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九十四章 等待最后的归宿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无形的气劲,强强相撞,黄道生与萧秋风虽然只是意念驱动,但是力量,却已经产生了巨大的爆炸力,不仅把几个最前面的看众荡昏过去,连李强兵他们四人,也被震散,可见这力量如何的强大。

    但是一招过后,萧秋风凝神备注的时候,黄道生却已经散去了一身的恐怖力量,扫了众人一眼,冷冷的喝道:“不要再打下去,既然人家本就是情侣,我们又何必棒打鸳鸯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竟然连看也没有看萧秋风一眼,就已经率先的离开,黄家三子,也不敢再留,皆狠狠的瞪了萧秋风一眼,哼声离去,这一次,黄家很分明的大失颜面,但没有人知道,为何黄道生这个京城半边王,竟然会对这个萧家的男人,一忍再忍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期望中的好戏,会如此的落幕,心里对这个半边王很是有些鄙视,这简直就是破坏他们的雅兴,不过就算是心里如此想,他们也不敢说出来,因为光凭刚才这几下,他们也知道,半边王再不济,想杀自己,却也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战意逝去,这里又恢复了宁静,四处狼籍的破败,叙说着刚才发生巨变,只有美丽的新娘,却如刚才一样,惹着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牧师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,不停的用手做着祷告的手势,口中也是害怕的喃着阿门,看样子刚才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各位,婚礼还继续么?”见新娘还在,他很是尽职的问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着摇头:“不用了,我们中国人,不相信你们的上帝,幸福靠自己把握。珍惜拥有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两年之后的重逢,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都没有想到,但是看到萧秋风拒绝牧师的提议,一旁的赵若辰心里很是有些不太舒服,如果不爱她,又何必出现,就让她嫁入黄家好了。这样岂不是眼不见为净么?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这个男人竟然还没有想过娶她,她已经不能再等。因为她年纪已经不小了,再美丽的容貌。也会流逝地。

    手已经被握住,不知道什么时候,萧秋风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,脸上浮现着一种很温和的笑意,一别两年之后。这个女人看样子已经出落得更是成熟漂亮了,至少比当年在东南任局长的时候。更娇美可人。

    而且此刻脸上的娇嗔模样,却有种少女不爽的生气,唯一差的,就是嗲声的撒娇了。

    等了两年,此刻也到了给承诺地时候了,的确,在萧秋风的心里,对这个女人有着深深地愧疚,女人都需要有人呵护,但是这两年。他在她的生命中缺失。而她却一直默默地守候着,这份真情。值得任何男人珍惜。

    “虽然没有时间追求你,但是我们可以先结婚,再慢慢的培养感情,我相信,你会是一个好女人,若辰,这是我送给你的。”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戒指,已经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,根本没有给她一丝挣脱地机会。

    手捂了捂那枚戒指,赵若辰有一瞬间的激动,但是抬起头来地时候,却已经冷色布满脸庞,问道: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我会举行一个超大的婚礼,让世界上每个人都知道,你是我的新娘。”萧秋风很真情的表白,此刻,全只为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赵若辰并不是一个特别容易被感动的女人,但是对感情,她却是初涉其中,对甜言蜜语,根本就没有抗拒力,听到萧秋风的话,她又有了憧憬,轻轻含羞的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虽然婚礼要晚一些,但是有件事,我们可以先做的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没有回过神来,很是正经的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萧秋风凑了过去,在她灵玉的耳边轻语:“我们可以先入洞房。”

    “色狼-----”高台之上,赵若辰已经无所顾忌地骂了起来,上演一出只有他们可以感受快乐地戏码,但是在台下,却还是有很多人,在为他们祝福。

    赵若辰没有遗撼,虽然婚礼被破坏,但是接她回家的仍是彩车,她这一刻,还是真正地新娘子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刻,他们才可以放下所有的包袱,真情相拥。

    “秋风,我想你。”这句话,虽然只是三个字,却是这两年她生活的写照,除了工作,她所有的时间,都是在默默的思念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,还没有说话,赵若辰已经很仔细的审视着他,然后又开口了:“可是现在,我爱你,因为我很早就已经爱上你了,秋风,你知道我什么时候爱上你的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,然后一脸色狼的样子,说道:“当然知道,你喜欢我,是因为我打了你的屁股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舞早就把这一切告诉他了,所以他才会相信,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嫁给别人,老天早就已经安排好了,她想逃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赵若辰脸色羞红,把头挤在了他的怀里,娇声的叫道:“你就是坏人,很坏很坏,你可知道为了你,我受了多少苦,我变成了母老虎,也是因为你,从今天起,这所有的失去,我都要让你彻底的补偿给我,加倍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一个吻,轻轻的落下,娇嗔的话,都已经无声的停止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,会疼爱你,照顾你一生一世,若辰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她还能不相信,什么话也没有说,只是玉臂反伸,挽住了这个男人的脖子,把红唇紧紧的贴在他的嘴角,用这种火热的甜蜜,来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而在这辆车的后面,跟着司马洛与赵若明他们,看着萧秋风两人的亲密,司马洛对着赵若明调笑道:“若明,一直听说你姐冷若冰霜,对任何男人都不屑一顾,今天看来,有些不太像啊,早知道,我就追你姐姐,让你叫我姐夫了。”

    赵若明心里当然知道,姐姐的确是冷艳,她所有女人的风情,只为萧家这一个男人而幻发,闻言笑道:“行啊,只要你有本事就成,我姐这不是还没有结婚么,你有本事,去翘秋风的墙角,我都佩服你,就怕你不敢。”

    想想无所谓,司马洛才不敢做这种人神共愤的事,尴尬的笑道:“说说而已,说说而已,你姐这等的大美女,除了萧丫子,哪个能配得上,我这是嫉妒,我这是嫉妒。”

    赵若明很是鄙视的看了他一眼,哼了一声,眼神里分明有着早就知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敢抢东南萧家男人的女人,那只能说自杀还要快点。

    除了今天全程跟踪的露丝,两个小丫头都不知道,这是为什么,才在这里住了几天,就多了一个西方的露丝大美女,而现在,也不过出去一趟,又带回来了个赵若辰,而且最让众女生气的,是这个女人竟然是穿着婚纱,坐着彩车进来的。

    连姐姐都还没有办过喜宴呢,这个女人怎么能走在前头,柳嫣虹已经准备找萧秋风理论了,虽然是她姐夫,但是如果他敢欺负她姐姐,她才不会客气呢?

    但是很可惜,两人一回来,就已经进洞房了,柳嫣虹连询问的机会也没有,最后还是露丝,与赵若明几个,把今天所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的说给他们听。

    “哇,赵姐用情真的很深呢,竟然这么痴心,一个人孤身地呆在京城,等了萧大哥两年,如果我是萧大哥,也会去抢新娘的。”也许是动了情的女人,心总是变得特别的软,丁美婷的话,好像有几分幼稚。

    柳嫣虹却骂道:“喂,姓丁的,你有没有搞错,现在人家可是抢你的男人,你还感动,脑有病了。”

    露丝笑道:“他一个大男人,并不是谁叫抢就可以抢走的,如果嫣虹喜欢,也可以参加竞争,我是一点也不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丁美婷也附喝道:“只要能陪在萧大哥的身边,我也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好像在意的人,只有她一个人,柳嫣虹实在对这两个女人无语,明明不关她的事,为何每一次扯到那个男人,就会让她心伤不已,就算是他找了上百千万个女人,该伤心也轮不到她吧!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爱情白痴,智力只有三岁,不与你们聊了,我去睡觉,等那坏人起来,我要好好的拷问他,哼,这一次,绝对不能放过他。”真是太过分了,趁着几位姐姐不在,这里这乱找女人,找了一个性感的西方宝贝不够,竟然又找了一个赵若辰,这个名字,她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柳嫣虹走了,司马洛已经心怀不轨的开口,他这人总有种德性,喜欢点鬼烟,煽鬼火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与你们打赌,经过本情圣这些日子的观察,我们美丽的柳嫣虹小姐,一定是爱上她的这个姐夫,嘿嘿-----秋风那丫子,很快就可以让她们姐妹同床,一箭双雕了。”

    露丝瞪了他一眼,自从知道这个性感的西方优物是风铃之后,司马洛在她的面前,就矮了一截子,没有办法,他也知道,宁得罪君子,莫得罪小人,而宁得罪小人,莫得罪女人,何况是这种杀人不偿命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