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八十七章 都是些虾兵蟹将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有了丁美婷的存在,还真是没有几个人敢当场对萧秋风发飚,但是此仇不共戴天,贾流却无法抑住的冲上前,对着萧秋风喝道:“姓萧的,你当年在东南,不是很嚣张么,今天怎么变得如此鳖蛋,要一个女人替你出头,有种就不要靠女人。”

    先前看到这个贾流,只觉得有些熟悉,这么久没有见,这个男人的改变很大,几乎都已经没有人的模样了,看样子,他过得并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你就是那个贾货,怎么,当年在东南给你的教训不够,你还想再试一试?”

    贾流哪里受得了,被这小小的刺激一下,就已经要冲上去,却让人给拦住了:“丁小姐,我们与这个男人有些恩怨,今天想在这里解决一下,男人的事,女人最好不要管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没用的男人,不就是一个丁老头么,看你们怕成这样,都是狗熊出生的,在京城,教训个人,还用得着看别人的脸色。”骂这话的,也是一个女人,不过如果你不仔细,你一定以为她是个男人,除了胸前**荡动,她所有的打扮,都与男人无异。

    不用说,估计又是一个有严重心里障碍的人。^^^^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莺小姐,好久没见了,看样子,你最近混得不错,有这么多手下。”丁美婷却也不是省油的灯,在京城。你可以不邪恶,但是你一定要懂得运用自身地权力,虽然对丁美婷来说。这种权力是属于父辈,但是整个京城,又有哪个不是?

    “你欺负别人我管不着。说实话我也没有兴趣,但这是我的男人。只要有我在,你们休想动他分毫。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萧秋风竟然成了需要保护的对象。

    人群中马上发出了嘲笑地声音,似乎对一个堂堂的大男人,需要女人保护而不屑。但是萧秋风不在乎,与这些人。实在没有什么好计较的。

    “丁美婷,看样子你对这个小白脸不错啊,有本事,你把他藏在腿间,一辈子不要让他露面,不然他一定会变成残废。”如果不是冤家路窄,两个平日里最不融洽地两个女人碰面,一定不会有这种火药味。

    “臭女人,你说什么,嘴巴那么贱。^^^^你是出来卖的?”相对丁美婷。柳嫣虹更是不会让任何人说姐夫地不是,论起吵架骂人。她可是把萧秋风当成目标,训练了不少时候了,谁怕谁啊!

    “小**,欠K。”女人可不比男人,一般疯狂起来,可是没有克制的,再说对女人,男人有些不敢下重手,所以这个叫莺莺的女人,已经冲了上来,张牙舞爪的样子,不是对付萧秋风,而是转向柳嫣虹。

    “你敢------”丁美婷也准备上来拦截,眼看三人就要扭打一团,开演一场并不雅观的大戏。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,一记耳光已经扫了出去,对他来说,实在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念,就算是有,也不会对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用力很重,女人整个身体已经飞了出去,一连撞倒了三排衣服架子,躺在地下,呻呤着,半天没有爬起来,估计身体已经散架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,竟然打莺姐-----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男人,竟然打女人------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揍他,打他---

    好像激起共愤了,四周围着地几十个纨绔子弟,领着他们的打手,把这个包围圈收缩得更紧。\\\\\\

    而贾流在这个时候,已经收到了消息,可以把事情闹大,不计后果,他惊喜地那一刻,人已经冲了出去,这个气氛已经很紧张,他需要率先打开这个突破口,让这个男人没有可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姓萧的,我们的帐,要好好算一算,大家上------”贾流冲在最前面,四周的人都已经开始动了,连丁美婷的吆喝也制止不了。

    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,萧秋风哪里不明白,这个贾货分明就是来找事的,而且还是受人摆布,不然他有这么大胆子,再说了,身后这批人也不是他能叫动的,贾货在京城,还只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萧秋风气劲一涨,身体四周自然的形成了一种凝聚的风,空气变得压抑起来,贾货已经被拎着领口提了起来,瘦弱枯小地身体,几乎才七八十斤地样子,实在连个女人也不如。\\\\\

    “看样子,当年的教训还不够,既然都不想做人,我就成全你。”提着贾流地手,已经爆劲狂动,一股强大的力量已经涌入贾流的身体,肆意践踏着他的机体脉络,痛苦的感觉,立刻传到了脑海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想干什么-----啊------”惨叫声,把所有的人都震住,贾货就如触电一般,身体在不停的颤动,而脸部抽搐,惨叫声越来越弱,虽然表面上看起来,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他已经实实在在的变成了废人,会一辈子无意识的躺在床上度过。

    萧秋风手放下的时候,贾货就如一团泥,整个的盘在地下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他------”在京城,大家都知道,贾货是黄家三少手下的一条狗,而这个男人,竟然在众目暌暌之下把他杀死,真可谓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回答,只是扫了四周的人一眼,冷冷的说道:“给你们个机会,单挑群殴都无所谓,我都接下了,希望你们不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***,兄弟们,不要与这鸟人说话,竟敢小瞧我们,干,干死他。^^^^”

    有了起哄,这一架当然没有问题,几十号人,几十号保镖,在这里乱成了一团,吓得两女都躲到了衣服架后,不过就算是惊慌,柳嫣虹的眼睛,也没有离开过半刻,嘴里还不断的喃语:“姐夫打架的时候,真潇洒。”

    丁爱婷听着就很是无语,也不敢分心,只要萧大哥不对劲,她就要向家里寻求帮忙了。

    商厦老板就躲在一旁,恨得咬牙切齿,这些该死的公子哥,真他妈讨厌,又来闹事了,看样子今天这层不必做生意了,围观的人很多,但是购物的人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打,再打,打死这群王八蛋。”这老板气极,看着这些人被扔出去,他觉得很解气,就算是损失一些,只要能打残两个,也算是值得了,这口气,他也忍了很久,只是他们背后的力量太大,他有怒也不敢言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客气,除了那些保镖多多少少会几下子,所有的纨绔子弟,只是充充人数,绝对没有当年一人拼百个特级战士那样的势气,更没有在中东力拼沙亚斯的数百名近卫保镖那样的强悍。

    这只是游戏,对萧秋风来说,只是玩玩而已。

    很快,地下躺着的都是呻呤的人,不是鼻子流血,就是嘴角泛着红,反正没有一个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莺莺已经站了起来,看着眼前的一切,他几乎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,在京城里,他们经常揍人,但是从来没有遇到强悍的存在,脸色紫青,冲着萧秋风就喝道:“你死定了,不要说丁丫头护着你,在京城,你绝对不会有立足之地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女人的话,萧秋风根本没有连听的兴趣也没有,他正愁无风不起浪呢,挑不起事端,这戏还怎么唱。

    “啪啪------”主角还是会出场,随着很怪异的掌声,黑熊已经慢步的走了出来,脸上泛着邪邪的笑意,把这么多家族弄到这个男人的对立面,他的目的已经达到,在京城,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安宁。

    司马洛与赵若明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好戏演完了,可惜,可惜,只看到结果,没有看到精彩的过程,实在有些遗撼。”能这样说话的,当然是司马洛。

    赵若明却已经走到萧秋风的身边,很是小声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很早就已经看到了这里有人闹事,是准备过来帮忙的,但是无意间,却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,这个黄家的三少爷,竟然是幕后的主持者,司马洛认出的那一刻,他正在给贾货命令呢?所以他们当了回密探,想看看这个男人,究竟要做什么?

    “黄三少,原来是你------”丁美婷走过来,很是有些担心的查看萧秋风的身上,怕他受伤,看到黄家明,已经有些大声的叫出来,这当然是想让萧秋风知道这个人的身份,黄家在京城,可不比这些虾兵蟹将,没有人敢轻意得罪的。

    “人家都说黄家半边天,却也不过是一藏头露尾的废物,黄家明,如果你觉得弄这种小手段,就有种成就感,那就真是太可笑了,像这样的人,实在不配当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既然知道是这个男人演出这幕戏,萧秋风当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听说东南萧少,嚣张霸道,今天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,你可知这几句话说出来,随时会没命的。”眸里泛着冷寒之息,分明已经有了杀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