个似梦非梦的场景,万道阳光如万枚针,穿透他的筋脉穴道,那是阳炎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星芒的力量,抚平创痛,应该是属于阴柔之力。

    星日力量在他的身上如汪洋大海,与当日那幽幽不经意间融升的陌生力量相比,已经有天壤之别,气势无风无浪,但是暗蕴的力量,却让人感受到无匹的压力,没有人可以轻视萧秋风每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老道士数十年的清修,可以说功夫清纯,但是意动气散间,他就已经身形后退了三步之多,然后站定,双手在身前划了一轮太极之手势,真是把压箱底的功夫,都已经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道士打扮的出家人,却住在寺庙里,此刻再使得一手太极的功夫,真是让人分不清,他究竟是道士,还是和尚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退,看着道士双手合成的太极之势,知道这是一种极其玄妙的功法,但是他也是第一次使用,也想看看这星日诀的力量所在,所以强强相待,一招而迅然而过,夹着星日真劲的拳势,已经狠狠的砸在了太极幻化气盾之上。

    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说,太极气盾遇到攻击,就算是再强大的攻击,也只是发出“霍霍”的风声,然后不制而散去,但是此刻,空气里响起了“咔咔”的莫名声响,当萧秋风与老道士两人身形静止的时候,一旁的舞与露丝,很是分明的看到,在这个世上不存在的奇景。

    化成的盾在这拳力气劲攻击之间,像是被冰雪凝固了,等拳力渗入,这气形的盾,竟然裂成了碎片,看着碎片在空气里飞舞,然后片片消失化成了气,重融大自然。

    而待那气盾化尽,老道士身形又爆退了三步,大声的叫道:“你个臭小子,这么厉害,吃仙丹了,也不知道对我老人家客气一点,想打死我不成?”

    其实他也知道萧秋风已经留手,不然他哪里有可能全身而退,只是他也弄不明白,太极气盾,本就是没有什么形体,竟然也会产生裂碎的声音,星芒诀的力量,果然玄妙而强大,想来清除黑魔手的毒素,应该是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梦爷爷,秋风已经留手了,你退得那么慢,他的拳力早就已经可以攻到你的身体,如果不是收回了拳力,你估计此刻已经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舞在一旁,立刻替萧秋风辩解,心想,这个老头子太不要脸了,说要全力一试的是他,打不赢的也是他,此刻还说秋风不手下留情,真是很难侍候。

    老道士看着舞,然后白了白眼,说道:“行了,行了,我老道士心知肚明,你个小丫头,就不能给我老人家留点面子,要是被人知道,我浪荡道士竟然败在一个臭小子手里,以后我还有脸见人么?”

    看样子,这个老道士,当年在外界,还是很有名气的,但是什么浪荡道士,萧秋风却从来没有听说过,相信都已是二十五年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知道老人的心里,其实并没有想过要给老人难堪,但是他却也没有想到,星日诀的力量,强大到如此地步,上次与这老人交过手,知道他一身力量,精纯无比,很难抵挡的,但是一招过后,看着老人退却的失措,他连忙收回了力道,不然说不定,这个老人真的要小小的受些伤了。

    “梦爷爷,对不起,是我太鲁莽了,你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摆了摆手,说道:“走吧,这么强大的星芒力量,应该可以解除你妈身上的毒素了,睡了二十多年,说不定,从今天起,她就可以重生,而我老头子的使命,也完成了,唉,我也得出去走走,逍遥逍遥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一困就是二十多年,萧秋风心里有种深深的感恩,不要说这二十五如何的照顾,光是这般光阴的陪伴,就已经是一种天大的恩情,只要老妈醒来,这个老人,会成为萧家最尊敬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