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二十二章 深爱在死亡绝境中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梦清灵醒来的时候,空间没有一丝的改变,黑漆一片,如果不是身上有依靠的感觉,她也许会惊叫出来,但是这一觉,她像是放下了数年来的包袱,睡得很舒服,很是安逸。

    她一动,萧秋风就已经感觉到了,轻声的问道:“清灵,醒了,可以走走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的应了一声,梦清灵在萧秋风的搀扶下,慢慢的站了起来,手一直就没有放开,而且也不会再放开。

    伫立着,两两相对,虽然看不到,但是可以彼此感受着最真切的心灵触动,梦家的通心术,似乎灵力增强,在这一刻,她已经走入了萧秋风的心房,那封闭的心,终于打开了枷锁。

    她了解了他的责任与压力,她了解了他所有的经历,从死亡,到重生,从冷漠,到温情,这一步一步的人生,皆融入她的心,只有此时,她才算是真正看清楚了这个男人,而通心术,也在这种情况下,发挥到了致极。

    “秋风,对不起,打疼你了吧!”另一只玉手,已经轻轻的抚上了他的肩膀,温情的揉动着,嘴里却又细声的说道:“你本就该打,谁叫你骗我这么久来着?”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问道:“清灵,这件事等出去再说吧,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,就是想办法出去,你不要生气,出去了,你想怎么样都行。梦清灵笑道:“现在知道错了,好了,我已经知道了一切,不怪你了,但是从现在开始,你只准叫我梦梦,不然我就不理你,还有,不准放开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握着她的手,一向可以触动异样的陌生星芒气劲。这会儿也失效了,萧秋风在身体把龙变心诀运行了几次,也没有一丝的发现,在这最关键的时刻,星芒气劲,怎么会失灵了呢。真是让人很是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先前的牵手,只是牵手,只是为了不分散,而现在,这种牵手,却融合着心意的相许,对萧秋风来说或者没有两样,但是对梦清灵来说,却已经大不相同。萧秋风就是影子,影子就是萧秋风,多日来的苦闷挣扎。在这一刻,都得到了解脱。

    喜欢上影子,与喜欢上这个男人,不再相排斥,因为他们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真希望,这条路永远都不要走完,那样,我们就可以走一辈子。”有了这种变化,她的心境已经与刚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那就糟了。这条路走不完。我们早就已经饿死了。哪里还有一辈子?所以。不管如何。还是活着比较好一些。说不定我真地会去追你。”

    被握住地小手。重重地用力。似乎并不太乐意听到这种话。梦清灵说道:“不要胡说八道。我们一定可以走出去地。上次不也这样么。这是上天考验我们地方式。只要坚持。就可以度过难过。秋风。现在你不需要再追我了。反正我现在都已经住进霍家了。两个老人不是想咱们两家联姻地。只要我答应。这事就算成了。你可不要忘记。我是被你抱回去地。”

    “清灵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。叫梦梦。长点记性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梦梦。你是京中一梦。有幸福美好地人生。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影子。而折磨自己。我并不是你最好地选择。其实看着你这样。我心里并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。他也对丁美婷说过。人生地选择有很多种。他并不是唯一可以走地路。

    “尽说些没用的,就不会说些好听的,哄哄我啊,你以为我想啊,我为了你这个可恶的影子伤心挂念了这么多年,现在还如何选择,你倒好好的教教我才是,既然心里不好受,内疚,那以后就对我好点,就算有些委屈,还是能凑合着过地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也没有想到,遇到这个男人的时候,竟然也是她生命的另一个起点,很早之前,她就想着,找个最爱地男人,相守一生,这个世界,只有他们两个人,或者再加一个孩子,组成最幸福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但是现实与梦幻绝对是不一样的,这个男人身边已经是妻妾成群,在这种没有选择的情况下,她唯有委屈自己,因为此刻的她,已经爱得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小声的斗着嘴,两人的行程竟然在这种气氛中加快,或者那个说法是没有错,谈谈情,说说爱,时间的确就会过得快些,至少梦清灵好像已经忘记了疲惫与饥饿。

    一天,两天,三天,第三天一过,梦清灵是真的受不住了,虽然她地嘴边依然有笑声,还倔强的说没事,但现实却是她昏睡在地,没有力气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秋风,我真的不行了,你走吧,不管如何,你一定要找到出去的路,我死了,不会有人伤心,但是你不行,你的身上肩负着太多的责任,你有亲人,有爱人,还有即将出世的孩子,我不能再拖累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把她软绵的身体扶起,抱在怀中,说道:“梦梦,说什么傻事,你不是说还想嫁给我,还想帮我生个孩子,我很想你生个女孩子,那一定像你一样的,是天下最美最美地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才、才不呢,生孩子,当然要生个男孩子,老人都喜欢男孩子的,我爷爷虽然很是疼我,但也说过,女孩子是赔钱货,只有孙子才是家里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声音越说越小,梦清灵甚至已经到了没有力气说话的地步了,萧秋风两指凝聚刀气,在腕间划过,一抹热热的血液已经涌现,到了这一刻,他不得不又重试当年活命的办法,这个女人的体质还是如此的软弱,需要补允些水源了。

    这里全都是沙土,没有食物没有水,唯一有的,只有他身上地血了。

    “不不要”梦清灵地抗拒没有作用,因为萧秋风已经紧紧的制住了她地反抗,腕处的血水,已经流入了她的口中,甚至连说话的声音,也没有办法发出来,只听到寂静的气息中,血滴的声音。

    萧秋风放开的时候,也不知道梦清灵哪里来的力气,一下子挣扎的投入到他的怀里,大声的骂道:“可恶,又喂血给我,今生的债,我都已经还不清了,难道你想下辈子,让我再接着还你,还要当你其中一个女人,侍候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,爱上你一次,就已经够了,我下辈子做男人,让你做个女人,尝试一下女人为爱痴狂的痛苦,秋风,求你,让我安静的死去,能听到影子的声音,能把心中的这份爱释怀,梦梦已经够了,这一生不再有遗撼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感动,轻轻的捂着她的脸,虽然看不到,但是那脸上有泪,好不容易喂了一些血,却被她用泪流了出来,真是太浪费了。“既然上天让我们一起来面对这种困难,我当然不可以让你死,梦梦,只要有一丝的希望,我们就不要放弃,会找到出阵的方法,一定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”

    话都说不出来,也没有办法再说,因为梦清灵的最后一抹力气,却是为萧秋风送上了樱唇,黑暗中,也分不清接触的那一瞬间,究竟是谁主动一些。

    这一吻,粘着血腥的味道,但是沉醉其中的男女,却享受着爱的甜美。

    又一次两人都睡着了,或者是昏睡,梦清灵醒来的时候,手依然与这个男人相握,只要有他在,一切都还是有希望的,不是么?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与先前的几次不太一样,先前的时候,只要她醒了,有了动作,这个男人就会马上开口问候的,这一刻,却没有。

    “秋风,秋风”梦清灵有些紧张了,人立刻扑了过去,双手已经在萧秋风的身上摸索起来,摸到他的唇,唇干裂沟壕,没有一丝的水气,但他却用自己的血,换取她生命的延续。

    手腕也被划破了,梦清灵把手腕移到了萧秋风的唇间,让血慢慢的滴入,既然这个男人可以为她,用生命来交换,而她,为什么不可以,她爱他,不能让他死去的。

    也许是神情微迷,再加上血液的缺失,梦清灵竟然没有发现,在她的眼前,出现了一抹淡淡的柔光,虽然很弱,但在这种黑暗如墨的世界里,这抹柔光,却如一盏明灯,给人带来了希望。

    眼闭着,头在不堪的摇动,那是一种最后毅力的支撑,但是如果有光,一定可以看到,梦清灵的脸上,有着最动人的微笑,那是对爱付出的幸福。

    “秋风,我感受到你的心,因为我的体内流着你的血,你感受到我的心了么,感受到我爱你的深情了么?你应该感受到了,因为我已经把这种爱,融入血液中,流入你的心田“

    这就是梦清灵,最后的一抹知觉,身体软软的倒下,而手臂的血,还在浅浅的流动着。

    世上的很多事,本来就十分的玄妙,上天不亡有情人,在最绝望,最无助的时候,这对频临死亡的男女,会不会迎来希望的生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