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二十一章 王八蛋,你就是影子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梦清灵站了起来,也许是瞪了萧秋风一眼,这里漆黑一片,反正也看不到,说道:“秋风,不要开玩笑了,就算是我愿意,你也得想想你的女人,她们一定很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的在这里度过,梦清灵或者无所谓,因为这是另一个世界,她可以把以前的所有都忘记,说不定可以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说道:“好吧,咱们来想点办法,来,我牵着你的手,不要走失了,这里可是一片漆黑,要是分开了,可就找不到了,咱们走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当初在星芒阵中,两人也走了不少时候,但是除了黑暗,与地下满是黄沙的感受,这里似乎什么也没有,希望这一次,会有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就算是世上最厉害的武功,也总有破绽,所以说,世上也不会有破不了的阵法,星芒阵也不例外,只是看能不能找到了。

    而且需要加快时间,不然一切断绝,就算没有人杀他们,也会被困活活的渴死,饿死。

    听了萧秋风的话,梦清灵果然不敢放纵,紧紧的握住萧秋风的手,似乎有也有着这种担心,女人再勇敢,不畏生死,但是见到老鼠与蟑螂,也会失声惊叫的,其实想起来,这些东西,并不比死亡可怕,这就是女人的奇怪之处了。

    不需要用手去触摸,地下还是黄沙,有风。有空气,但是很可惜,一个小时之后,两人走得都有些累了,却什么东西也没有触摸到,连地势都很平坦,似乎这是一个永远也走不到边缘的地域。

    星芒阵,还是亦如以前地神秘,萧秋风甚至有一种感觉,这一次的星芒阵。比起五年前,更深邃悠远,更广漠无边了。相信是警长力量增强的缘故,他不会再有上次那般的幸运。星芒阵会自动的散去。

    路漫漫没有尽头,当两人越走越慢,萧秋风已经听到了梦清灵肚子里饥饿的咕叫声,就知道,一整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,虽然这里没有白天黑夜,但是大概也算是差不多了。他们几乎走了差不多上百里,这里还是如旧,没有一丝的改变。

    “秋风,对不起,我成累赘了。”梦清灵此刻已经双腿如灌了铅一般的沉重。再也走不动了,以她一个娇弱的女人,可以步行如此之远,其实已经很有耐力了,此刻终于不支,腿跟一软,就已经跌倒在了萧秋风地身上。

    萧秋风急忙把她抱了起来,急切的问道:“清灵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双手已经在她的身上触摸起来,这里黑暗地感觉与现实中完全不一样。照理说萧秋风功高通玄。夜视玄功,可以看到任何黑暗的物体。但是在这里,所有地作用都似乎消失了,虽然一身功力还在,但是却派不上任何的用场。

    梦清灵虽然羞涩,却无力抗拒,说道:“我没事,没事,只是累了,我想歇一歇。”但是那双手,却已经从她的头到胸口,然后往下,来到了她的双腿上,那疼痛的地方,已经被萧秋风捂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清灵,你的腿都肿了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捂着这个女人的腿,软嫩地肌肤已经变得生硬起来,看样子疼痛早就已经不堪承受了,而她坚持着走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梦清灵轻声的说道:“秋风,我真的不想成为你的累赘,你还是走吧,不要管我,等你找到了出路,如果我还没有死,就回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手透着一股轻柔之力,慢慢的渗入到她地腿上,抚平那酸痛的感觉,萧秋风笑道:“好了,不要胡思乱想,能不能出去,现在还不知道呢,咱们在一起,就算是死了,也算是同命鸳鸯,在黄泉路上有个伴嘛!”

    “-------同命鸳鸯,黄拉路上作伴------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好熟悉,曾经有个人也曾这样的戏语过,对了,那个男人当日被困的时候,也如此的逗过她。

    “你有那么多女人,还想让我与你作伴,是不是贪心了一些。”梦清灵轻轻的笑问,这句话,也是她当初那样问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,相信她们不会怪我的。”萧秋风笑了笑,说道:“要不要咱们现在谈谈恋爱吧,听人说,恋家中的男女,都可以忘记时间地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一听,顿时就抓住了萧秋风地手,急切的问道:“你、你究竟谁,秋风,不,你不是秋风,你是影子,影子---

    萧秋风一愣,这个女人怎么了,怎么会突然想到了影子,重生以后,萧秋风已经不再是当年地自己,就算是偶而回想起来,他都有些怪怪的,影子与萧秋风,根本就已经成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清灵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梦清灵已经有了一种哭声,心伤的问道:“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影子,为什么,为什么我会有如此熟悉的感觉,为什么你们说的话,都是一模一样,为什么------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已经伸手在萧秋风的手上捂摸起来。

    她唯一知道的是那个男人的手腕上,有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,因为当日,那就是割脉喂她鲜血的证据,一道,二道,三道,道道分明,自从力量达到无锋之境,萧秋风融合了本体之后,腕间就出现了昔日的伤痕,这也让他很是费解的现象。

    “是,是,一定是的,你就是影子,你这个王八蛋,为什么要骗我?”这一刻,梦清灵才想起来,美婷就说过,这个男人以前也有个称号叫影子,她还没有怎么在意,现在看来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世事重演,重沦黑暗,她根本就不会用心去感受,这个男人,就是当年的影子,而她就要痛苦的苟活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清灵,不要说话了,保持体力,多休息一会儿。”看着这个女人的激动,萧秋风都不知道说些什么,此刻说这些,有用么?幸运不是每一次都会光顾他们的,能活着出去再说吧!

    “不,我要弄明白,就算是立刻死,我也要知道真象,你就是影子对不对?你为什么要瞒着我,为什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的劝解并没有太多的作用,相反,梦清灵似乎有些失去理智了,冲着他厉声的喝了起来,为了那个男人,她付了真心,付出了痛苦的等候,付出了一生的决定,但是,原来他根本就没有死。

    萧秋风悠悠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好吧,我承认,我就是影子,但是你看我现在的样子,还是影子么,清灵,我没有骗你,你想想,如果我说我是影子,谁又会相信,而且这关系着许多的秘密,本就是不可以让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哭了,哭得很是凄惨,问道:“那我呢,为什么不告诉我,影子,你知道的,我说过了,只要你追我,我就嫁给你,我等你,一直在等你,为什么你一走,就不再回来,为什么就从来没有来找过我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种无奈的笑道:“清灵,你是京中一梦,多少人盼望着你的柔情,好像有我无我,对你的人生并不会有太多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-----”双手已经很用劲,很用劲有拍打在萧秋风的肩上,口中已经有些疯狂的叫道:“没有影响,没有影响,你看我,你看我现在的样子,为了你,我死了一次又一次,活了一次又一次,死去活来,为什么,为什么,你这王八蛋,混蛋,你难道真的就不明白,我喜欢你,我爱你,我爱你啊------”

    所有的怨恨,皆因为爱得太深,这份激动的疯狂,尽情的发泄着梦清灵积压了多年的苦闷,她痛嚎的哭声中,绝不仅仅是伤,更有着说不出,道不尽的欣然,也许其中的滋味,只有她一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追我,我就嫁给你。”这样的话,一个女人说出来,当然是因为她已经认定,但是萧秋风却当成了一个玩笑,对情爱,那一刻的他,本就是痴呆儿,更何况,他深爱着舞,如果不是重生,变成了一个纨绔公子哥,也许今生,他只会娶舞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且当时,以影子的身份,追求梦清灵,那只是徒增笑料罢了,那一刻的影子,很有觉悟,没有必要强求得不到的,虽然京中一梦,是每个男人梦中的仙子,渴望拥有,但是他有了舞,就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梦清灵与赵若辰不一样,赵若辰说给他一个机会,是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,萧秋风当然相信,她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拍打,叫骂,尽情的渲泄着,萧秋风没有再说话,只是静静的任凭着梦清灵的责罚,实在也没有想到,这个让人昂望的京中一梦,感情的流露,会是如此的滔然,一瞬间的涌至,简直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哭声小了,拍打声也消失了,梦清灵把所的精力发泄后,已经软软的倒在了萧秋风的怀里,然后靠在他的耳边吐出了一句柔语:“抱我,我困了,想好好的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睡了,真的睡了,呼吸均匀的传来,萧秋风双臂张开,搂住这个软绵清香的身体,不敢再发出一丝的声响,让这黑色,让这清风,陪随着她进入美丽的梦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