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九十一章 即将到来的婚礼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摇了摇头,笑道:“虽然你还不认识,但是我相信,你们会很合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舞与露丝人生的轨迹完全不同,但是她们性格相近,都是绝对孤傲的玉雪含霜,而且皆只为他而改变,最主要的,在他所有的女人里,这两个女人有着相同的态度,随意随缘,只为爱而爱,并没有束缚任何的条件。

    露丝虽然有些感悟,有些吃惊的说道:“难道她也是高手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差。”萧秋风点头。

    露丝笑道:“那还真是让人期待了,我正愁着以后没有练习的对手呢,这下好了,我也有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,露丝,在我的身边,我就是你唯一练习的伙伴,放心,未来你一定不会寂寞。”

    露丝看了看萧秋风,眼里很是故意的露出一种鄙视:“你?还是算了吧,这么多女人,你还能抽出空暇来么,我可不敢奢望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不管如何,练习的空暇还是有的,只不过换种方式,我们在床上练习,你看如何?”身体已经覆了上去,现在就开始,进行这种全新的练习体会。

    娇嗔的叫骂声,已经随着春意的昵喃,相融而起,漫漫无边。

    这样,露丝,也算是在这座宅院里住下来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京城传出了一个消息,对别人来说,这个消息或者很平常,但是对萧秋风来说。却是十分的惊讶,赵光平与黄家家长见面,蹉商了两家联姻的事,不仅如此,婚礼竟然就定在三天后。

    娶妻生子,也算是喜事。就算是黄家,也只算是一件很平常地事,但是萧秋风却想不通。如此关键时刻,赵光平竟然突然来京。作出这样的决定,难道他准备别觅高枝,放弃与萧家的联盟?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绝对不可能,我爸不会这么做。”赵若明也不敢相信。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立刻拨通了家里的老头子的电话。但是很可惜,不通,拨到家里,不在,然后无奈地他,只好再找赵若辰,但是很奇怪的,这父女两人,似乎都失踪了。

    赵若明气得把电话都摔碎,急切的说道:“老大。这件事很有问题。我联系不上他们,一个也联系不上。这不可能地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静静的思索着种种地可能,抬了抬头,望向司马洛:“司马,你有什么看法?”大家都是坐在一条船上,如果赵光平真的做出这种错误的选择,后果会很严重,但是横看竖看,他也不是这么笨的人。

    就算是有了黄家,以萧秋风如今的力量,赵家在东南也不可能有立足地余地,这一点,不需要怀疑,赵光平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,何况,赵家唯一的儿子赵若明,还在他地身边,他不可能不顾忌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为何这么畅快的答应黄家的亲事,连赵若辰也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司马洛一向嘴快话多,但是这一刻,也被弄得迷糊了,摆了摆头,说道:“秋风,你不要问我,我也想不明白,赵伯看起来不像是这么迷糊的人,应该不会做这种愚蠢的事,现在我们应该找到他,问问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虽然不知道其中究竟为什么,但是他很相信萧家的实力,赵光平也应该知道后果,所以他并不担心这件事,真的如表面看的那样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事,关心的人并不太多,但是龙组众人了解内情,知道赵若辰与萧秋风地暧昧关系,所以纷纷询问原因,连夜鹰都不知道,这件事,果然有问题,不仅如此,夜鹰说,赵若辰已经不在特战大队里,失踪不明。

    舞来了,她一听到这个消息,连星芒阵地研究也扔下了,她前天才与赵若辰见过面,把萧秋风的秘密告诉她,知道她不可能在这个当口答应嫁入黄家,绝对不可能地,不然她也不会孤身呆在京城,一等就是两年。

    迎接她的就是露丝,舞一进院里,就感受到一股压力,这个漂亮的西方宝贝给她的压力,这个女人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没有说话,两女静立相望,露丝微微一笑,身体突然之间就已经动了,虚晃的剑招就如无形的刀芒,绝对出乎所有人预料,对一个杀手来说,出招不仅快准狠,最重要的让人捉磨不到她出招的方位。

    露丝无疑就是其中的佼佼者,因为继承天命的身手,她使用的,本就是杀人的招式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但是舞并不是弱者,虽然在龙组里,她参于强攻的次数并不太多,作为公主,被龙组众爱戴的女人,她只是后援与资料的联系,但是物以类聚,与龙组众多高手呆在一起,她也不可能是平凡人。

    三道白光一闪,三枚匕首已经冷锋如电射,空气里响起了“叮当”的声响,肉眼所看之处,激起了火花喷现,所有的动作,几乎就在一瞬间完全,二女身形相触,一招过后,又很快的分开了。

    剑已经不在了,露丝依然站在原位,似乎一动未动,但是脸上的热情,却已经显现着她并没有恶意,此时很动听的声音笑起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露丝,如果我没有猜错,老公说给我介绍的姐妹,应该就是你吧,姐姐是我出道以来,见过最厉害的女高手,刚才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舞微微一震,露丝的事,她当然早就已经知道了,更知道,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就是世界最强大的杀手组织屠神的掌控者风铃,在中东帮助男人打理中东魔鬼军团的事,只是这一见面,却真是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急步的走了出来,让露丝出来接个人,她倒好,竟然切蹉起来了,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。^

    “露丝,不要胡闹,这就是我要给你介绍的舞,我初恋的情人。”有了萧秋风的出现,气氛当然立刻散尽了凝重,轻松而快意的笑声,立刻响起,露丝当然知道,能被这个男人喜欢的人,绝对都很优秀的。

    “风,你果然好本事,找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有本事,我都有些羡慕你了,露丝妹妹,不用客气,既然大家是一家人,随意就好。”对露丝的亲热,舞虽然一向的冷冰,也要热情以待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已经笑了笑开口说道:“好了,进来吧,舞,你也是为了若辰的事来的吧,我们里面聊。”

    舞的看法也是一样的,这件事,好像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,因为她也相信,赵若辰绝对不是一个见异思迁的女人,更何况知道了萧秋风就是教官之后,那抹感动与欣喜,也不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不可能再答应嫁给别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?”这里最急的当然是赵若明,他既怕老头子做错事,又怕姐姐选错路,这件事,可是非同小可的。露丝却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有什么关系,不就是为了一个新娘子,抢回来就行了,我就不相信,世上有女人喜欢老公之后,还会变心的,所以,她一定有迫不得已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也相信,舞也相信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头绪,索性也懒得再想,萧秋风说道:“打探到婚礼的地点,我们也去凑凑热闹,我与若辰两年未见,我真的很想看看,她变身为最美丽的新娘,会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他真的很想问问,这迫不得已的原因,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希望答案能让他满意。

    舞临走的时候,萧秋风当然把母亲的事告诉他了,舞听到之后,也是大惊失色,这的确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,龙神的妻子,竟然还活着,这个秘密一旦传出业,绝对会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“风,原来你找星芒诀,就是为了救伯母,放心,不管多辛苦,我们都会陪着你一起努力的,如果我没猜错,星芒阵与星芒诀,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只要找到黑夜的警长,这个秘密就可以解开,你也不需在太焦急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略略有些感伤的点头,好不容易有这个天大的喜讯,母亲活着,他不希望这抹幸福,变成一生的遗撼。

    “舞,等若辰的事处理完,我领你们去看看母亲,我相信,不管她此刻是不是昏睡,她也会很高兴见到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用每个可能的机会,唤起母亲对生命的渴望,让母亲知道,她有儿子,有儿媳妇,一定要睁开眼睛,好好的看一看。

    1号的办公室,丁本军有些为难的看着眼前的老大,说道:“老大,你不要生气,不是你说了要把事情闹大一些,我可是遵命而行的。”

    1号有些无奈的苦笑,这话是他说的没有错,但是也用不着把人藏到他的住处,传出来,他不也成了笑话,不过事已至此,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确定,秋风一定会去抢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保证,不仅会抢,相信还会很精彩,这丫的什么事都看得开,但就是有天生的风流病,赵家这丫头为了他,苦守京中两年,这抹痴情,他不可能无动于衷的,放心了老大,我会在婚礼的现场装上视频,你可以看到全场的直播,不精彩,你关我禁闭。”

    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,一说到耍人好玩的事,就如此的来劲,真是不知道,让人说他年老童心,还是说他老大不知事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