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八十二章 爱的呼唤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在这个老人面前,他所有的掩饰都没有任何的作用,这个老人功力的深厚,虽然不是一定比龙将强大,但是却比龙将清纯了许多,几乎不带一丝的杂质,所以萧秋风不敢怠慢,龙变心诀,已经悄然运动。

    茂盛的林间,带着几许寂静淡漠,萧秋风身体跃动的那一刻,幻化的龙形,已经让这里整个空间,都染上了无边的杀戮之意,这也是被迫无奈。

    而龙变心诀本就是为杀戮而生,而当年的龙神,也与萧秋风一样,都是从杀戮中提升能量的人,或者就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的体质,那就是武之魄,所以正好合试修练龙变心诀。

    “龙变心诀!”

    老道士的样子很是有些震惊,龙变心诀,对他来讲,并不陌生,或者说,还很熟悉,他也没有到想,这个年青的男人,竟然真的会将这门独特的武功,修成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    在他的人生岁月中,这个年青人的强大,的确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就算是知道了龙变心诀的强大,老道士也没有退让,身形夹着无匹的霸道之势,倾空而下,四周落叶纷扬,狂动的真劲,形成汪洋之海,包围着萧秋风周身,就算是拥有龙身,也感受到无上的压力。

    一旁的老妇人,回头看了那聚精会神凝望的老头子,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老头子,小风的身形,与迈飞的好像,我好像看到了他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再多的改变,有些潜在的东西,却永远存在的,萧家地血脉,却依然充满着霸道与狂傲。

    “回梦-----”老道士神态傲然之势。陡然而逝,变得幻化迷踪,这种萧秋风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武技,第一次展现在他的面前,步入无锋之境,萧秋风一身修为可谓是惊世骇俗,但是这个老道士,虽然其貌不扬,但是强大的内劲,却也让萧秋风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龙破天-----”感受着凌厉气势。萧秋负龙形再变,进化的龙形。张牙舞爪,成为了天空的霸主。俯视大地苍生。

    一黄一红两劲在空中交触,“轰隆”之声,不绝于耳,几颗最靠近的百年古树,已经变成了残枝败叶。狼籍一地,而一条深深的土壕沟。也呈现出崭新的裂痕,这惊天动地之势,绝对可以让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正待萧秋风身形回旋,准备喝出龙变心诀第二式龙灭天的时候,老道士竟然已经泄出了全身地真劲,胜负未分,这个老人,竟然已经停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你就是迈飞的儿子。”老道士竟然面露和亲微笑,说道:“拥有武之魄地体脉或者万中有一。但是能把龙变心诀练化得青出于蓝的人。我相信只有你们萧家人,小子。能与我打成平手,相信你在世间已经少有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一旦承认,这老道士地态度随意了许多,冲着萧秋风的吼了一句,就已经走到了霍非宁的身前,很是不爽的声音说道:“霍老头,你竟然有如此优秀的外孙,真是赚到了,看样子,当年地约定,可以在他们这一代实现了。”

    霍非宁笑了笑,说道:“好了,这事等下再说吧,我们先去看小荷吧!”

    小荷,就是萧秋风母亲小名。

    一提起小荷,老道士模样变得很是正经,转头对着萧秋风说道:“来吧,看看你母亲吧,唉,说实在话,她的机能越来越弱,我也不知道她可以撑多久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急步上前,紧跟老道士其后,进了庙来,这寺庙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香火了,所有地建筑都很破旧,只是前堂打扫得还算干净,两根硕大的香柱,轻起云烟,点缀着宁静的寂寞。

    一尊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佛像,高高伫立,带着几许肃穆,只是老道士却是从佛像身后穿过,几米的弄堂已经没有出路,但是见他手往墙壁按下去,地面上已经出了“吱吱”的声响,一个地道的洞口已经出现。

    越来越近,萧秋风心情愈是激动,地道拾街而下,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地下室里,几支蜡烛闪动的火光下,映照着石室中间,那唯一的石床,人还未靠近,刺骨的寒意,已经在周身涌动,这一刻萧秋风才知道,为何如此热天,两个老人会随身携带着棉衣了。

    幽幽地寒光,已经凝聚成烟气,袅袅而升起,在那石床上,静静地躺着一个很恬静的女人,初看上去,只有三十多岁地样子,但是在他的两鬓间,却染着苍桑的白发,让人不由立刻心生几抹不堪的怜悯。

    熟悉的召唤,有种天生而存在的联系,萧秋风慢慢的走近,脚愈千斤之重,这就是怀胎十月,把他生下的母亲,虽然二十多年,从未相见,但是他们血脉相连。

    好像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,萧秋风慢慢的在床边蹲了下来,轻轻的问道:“我母亲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但是老道士却惊讶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当然已经从这个年青男人的语气中,感受了浓浓的杀戮与愤怒,只是此刻压抑着没有爆发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当初中了黑魔手,这是一种很歹毒的魔功,这些年来,我时常运功替他解除身体的毒性,最先几年,他还会时不时的醒来,但是你父亲的死,还有你的失踪,让她心如死灰,没有一丝活下去的意志,我这也是勉强延长她的苟活。”最近,已经有三年,她就没有清醒过了。”

    难怪霍家老人说母亲是活死人,三年未醒,就如被冬眠了一般,除了有口气,她根本与死人无任何的差别。

    “是谁对我母亲下的毒手?”

    老道士轻轻的说道:“天魔手的修练残绝人性,还好当初你母亲被袭击时,那人还未修至大成,不然此刻不要说你母亲留有一口气,怕是连骸骨都已经化成灰烬了,这么多年,这种武功,一直再也没有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身上气劲一动,老道士就已经感受到了,说道:“你的龙变心诀也许有用,你可以试一试,但是记住,不要太勉强,不然不仅你受不了,你母亲也会逝去最后一抹生机。”

    思海已散开,萧秋风闭上了眼睛,手已经握住了妇人那如冰般的手,轻轻的轻轻的抚摸着,然后扶起,放在脸庞上,这就是母亲的温暖,而他,却无法得到。

    龙变心诀的内劲,已经从她的手慢慢的渗入,如小溪般的流动,热能潜入,慢慢进入他的四肢筋脉之中,那黑色的能量,已经如浮动的蠕虫,在母亲的体内集解,吞噬着每一分能量与热力。

    当热力一散,这些蠕虫在寒冰床气息的作用下,竟然又慢慢的平静,随着人体一起冬眠,老道士说的果然没有错,就算是勉强把母亲救醒,她最后一抹生机,也承受这住这种黑魔蠕虫的侵袭。

    萧秋风无奈的收起真劲,心已经痛入心扉,不堪的把头埋在妇人的身上,泪水奔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母亲,母亲,你听到了吗,是我,是你的儿子,在呼唤你,呼唤着你醒来,睁开你的眼睛,看看,孩儿已经长大了------”这种无声的呼唤,从内心传入思感,抹抹的渗入妇人的心中,萧秋风相信,就算在沉睡,母亲依然能够听得到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个人,坐在这里三个时辰,出来的时候,古树下的石桌前,两个老人在端杯闷饮,而老妇人很显然,刚才已经哭过了,这种伤心的日子,几乎陪伴着她的数十年,看着女儿如死人般的沉睡,她会有多心痛。

    “外婆,你放心,我会把母亲救回来的,不管是什么人,胆敢伤害我母亲的人,我都要他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看了这充满着杀戮的男人,有些无奈了叹了口气,虽然他不入尘世,但是看着这个煞星男人的恨意,他不由的为那些将会死在他手里的人伤怀,悲叹苍生,但是他改变了人们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也不要如此愤世嫉俗,这些年,为了救你母亲,我已经想了很多种办法,有一种心法,也许可以彻底的去除你母亲身上的黑魔毒素------”萧秋风一喜,问道:“什么心法?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从古典武谱里看到,世尘间很多武功都已经失传了,这种心法的名字被称为星芒,好像从来没有人用过,所以,要想找到,估计也不太容易,有时候,需要的是机缘,可遇不可求的,我已经寻找了很多武谱查看过了,这种心法竟然没有口诀,只有一句似诗非诗的句子------”

    “星芒耀世,梦幻重生,阴阳相融,力量无边。”

    这十六个字,就是星芒诀法门,但是可惜,连老道士也弄不明白,其中的奥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