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九十二章 婚礼进行时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赵若辰站在落地镜前试着婚纱,心里有种羞喜交加的情绪,她实在没有想到,幸福来得如此之快,前几天才从舞姐那里知道了真象,今天,她就要成为新婚,做他的妻子,以后的日子里,相依相伴,白头偕老。

    每一个新婚的女人,都会有这种喜悦的激动,赵若辰当然也不例外,不管昔日她如何的凶悍泼辣,出嫁的那一刻,她是温柔的,柔情似水。

    当老爸出现,告诉她,要为她举行婚礼时,她很惊讶,最后连老首长也出动了,说是那个男人愧欠她太多,想给她一个惊喜,把她堂堂正正的迎进门,从今以后,她就是萧家人。

    她什么也不用准备,因为所有的事,都有人处理了,几十套最时尚的婚纱,各种装扮的手饰,连陪伴的佣人,也准备得妥妥当当,她算得上是最安逸的新娘了,只为人生最神圣的那一刻而憧憬。

    能成为他的新娘,这一生,她已经无撼,当然不会拒绝,本来想着先见见他,看看他这些年过得好不好,有没有想她,还有,她很想知道,他是真的愿意娶她么?

    但是听说有种风俗,结婚的男女,三天不准见面,她只有无奈的枯等,不管如何,只有结了婚,她就会好好的爱他,把人生未来的日子,交给他,做一个最好的妻子,绝对不会让他失望。结婚,的确也需要下很大的决心。

    对女人来说,婚姻就是一

    而在另外的房间里,赵光平走来走去,决定做这件事,他也很无奈,老首长的命令。只是演一出戏,他不能不去做,只是看着女儿一脸幸福的憧憬,他有些担心,如果萧家男人生气,真的无动于衷。那后果就没有办法收拾了。

    丁本军一脸微笑地走了进来,所有的事,都按照他的计划。有序的展开,现在他就期待着教堂里的那场好戏。唉,光是想想,就已是有些迫不急待了。

    “老首长,这样、这样真的行么?”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已经是无法挽回了。但是连他想与秋风解释一下,也没有被批准。说出来,这事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丁本军拍了拍他地肩膀,安慰的说道:“老赵,你这么大年纪的人了,怎么做件事如此地不干脆,我向你保证,萧家那小子绝对会插手,反正你女儿嫁的人,只会是他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去看看女儿。过了今天,她就是别人家地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我家的宝贝孙女,估计很快也成别人家的了。”说到了最后,老人叹了口气,这孩子长大了,迟早也是要嫁人的,他也拦不住,丁爱国已经把当日在宅院里的事向他说过了,他还能如何,由着她呗!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来到了赵若辰地房间,四周围着的人纷纷让路,看着娇若桃花,一脸羞喜地女儿,赵光平也是感叹不已,或者感情也是一样,只有等到失去的时候,才知道珍惜,这一刻,他有些伤痛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若辰,今天,你就是离开赵家,成为别家的人,爸,真是舍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脸上分明有着幸福的愉悦,赵若辰轻轻的转头过来,有些含羞的说道:“爸,你不要这样说,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,就算嫁人了,我还是赵家的女儿,这不会有什么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不仅不会改变,相反,赵家更多了一个女婿,这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“若辰,我老头子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地,就祝福你幸福吧,如果那小子敢对你不好,我一定好好地教训他,你不要怕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心里甜甜的点头,应道:“谢谢首长。”

    能得到家人地祝福,她已经不再遗撼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得到了消息,这个消息还是夜鹰无意中得到的,那就是赵光平父女俩的下落,不过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他倒是很放心了。

    赵若明已经急切的说道:“老大,你不去看看,不管出了什么事,我们总要知道原因吧,我姐不可能答应这门亲事的,这一点,我坚信。”

    既然连丁本军这个老头也在场,那说明,这所有的把戏,都是他弄出来的,只要他下达命令,赵光平好像没有胆子违抗,或者若辰这小妮子,此刻还不知道,她被人当成了棋子,嫁给一个她并不知道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这么麻烦,我们直接去教堂,也许这正是他们所希望的。”萧秋风轻轻的笑道,让赵若明与司马洛都很不明白,自己的女人都要嫁人了,这丫的还能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好像也要去找部彩车了,新娘子都应该坐彩车进门的。

    按照俗例,接新娘子的时候,新郎应该到场的,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赵若辰打扮一新,婚纱靓丽的身影出现门口的时候,却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,心里隐隐的有种不悦,这个男人真是太不重视了,婚礼是女人一生最重要的时刻,他怎么能如此的马虎。

    但是想想,就要嫁给他了,只要真心真意,那这些繁琐的礼节,倒不是那么重要,她也不是一个喜欢计较的人,只要为他好的,她都可以接受,简便一些更好。

    此刻心里激动的赵若辰,浑然就没有注意到老头子的异样,就算看到了,还以为是父亲不舍她嫁人,心里有着失落的伤意。

    哪里会想到,这场婚礼,根本就是一场骗局。

    黄家的婚礼,当然布置得很是豪华,连教堂都装饰一新,所有的彩带彩球,让这里成了漂亮的天地,黄家的所有的亲朋好友,都已经聚在一起,共同见证黄家三少**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男人只有在成婚那一刻,许下一生的誓言,那才算是长大了,因为那就是责任。

    其实很早的时候,赵家有意提出联姻,他就已经看中了赵若辰,只是很可惜,不论是他用什么样的方法,那个女人似乎都冷若冰霜,无动于衷,突然听到她答应的消息,黄家明已经几夜没有睡着了,他太兴奋。

    赵家能不能给黄家好处,他没有想过,但是那个女人,却是他黄家明看中的女人,只能属于他,而今天,就是一切圆满,大结局的日子,得到这个女人,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,他,黄家三少,是最优秀的。

    只有他,才可以掳获这朵鲜花。

    “新娘到了-------”随着车的马达声,新娘的车子到了,黄家明正待上前,一旁已经有人提醒道:“家明,你也应该进去准备一下,从你岳父的手中牵过你爱人的手,进行最神圣的誓言了。”

    儿子娶谁,对黄道生来说,无所谓,他拥有的权势已经可以掌控一切,而东南赵家,也算是一方旺族,与黄家联盟,倒也凑和,这样对付起东南萧家来,还会更容易一些,所以,赵光平一提起,他就答应了,反正儿子愿意,他何乐不为呢?

    “爸-------”看着教堂就在眼前,一条红色的地毯铺地,这一刻的神圣,在赵若辰心里幻想了很多次,但是没有试过,她绝对不会想到,此刻会有多紧张。

    赵光平安慰道:“若辰,不要紧张,每个女人都有这一次,爸相信,你未来的生活,会很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赵光平不其然的回头四望,但是让他焦急的是,那个男人的身影,竟然还没有出现,他的额头上,都已经开始流冷汗了。

    “老赵,该进去了,可不要担搁好时辰,不吉利的。”丁本军又在背后催了,好戏即将开演,他当然迫不急待了。

    赵光平如坐针尖,很是无奈的点头,说道:“若辰,走吧!”牵着女儿的手,把她的后半生,托负给另外一个男人,而这个男人,绝对不是黄家的三儿子。

    随着赵若辰的身影步入,教堂里响了呤唱的声音,她有些不堪的低下头,虽然每个女人都有一次,但是她羞涩的心里,却不堪负荷,只等着那个男人,牵住她的手,给她一生的承诺,她会给他一个吻。

    好像过程就是这样的,这几天,赵若辰也上过课了,这是婚礼的过程,只是这一刻,轮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新娘好漂亮------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愧为特战大队的军花,果然貌美如花。”

    随着前行,四周传来了很多夸赞的声音,赵若辰更是羞喜心扉,不敢与众人相视了,如果此刻她抬起头,一定会惊然的发现,这里的宾客,她几乎一个也不认识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了红地毯的尽头,两人停了下来,赵若辰终于感受到在她的右侧,有伫立的身影,会是他么?真的会是他么?

    她贝齿咬了咬唇,终于鼓起勇气,慢慢的把头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男人的笑脸,看着她,此刻几乎笑得有些夸装而陌生,赵若辰有些疑惑与不爽,今天是她最幸福的日了,竟然在第一眼的时候,会看到这个讨厌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呢,这个坏男人,到了这个时刻,他竟然还没有露面,难道结婚的时候,男人会比女人更紧张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