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八十三章 痴痴的等候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两年了,整整有两年未见,从当年东南一别,赵若明这还是第一次再见到姐姐,恍然有着桑田沧海的感觉。

    赵若辰瘦了,虽然昔日的英气更加的成熟,但是那淡然流露的孤独,却是没有人可以理解,她已经快过三十了,红颜娇艳,春色的美丽,似乎都要凋谢了,而那个男人,却依然未曾现出影踪,难道,真的要让她这一生孤独的等候下去?

    脸上出现了一种很是温和的笑意,赵若明看着这个小弟,真的很欣慰,他已经长大了,也懂事了。

    “若明,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,姐真的好高兴,相信爸会更高兴。”

    赵若明有些心痛的握住她的手,说道:“姐,可是我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,却不舒服,真的,很不舒服,他不应该留你一个人在京城这么久------”

    赵若辰一愣,立刻插说道:“姐姐这不是很好么,大家都很照顾我,你看,姐姐是不是比以前更漂亮了,告诉你哦,我现在可以比当局长的时候厉害多了,连夜鹰这种高手,都很羡慕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在任何人的面前提起那个男人,二年了,他没有音讯,估计已经把她遗忘了,她孤傲的心性,不允许她有这种伤情的情绪,这不是赵家若辰的性格。

    但是赵若明却没有放过她,又重声的问道:“姐,你不要瞒我,秋风把一切都告诉我了,这两年,我们时常见面,我能有今天,都是他的功劳-----”

    赵若辰脸色微微一变,把头转向一旁。很是冷声的说道:“若明,我不认识你说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们很久之间就是对头,一个纨绔子弟,风流花丛,而她一个局长,每天找他的把柄,斗来斗去,她**了,竟然把女人最珍贵的第一次,送给了一个她应该最憎恶的男人。命运就是这么捉弄她。

    好吧,她认了。他说过,要给他一个追求她地机会。她给了,无限的等候,而现在,她都已经人老珠黄,而那个男人。竟然连一个问候也没有给过,这个可恶的男人。她赵若辰就算是一辈子不嫁人,也不会宽恕他。

    “姐,其实你不要生气,秋风也很想你,只是有些事你不知道,这些日子,他过得并不太好,满世界的飞,东南的铁血团,香港的飞马帮。还有小日本的山口盟。他所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轰轰烈烈。脚步未曾停下过,你不应该怪他。”

    他做什么,她现在并不感兴趣,因为这两年的平静生活,她已经明白,她只是一个女人,实在不应该如此的强硬,非要做那些不属于女人做地事,赵家并不需要她去撑起天空,平平淡淡的,其实也很好。

    “他------真地有想过我么?”

    如此在意,却如何能不认识,只是把这种渴望,压抑在心里,默默的在午夜里,荡然回眸。

    赵若明并没有隐瞒:“如果不是为了姐姐,他又怎么会为赵家做这么多事,当年老爸下野,还不是多亏了他与丁首长地关系,在中东的时候,他一直提醒我,赵家欠你太多,你没有那么多的责任,你只是一个女人,应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你应该是幸福快乐的。”

    明明倔强地生气,但是女人就是如此的奇怪,经不得一丝男人地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从来不联系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的力量还不够强大,姐,他已经来京了,肩负着重大的使命,你应该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自从平淡了心境,赵若辰把一切都已经放下,除了偶而与舞见见面,她只忠于自己的工作,双耳不闻窗外事,她对世界发生的事,已经没有兴趣知道,所以连京城最近最火热的事,也没有听说。

    特战大队,本来就是军事特区,而来这里的人,并不是八卦者,所以根本不会有人谈论这种事。

    有了瞬间的激动,赵若辰终于难挡女人温柔的本性,看了赵若明一眼,幽幽的问道:“他还好么?”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看到他如此地沉重,相信在京城,他还有许多事要做,而这些事,好像并不容易,不过姐姐放心,以他地力量,能伤害的人绝对不多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轻轻低下头,默默地沉思,似乎不想再说话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为了这个男人,她已经放弃了很多很多,所有的情感,都随着这个男人的出现,彻底湮灭,有许有些事,终只是一场回忆,这就是他的命运。

    赵若明离开没有多久,舞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了两人之间的关系,不论从哪一方在,舞都给这个女人多一些关心,虽然她们都已经不再是小女人,知道如何照顾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,心爱男人正面临着超大的压力,舞不想因为他的忙碌冷落这个妹妹,而让她心存误会,有些事,需要让她知道。

    脸上羞羞的有了一种红润,与以前的大大咧咧相比,赵若辰的变化,绝对让人不可致信,没有人想到,如老虎一般的暴力女,也可以成为温驯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“舞姐,你来了,谢谢你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舞很仔细的看了赵若辰一眼,有些怪异的问道:“若辰,你脸色不对,是不是不太舒服,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”

    若辰抬头,摇了摇说道:“没事,刚做完运动,舞姐,你有事么?”

    舞笑道:“那还差不多,不然要是你春心驿动,我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?”

    “舞姐说笑了,我这种凶女人,还会有男人喜欢么?”

    舞很是暧昧的说道:“你有没有男人喜欢我不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有个男人,若辰一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若辰无奈的摇了摇头,她这一生最爱的男人,已经不在了,**萧家男人,这是她的宿命,她无从反抗,坏了贞洁的女人,她还能有多大的奢求,简简单单的嫁个男人,只要能过得下去,就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是她的秘密,永远不会让别人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舞姐说笑了,我哪里有喜欢的男人-------”

    “哦,是么,若辰,你不要把我当傻子,你喜欢教官,不是么?”舞的话,就如晴天霹雳,她竟然会知道这个秘密,不可能的,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奇怪,女人喜欢一个男人,会用很多办法吸引他的注意,正好我也喜欢他,所以,我很能明白,你为什么偏偏不听他的话,与他唱反调,就是因为你想让他多注意你一些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整个训练营里的人都知道,教官是舞姐最深爱的人,所以,没有人会去打教官的主意,再说了,教官那种长得又不帅,脾气又臭的家伙,也只有舞姐才会死心踏地的喜欢,一般女兵,才没有这个喜好。

    若辰惊慌的抬头,她真的不知道,这个舞姐竟然能看穿她的把戏,很早就知道,她的野蛮与不驯,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还记得,有一次,他很生气,打了你的屁股,是不是?”舞的脸上笑容得是暧昧:“这可是违返军规的,而你竟然只是偷偷的藏起来哭了一天,却没有举报,想来,也是因为你不想他受到责罚罢了。”

    脸变得通红,这件事,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忘记,她藏起来一天,其实没有哭,只是羞涩的不敢见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舞姐,对不起,我不该喜欢教官的,若辰知道,他是属于舞姐的,只可惜,我们今生今世,已经没有可能再见到他了,他死了,不是么?”

    既然这也不是秘密,赵若辰决定不再隐瞒,这是她这一生,最开心的一段日子,有人分享,也许是一种最美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舞笑了,装着很是神秘的说道:“若辰,告诉你一个秘密,其实教官并没有死,他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赵若然惊然而立,喝问道:“什么,教官未死,怎么会,龙组影子死亡,这可是正式公布过了的,舞姐,我不要骗我。”

    舞很是正经的说道:“你看我像是骗人的样子么,若辰,怎么样,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他?”

    赵若然想都没有想,就准备答应了,这种惊喜,简直就是她最心动的渴望,但是脚步一动,她的身形却已经向后退,因为她已经没有再喜欢他的权力了,就算是曾经的痴迷,这一切,都已经不可能再回头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行,舞姐,我不去了,他是属于你的,若辰,已经有了男人,我祝福你们,永结同心,一生幸福。”

    说着祝福的话,但是泪水却已经滑落,这是她曾经渴望的,现在机会就在面前,而她已经失去了勇气面对,这对她来说,是一种痛苦。

    面对着赵若辰的炫然泪下,舞却已经有些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:“嘻-------”

    “舞姐,你-------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都没有告诉你教官的真实身份,我就哭成这个样子,我保证你等下笑都来不及。”舞笑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说的那个男人,应该就是东南萧家的那个男人吧!”

    泪还挂在脸上,但是看起来却很是有些怪异,赵若辰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,因为这个舞姐,好像什么事都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