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九十七章 母亲的短暂清醒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对舞三女来说,都是过来人,经历情爱的变故挫折,今天终于可以拥有,所以,她们能懂这个看起来,还有几分青涩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赵若辰为了这个男人,在京城孤身守候两载,那她,为了一个有妇之夫,反抗家庭,这的确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,至少三人相信,她对萧秋风的爱,是发自内心,或者有些迷朦,但这并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有一天,她也会长大,真正的成熟。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不愿意,这件事非同小可,他不想让丁美婷涉入其中,以她目前身份,知道了并不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任何人都需要机会,我想美婷也需要,美婷,你说是么?”面对着萧秋风的犹豫,赵若辰轻轻的笑言。

    “嗯,萧大哥,你放心,各位姐姐能做到的,我也一定能做到。”她殷切的盼望着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迟疑,但终是没有拒绝,一行五人,离开了京中,向着野外进发,车子,当然是萧秋风掌舵。

    三女没有开口,静静的,丁美婷也有些奇怪,不是说出来玩么,几位姐姐表情如此沉重,不太像啊!

    停车,爬山,然后到达了那座深山中的小庙,萧秋风除了照顾四女,还需要小心不要被人跟踪,倒不是害怕,只是不想母亲被人打扰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丁美婷再也抑不住了,问道:“萧大哥,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舞握住她的手。轻轻一笑,说道:“等下进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”丛林里传来了豪爽的笑声,一抹素白道装的老人已经出现了,正是老道士,看他手中拿着几味草药,喜意布满脸庞,想来心情一定不错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来了,我正准备找你呢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三天前,你母亲醒过一次,还问起你呢?”

    这果然是一个好消息。萧秋风急切地说道:“前辈为什么不通知我?”

    老道士苦笑了一下,说道:“你以为我不想啊。但你母亲也只是醒了几分钟,通知了你见不着,不过知道有你这个儿子,我相信,她的情况。会有所改善的,怎么样。星芒诀有什么线索了没有?”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而一旁的舞已经开口说道:“老人家,星芒诀从未所见,也未曾听说,我们已经全力去查找了,但是除了知道与星芒阵有关系以外,什么也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老人这才回头,很是仔细的打量着四个女人,而看露丝是看得比较久点,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小子。这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赵若辰上前一步。很是恭敬的回道:“我们都是秋风的女朋友,今天特意的过来探看一下他母亲。打扰老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一指露丝,问道:“她也是?”老道士已经多年未出世了,对蓝眼金发的洋人,很是有些奇怪,所以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喂,老头,怎么了,我就不能是他女朋友啊,你什么眼神?”露丝被异状地眼神看得不太舒服,此刻这老头还问这种很明显带着歧视的问题,她当然不爽,所以开口,也没有半分尊敬。

    老道士尴尬的摇了摇头,他也没有想到,这个洋妞,竟然如此精通中国话,说道:“小丫头,不要误会,我只是想说,我老头子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漂亮地外国人,原来外国也有美女的。

    这个老道士与顽童一般,萧秋风也没有与他纠缠这些,立刻拉了露丝一把,说道:“老前辈,我们先去看看母亲,再谈其他地吧!”

    丁美婷满肚子都是疑问,萧大哥的母亲?萧大哥的家不是在东南,他的母亲怎么跑到这深山野林里来了,真是怪事。

    但是当她走入地下室之后,看到那张寒冰床上静谧昏睡的女人,她也吃了一惊,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萧大哥地母亲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生我的亲生母亲,你们看,很漂亮吧!”语气里有了伤意,淡淡地玩笑里,有着驱不尽的愁绪,救不醒母亲,他的心就永远也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舞已经轻步的走了过去,不顾寒冰的刺激,已经握住了妇人的手,细细的打量之后,已经回头笑道:“秋风,真的很漂亮,不知道我叫她妈妈,她会不会愿意?”

    老道士已经开口:“她一定愿意的,上次醒来的时候,也说过想见见自己地儿媳妇,如果你们有这个心意,叫声妈,又有何不可。”

    舞点了点头,已经叫了:“妈,我是舞,我们大家一起来看你了,你能听见我地话么,你知道秋风很担心你,他多少希望你能醒来,看看他------”

    一个,两个,三个,到了丁美婷,还好,她没好意思叫妈,只是叫了一声伯母,让身后的老道士知道,真地女朋友,估计只有这个小的,其她的,都已经是老婆了。

    心里不由的有些叹气,难怪这小子没有兴趣娶自己的孙女了,原来早就已经置身花丛,鲜花簇拥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当众女都有些畏寒不抑的时候,就离开了地下室,妇人还在昏睡,一动不动,他们期盼的奇迹,并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只要她有活下去的动力,身体的机能就自然产生抗体,清醒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多,你们总有机会相见的。”看着众人脸上的失落,老道士已经劝慰道,如果他是寒冰床的妇人,知道儿子活着,还有媳妇一起来探看,他就算再迷昏,也要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像是安慰众女一样的笑了笑,说道:“是啊,前辈说的是,我相信,母亲一定会醒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不要伤怀了,刚才你们说星芒阵是怎么一回事?把详细的个中内情说给我听听,感觉与星芒诀是有些关联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舞心中大喜,立刻把星芒阵的情况一一的讲叙出来,希望这个老人,能给更多的信息,这样侦察起来,也会更方便了。

    老道士听完后,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星芒诀的确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功能,你们说的星芒阵,也许是其中一种,小子,知道的我上次已经说过了,具体的功法,需要靠你自己去领悟了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功法,所以能提供的信息也实在太少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们说星芒诀出现在京城,那说明使用者也在京城,只要找到这个人,一切都自然明晓,我老头子也很是好奇,这种传说中的星芒诀,世上还真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立刻说道:“放心吧,前辈,这件事,我会尽力的追查,一定查到星芒诀,让我母亲健康起来。”

    一种很轻柔的铃声,很突然的响了起来,老道士脸色一惊,立刻站了起来,欣喜的说道:“快,快,你母亲醒了,快下去看看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的动作最快,几乎在众女才回过神来的时候,他的身影已经不见了,比风更快。

    寒冰床上,妇人已经坐了起来,看到那老道士,竟然开口说话了:“梦伯,我听到有人呼唤我,把我吵醒了,这一次,我又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老道士喜不自禁,身体都高兴得跳了起来,说道:“小荷,三天,你这一次竟然只睡了三天,我就知道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,也不枉费我神医之名了,看霍老头以后还敢轻视我。”

    在随老道士身后进来的,却正是萧秋风几人,看着妇人清醒的模样,一个个惊喜交加,泪水都已经染湿了眼眶,她们都知道,这个妇人,对心爱的男人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荷,你看,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小子,小风,是你与迈飞的儿子,怎么样,我没有骗你吧,是不是长大了,一表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还有这几个,都是你的媳妇,嘿嘿,你有福气了,媳妇这么多,幸福啊!”

    老道士真是比萧秋风还兴奋,一个劲的说得没完,还是妇人急切的打断了他的话,紧紧的盯着萧秋风,叫道:“小风,你就是小风,快,快过来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个箭步,已经冲过了去,在床边已经跪了下来,一脸的激动,这就是母亲,在他的脑海里,幻想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是我,是我,妈-------”话挤在喉间,哽咽一般,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妇人很是仔细的看了看萧秋风,脸上的表情有些怪怪的,然后看了老道士一眼,问道:“梦伯,是不是弄错了,这、这怎么与迈飞长得不一样呢?是不是太帅了一些?”

    萧秋风真是有些哭笑不得,他也没有想到,母亲聪明得很,竟然在这个时候,都有这种心思,一旁的几女也是目瞪口呆,这倒好,本想感受一场激动的母子相认,却没有想到,变成这般的情境。

    赵若辰好像想到了什么,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,在钱包里,珍藏着一张绝对特别的照片,那是属于影子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对,对,这个像,长得冷冷的,铁板样,不苟言笑,真是像我的儿子。”唉,这长变帅了,倒成了麻烦事,此刻的萧秋风,真是恨死了灵魂易体,干嘛这倒霉的事,偏偏是发生在他的身上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