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九十三章 新娘是我的女人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但是当赵若辰回头看自己父亲的时候,,她就已经感受到不太对劲,这场婚礼绝对有问题,因为赵光平此刻根本不敢与女儿面对,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,他也只是一颗受摆布的棋子,受别人左右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们所有的亲朋好友,一同来见证这一对爱人”就在这个时候,那该死的牧师已经出现在台上,棒着圣经,开始了一惯朗声的宣读。

    看着所有黄家人出现的闹剧,这场婚礼,根本就是很可笑的,这几天来,她就如一个做梦的傻子,竟然连嫁的人都没有弄清楚,但要她嫁入黄家,那是妄想。

    一下子放开了父亲的手,她已经自已掀起了脸部的面纱,这不是她想要的,她要抗拒。

    脚步声已经响起,七八个人,已经从教堂的大门走了进来,看到他,丁本军与赵光平都松了口气,他们就怕这个男人不来,既然来了,这一切,就都看他如何处理了,这一次的婚礼,本就是给他下的套,给一个烂摊子让他收拾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们是不是来得晚了一些,好像错过时辰了”司马洛的声时很清脆,很多人都可以听得到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司马家的少爷,真是给面子,难得赏光,没有错过,没有错过,婚礼马上举行。”黄道生轻声的开口,脸上泛着红光,儿子的婚礼也是示威的一种方式,不参加的人,就是不给黄家面子,看着越来越多的人,他当然心里欣慰,就算是发生了商厦的事,黄家的威望,依然是威然存在。

    司马洛真的点头,然后坐了下来。身后跟着的是赵若明,他恨意的瞪着台上地赵光平,真是想立刻冲上台去,看他是不是疯了,这种事也可以做得出来,难道真的想与萧家绝裂。自寻死路么?

    “我姐姐结婚,没有理由不通知我的,我也只是来观礼的。”

    赵若明也坐了下来,与司马洛坐在了一起,他们已经选择好了观赏的位置,现在就等着好戏开演了,当这种观众,真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两人身后,就是萧秋风。而这一刻,所有的人都已经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东南萧家地男人?他也来参加婚礼??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好。不会是来捣乱地吧!”

    “他敢。这是黄家地大喜之日。敢来捣乱。黄爷会饶了他么?”

    种种地猜测。已经在让教堂里闹轰轰地。却就很少有人想得到。他来这里。却只是为了那个美丽地新娘。

    赵若辰突然之间。却安静下来。因为她真地很想看看。如此境况下。这个男人会有如何地反应。面纱轻轻地放下。她伫立在那里。有种置身事外地感觉。既然想娶她赵若辰。就要有些本事。把她抢回去了。

    黄道生地眸光微微地溢动。片刻沉凝之后。很是豪爽地笑了起来:“原来是东南萧少光临观礼。真是荣幸荣幸。萧少如此客气。等下真得多喝几杯喜酒了。”

    黄道生这般的装作,但是在他身后的两个儿子,却已经全神的警戒,这个男人,应该不会这么好心,会来参加小弟的婚礼。一定有所图谋。

    萧秋风慢慢的走近。脸上平静的神态,流露出一种淡淡的笑意。对着黄道生说道:“黄先生误会了,本少今天来,只因为今天是我的婚礼,可惜,有人抢了我地新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”这黑熊果然修养差了一些,一见萧秋风把眼睛看向了赵若辰,他就已怒不可竭,忘记了下面有无数的人观礼呢?

    萧秋风却没有理会,很自然的上了台上,他的目标只是这个女人,对其他的人,其他的事,都没有兴趣,今天是他喜日子,就算是有狗在身边吠,他也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不要乱来!”赵光平演戏演得很到位,拦在了萧秋风的面前,似乎很是担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客气,对着他冷冷的笑了笑,就已经开口了:“若明,上来把你地老头子领走,不然我就踢他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来,来了”赵若明真的冲了上来,一把把赵光平拉住,说道:“爸,这事咱管不了,不要管了,一旁看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赵光平有些不太愿意的,还是被拉了下去,台上所有的人都观注着,至少比刚才观礼更要紧张兴奋,年年看大戏,但是他们相信,没有哪台戏,比此刻这场戏更精彩,黄家的媳妇还没有娶进门呢,就有人敢来抢,果然不愧是东南萧少,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“爸,他们”

    黄道生轻轻的走前了几步,到了萧秋风的面前,轻声的笑道:“萧少,你这个玩笑开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黄家主,很抱歉,我真的不想让你失望,但是赵家若辰已经与我私定终生,只是他家地那个老头子一直反对,所以,她是我地女人,不能嫁给你们黄家,请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,萧秋风,你莫非真的以为我们黄家不敢动你?商厦地事,我父亲宽宏大量,不给你计较,今天我们黄家大喜之日,你又在此胡搅蛮缠,看来当真是要给你一些教训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听闻黄家二子身手不凡,如果你愿意切蹉一下,我乐意奉陪。”本来就是闹事的,策划这一切的人这就是这么希望的么,他又如何能让他们失望呢?萧秋风说话的时候,已经伸手,把赵若辰搂了起来,不仅搂,而且俯身在她的腮旁重重的吻了一口,这可算是戏弄新娘了,而新娘发出的冷哼,好像不太愿意。

    全场都有些呆然,他们先前还想着,这个东南萧家男人,只是没事找事过来惹麻烦的,却没有想到,他真的敢动手轻薄新娘,难道那个赵家的女儿,真的与他有不清不楚的关系?

    “可恶!”但是这最先出手的,却不是老二,而是老三黄家明,看着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,被别的男人搂入怀中轻薄,这口气,实在让他无处发泄,就算是黄道生再示意克制,他也没有听从。

    他也是男人,虽然长得实在丑了一些,但脾气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给他机会,没有给他靠近的机会,一脚已经踢了出去,但是接这一脚的人,却并不是黄家明,而是黄家的老二,被誉为北方战将的黄家星。

    冷眸荡着火,火已熊熊燃烧,黄家自从在京城安身立命,就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污辱,他已经无可忍耐,这一刻,连黄道生也没有再说什么,似乎除了使用武力,再说什么,也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“萧少,既然你如此的豪气,为美人不要江山,那后果你自己可要承受了。”

    这或者就是战的宣言吧!

    事情果然闹大了,不是么?

    “若辰,过来,过来我这边,这个男人,今天一定要死。”对赵若辰,黑熊的确是第一次动了真心,但是动真心的往往会被伤害得最深,此刻的他就是,因为赵若辰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真正爱的人是他,黄三少,我无心伤害你。”不管这个人人品如何,但是那眼神里的多情,却是真的,只是可惜,她身心皆已经属于这个男人,这一生也只会爱这个男人,根本不会再给任何男人机会。

    女人真爱,一生都只有一次,她也是。

    黄家星已经气劲狂动,北方第一战将的实力,的确非同一般,身形一动之间,前几排的人吓得拼命后退,几张长长的椅子,已经被掀起,跌落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这是长久训练修成的硬功夫,没有一丝的虚假,一出手,萧秋风就知道,这个男人真的下过苦功,这种霸道的拳劲,没有坚定的毅志,绝对练不到这种境界。

    “萧少,这个人让给我吧!”李强兵绝对是神兵之王,他的功夫与这个黄家老二一样,都是硬功夫。

    气劲滔涌,观礼那些想看热闹的人,又匆忙后退,空间变得更大,黄家的卫士,已经把这里团团的包围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铁柱也接下了黄家的老大黄家雷,四条身影,在这里战在一起,拳势如巨浪滔天,绝对都是实打实的硬功夫。

    “黄家主,你就不准备练练手么?”萧秋风轻轻的笑道,思感早就已经把这个老人紧紧的盯住,“秋风愿意陪你切蹉一下。”

    黄道生动了,在成为半边王以后,这还是他第一次,在人前出手,只是很奇怪,他出手的对象,并不是萧秋风,而是李强兵。

    动作很快,超出萧秋风的预料,他一直都知道,这个黄家的老人武功非同小可,但是高到如何的程度,一直没有机会试验,但是此刻一出手,萧秋风就有种压力,这个世上,能给他这种压力的人并不太多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老人身上,似乎带着黑暗的魔气,身形一动的顷刻间,几乎没有人能看清他的影子,那种黑色的气劲,飘然而凝聚,如一团雾,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也动了。

    庞大的力量,让整座教堂都有些摇摇欲坠,这也是萧秋风来京,遇到的最强,最具有杀戮气息的高手,比龙将更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