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八十一章 世外高人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虽然心里不太舒服,但是柳嫣虹的确能明显的感受到这个姐妹的改变,说实在话,初次见面,她的改变,让柳嫣虹都有些不敢相信,此刻见到萧秋风对她态度的转变,她想着,自己是不是也要学习一下了?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从明天开始,我一定向美婷学习,做一个真正贤慧的女人,这总成了吧,姐夫,你真是越来越罗嗦了,哼,比我老头子更烦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也弄不不懂自己,为什么总是喜欢腻在姐夫的身边,就像一个未长大的小孩子,也许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让他无法拒的理由吧!

    不过既然姐夫已经开口了,她了一定会很用心的去学习,如何做一个有魅力的女人,她才不想姐夫对她的这份疼爱,被其她人夺走,虽然这个人是她最好的朋友,也不允许。

    清晨,旭日东升,草叶上的露珠还在晶莹闪动,来接萧秋风的车子,就已经到了门口,而霍家老夫妻,早就已经坐在车里,等着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这是属于萧家最大的秘密,萧秋风连李强兵与铁柱也没有带,只是让他们看护宅院,被他一手挑起的火,已经有了些许不明朗的异动,他不想自己身边的人,受到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“若明,趁着有时间,你也该去看看你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夜,赵若明与司马洛偷偷的跟到了圆湖公园,精彩的场面没有看到,反而给蚊子喂了不少的血,却又如何能瞒过了萧秋风的眼睛,他当然知道,这小子来京都一个星期了,还没有去看过赵若辰。

    坐上了车,萧秋风整个身心,已经处在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中,从他记事的那一天起。他就在问着这个问题:他的父母是谁?

    就算是舞也与他一样,是孤儿,但是舞却知道,她的父母已经病死了,脑海里有着父母的样子,这一生。可以漫长地回忆,只在他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小风,希望你的出现,能激发你母亲生存的斗志。”多年来,两个老人已经习惯了,本以为会这样平淡的生活,然后安静的死去,却没有想到。上天给他们带来了福音,此刻有了一个外孙的存在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。车子已经离开了京城市区。但是萧秋风却发现。在他们地身后。竟然紧跟着两辆小车。监视着他们地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小风。看样子。你地影响力不小。竟然全天候地被人照看。”虽然已经老了。但是霍非宁却绝非平常人。他早就已经感受了。“看样子。我要想些办法摆脱这些人了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也很是担心地问道:“老头子。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人摇了摇头。示意不需要担心。电话已经接通了。也不知道找地什么人。放下电话。老人已经笑道:“小风。我们多转一下。改道新柠路。会有人处理地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开口。既然老人有温和地办法。他又何必动杀念。今天是与母亲相见地日子。他不想带上这种杀气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新柠路已经架起了三道路障。车子到地时候。老人只是摇下了半截车窗。然后点了点头。在路边。早就已经等着一个看似高级警官地人。很是恭敬地点头。然后示意放行。在车身之后。几辆铁甲车。已经阻在了路面上。

    至少半个小时之内,这条路所有地车子,都无法通行了。

    “唉,可惜外公已经老了,不然可以为你做得更多。”也许是有些遗撼,老人看了萧秋风,幽幽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萧秋风温和一笑,回头伸手,拉住了两个老人的手,说道:“外公,我们相逢,就已经是一件世上最开心的事了,我已经长大了,知道独立,对我来说,只要外公、外婆能身体健康,平平安安的,就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霍家又没有太多的人,就只剩你一个,就算是马上为你死了,我们两个老头子也无撼,你不要担心,有些事,这老家伙还是能说上话的,能为你多事些事也好,这样,你在京城也方便一些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也开口,让萧秋风无从拒绝,其实他明白,这是两个老人疼爱他这个初遇相逢的外孙,也是一片好意,当下笑了笑,点头应是,让他们多做一些,也许他们会更开心一些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确定没有人再跟上来,车子就已经直转,拐入了一条很僻静的乡间小道,再走了大约十几公里地样子,车子已经驶入了一片空旷的草地上,没有办法再行,萧秋风抬头四望,这里一片荒凉,除了土坡野草,好像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着就行了。”老人吩咐老仆人司机一声,就已经向着萧秋风说道:“小风,走吧,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呢?”

    七十多岁的老人了,却还要走这种颠波不平的山路,如此的运动,的确是超负荷了,萧秋风扶着老妇人,慢慢的前行,不紧不慢的,竟然也走了大半个时辰,步入土坡之后,深入半山腰间,一座石庙已经出现在三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上百级台阶,慢慢地攀走,在庙前的石凳上,早就枯坐着一个混然入境的老人,宽松的道士服,穿在他的身上,不伦不类,但是须发飘动间,有种超尘脱俗的意感,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许是二十多年,这种不间断的攀爬,两个老人都已经习惯了,一走上平台之上,就已经松了口气,他们也知道,岁月不饶人,每攀爬一次,他们的生命中就会少一次。

    道人慢慢地睁开眼睛,精光一动,最先看地却是萧秋风,然后眼睛一转,朗声的笑道:“老霍,你们今天可是晚了些时间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霍非宁快步地上前,也很是开心的笑道:“没事没事,老道士,你看看,这个年青人是谁?如果猜不出,等下把好酒拿出来,我要痛饮几杯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也是一笑,上前握住了萧秋风的手,笑道:“这一次,老道士应该猜不出来的吧!”

    经久不衰的友情,在三人之间韵动,虽然萧秋风思想达不到他们如此年纪的心境,但是这种纯朴而单一的相交相知,却是人间最难得的真正朋友。

    “人中龙凤,人中龙凤,我老道士一生阅人无数,这个小哥,可真是好精骨,老霍,你能带他来,莫非与你们霍家有什么关密关系不曾?”

    就算这个老道士精通易经算术,但是他也看不透萧秋风的真实,灵魂易体的事,的确是匪夷所思的事情,世间几人能看透。

    “猜不出来?”老人憨笑问道:“你老道士也有猜不出来的事情,果然少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等下我会拿一坛春泉烧,铁定不会失言的。”道人紧盯着萧秋风,还真是有了兴趣,人与人之间,就是如此怪异,明明陌生的人,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,是不可能有的,他看破世间万物,但是看不透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霍非平轻轻的点了点头,转头对萧秋风说道:“来,小风,见见道长,就是他十年如一日的照看着你的母亲,这份恩情,你需要铭记一生,我们霍家也会谨记一生。”

    道士果然惊讶的从石凳上跳了下来,本来清澈的双眸,紧盯着萧秋风,连一句也没有说,就已经身形如风般的飘进,嘴里大叫一声:“可恶,你竟然骗到了我老道士的面前,看我如何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急叫:“道士,不要

    但是已经晚了,道士数十年精练潜修的力量,几乎已经如他人一样,超尘脱俗,强大的真纯之力,夹着愤怒,滔涌而至,也不知道他为何生气,竟然只听闻到他的身份,就怒到如此之地步。

    萧秋风正待开口感恩,这个老人能在这深山野林里,孤守照顾睡入寒冰床的母亲,让母亲保持一脉不息,这的确是无法言说的恩情,就算是他再严厉的责怪,萧秋风也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萧秋风身形急转,影子身法比风更快,武之魄的力量,已经涌入全身筋脉之中,没有接老道士这一拳,如落叶般的身形飘退十步之多,就如在空气里滑行一般,几乎在眨眼之间就已经完成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道士只是想试试小风,不会伤害他的,而且我早就听闻,小风乃东南第一人,被人称为东南萧家秋风,很多人叫他萧少,雄霸一方,应该也不会这么容易受伤的,你想想,龙神的儿子,又岂能太差?”

    萧秋风快,但是道士更快,虽然这一生,萧秋风见识的高手不少,像山口盟的佐滕老头,还有被他召唤出的八岐魔兽,皆是超级的高手,但是这个道士老人,却更是力达通天,变招之快,几乎让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这种身手,一旦出世,必竟惊世骇俗,萧秋风也有些奇怪,在这深山老林里,竟然隐居着如此厉害的人物,而且甘愿为母亲,守护二十多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