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二十三章 警长的身份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朦胧的水面,浮现一张张透着鲜明美丽的脸庞,萧秋风很是用力去抓,但是什么也没有,他就要死了,不是么,他要离开心爱人,离开这个世界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不要走------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说过,要陪我一生一世,海枯石烂的,你一定不准死------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看,宝宝多可爱,他对着你笑了,真的笑了-

    萧秋风随风入梦中,梦想的天堂,皆在这一刻在眼前出现,就像幸福触手可及之间,当他伸手的时候,却像是隔了千山万水般的不可靠近。

    黑漆一片的世界,亮起了一盏浅兰色的光芒,这种光芒越来越盛。

    为了救爱人而划破了手腕,身体本就虚弱的梦清灵微笑满足的脸上,带着不堪承受的疲惫软软的昏倒,但是她的手,用尽了最后一抹力气,紧紧、紧紧的抓住萧秋风的手,一生不放,一辈相连。

    血依然在流,慢慢的两人手腕上的血融合在一起,然后绽放着如紫罗兰般的光芒,在这夜色中,看起来静谧而坦然,映照着两个紧紧相拥在一起的男女,似乎是一种见证,见证情爱至深至感的境意  “对不起,舞,对不起,嫣月------我要走了,不能再陪你们,对不起------如果有来世,我们还能再相遇,我定会用一生来补偿你们的爱。”萧秋风发出呼喊。

    接着,脸前似乎浮现了戴着面具警长的脸:“哈哈哈------你死了,你就要死了。你死了我要杀尽你所有的爱人,用血来发泄我无限的怒,无限地恨。我要你们萧家所有的人,都死。都死------”

    一种神秘的力量,突然地渗入他身体,勾起了体内潜藏的星芒力量。就在这一瞬间,萧秋风身体与心灵爆动之下,从那死亡地深渊爬了起来,微微的睁开了眼睛。感受风与空气,他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兰色的光芒下,他竟然看到了躺在身边地女人,那一脸憔悴的梦清灵,他看到了她的脸,这里有光,这里竟然有光。

    而且光芒还是从两人手腕处点燃,虽然很淡。但是一种希望,萧秋风只觉得星芒的力量在这种光芒地随从下,滔然翻涌

    他不敢怠慢,意融力散,从手腕处,渗入了梦清灵的心海之间,唤醒她的意识,有了光,有了力量,有了异变。他们就有活着的希望。

    星芒的力量。在这个陌生世界很是管用,梦清灵已经轻轻的动了动。然后有些沉重的睁开了眼睛,这一刻,她也看到了那种柔和的兰光,泛着美丽地景像,就像是天堂的颜色。“秋风,我们死了么,这是天堂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脸上有了笑意:“没有,我们还活着,梦梦,你看,有光了,这就是我们的希望,我们可活着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秋风,真的么,我们还可以相守在一起,一生不再分离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了,给了一个很是肯定的表情,他相信可以,这一刻,他更想到了老道士送他的那句口诀:“星芒耀世,梦幻重生,阴阳相融,力量无边!”

    在这星芒阵中,他们可谓经历了生死,而阴阳相融,应该就是两人的血脉,舞说过,星芒阵只对他与梦梦产生异状的感应,皆因为他们身上独特的血脉,萧家的武之魄本就是武者地瑰宝,而梦家地通心术,也传自远古传说的万变灵体

    此刻如洪水一般涌现地星芒气劲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“梦梦,现在我搂着你,你什么也不要想,什么也不要做,把一切交给我,明白么?”萧秋风把梦清灵拥有身前,盘腿而坐,双手紧贴,那血脉相融处,兰色的光芒,依然绽放着,梦清灵轻轻的点头,好像有一瞬间脸庞上的羞红,但是却没有反抗,很是温柔的顺从着。

    相依相偎,就如情人在那里窃窃私语,但是看似沉静的萧秋风,虽然一动未动,但是他的意海却已延伸到了很远很远,顺着星芒力量的涌现,逆流而上,慢慢的前行,他要找到了星芒之海的源头,在那里,一定有他需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皆是通过梦清灵血脉中的通灵术进行,因为爱,梦清灵心灵向他敞开,再也没有丝毫的秘密。

    就如走在灿烂的星河中,金光溢动间,恍若金子铺成的路,越发的带着神圣的气息,那才是真正属于天堂的路。

    走过了千山,走过了万水,路终于到了尽头,苍茫云海间,已经无法再前行,萧秋风伫立而望,一轮红日出现,在那红日的四周,诡异的围着一圈星座,星与日竟然在同一平行线出现了

    红日似乎想挣脱群星的包围,发射着万丈光芒,要把阻挡的人或者物全部摧毁,但是群星不紧不慢,既不前,也不退,只是随着太阳的运动而运动,形成了一抹很是奇怪的天星追日图。

    耀目的日光,已经射到了萧秋风身上,像是万针在这一瞬间,扎进了他的穴位,痛苦撕裂般的生起,这是一种无可承受的辛苦,尽管咬牙坚持,连唇间都咬出现了血痕,也抑制不住这种痛苦的侵袭。

    昏炫的感觉传来,就在他频临意识全失的那一刻,星芒的力量,也倾泄而出,如水柔般的力量,轻轻的抚着他的周身,万针瞬间,化成了气潮,慢慢的在穴道里融化,然后慢慢的被吸纳,在筋脉里,形成了属于日芒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星芒的力量在抚平了全身的疼痛之后,也随着那日芒一样,渗入萧秋风的脉络间,与那日芒紧紧的贴近,然后重新组合,生成了那种陌生的力量气息,不错,这就是星芒诀的力量。(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此刻已经知道,用星芒诀来形容,并不正确,这种力量,根本就是日芒与星芒相融产生的,属于星日诀。

    在这种星日诀产生的时候,他的脑海里,莫名的出现了许多的字符,字组成句,句组成段,段组成章,然后在他的眼前浮现,久环不逝。

    一波一波的日芒,一波一波的星芒,就这样似乎无止境的循环而动,在萧秋风身上流动,而那种字符也逐渐的变多,像是一种心法,但是很可惜,这种字体,实在怪异,萧秋风无法识别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的流逝,没有饥饿,没有寒冷,对相拥而沉的两人来说,这一刻的时间,已经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当那种痛不再继续,当那星芒的光彩也逐渐的淡去,日与星都已经消失了,落入了云雾苍茫间,去休整再进行下一个轮回,当萧秋风清醒的时候,他正飘飘悬飞在半空中,眼前所看的不再是漆黑的沙土,所有景像,都已经恢复正常了。萧秋风慢慢的飘落,已经置身在六芒星阵中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知道,漆黑的星芒世界,走也走不到尽头的沙土,竟然只是六芒星阵上空那片小小的区域,七十六个护阵的星芒高手,此刻已经死亡怠尽,血已经把这六芒星阵地面上染满。

    只有警长,气虚微弱,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,竟然可以活着从星芒阵走出去,不仅如此,星芒阵像是遭遇到了宇宙黑洞的吸附,来自星芒的力量,竟然这短短的一天一夜间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他又回到了起点,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--”这种笑,不再是得意,而是疯狂,因为像是梦醒之后,他仍然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。

    面具慢慢的被揭下,警长嘴巴流淌的血,带着死亡的意味,萧秋风静静的看着他,没有攻击,连他怀里刚刚苏醒的梦清灵,心里有很多的问题,也没有开口,只是看着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庞叔,是你!”梦清灵看着邪恶面具下的脸庞,满脸的惊讶,那个在世人眼中,一向和蔼的男人,竟然就是集黑暗与丑陋与一身的黑夜警长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,黑夜警长,就是我庞昌明。”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却没有一丝的惊讶,黑夜是任何人,他都不会觉得惊讶,因为对一个即将死亡的人来说,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这句话是梦清灵有些无力的问出,因为这个男人,是她最为尊敬的长者,父母在世的时候,就已经是好朋友,却没有想到,在他的背后,隐藏着如此卑劣的面孔。

    眸里已经有些暗淡,但是此刻,光芒一动,怒火在狂烧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,所有的人都要问我为什么,我也要问我自己,为了一个女人,我所做的一切,是否值得,此刻,我要告诉你们,值得,为了小荷,我可以杀尽天下所有的人,龙神不该夺走她,不该,所以他该死---

    “我父亲是你杀的?”萧秋风很奇怪,看着这个露出真面目的警长,他发现自己已经有些可怜他,在京中的四大家族中,庞家是最低调的一个,也是最容易让人接受的,因为他们给人的感觉是与世无争,却没有想到,这样的人,才是真正的大奸大恶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做梦都想要他死,但是很可惜,我不是他的对手,他死,是因为他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事,可笑他竟然想拯救整个世界,可笑啊,可笑不自量啊,哈哈哈--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