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七十六章 亲人相认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混元玄天----”随着这声轻喝,混元功再发强威,丁爱国数十载精心蓄税的强大力量,已经开天劈地般的袭来,声势浩大,滔如万般浪潮,无可抵挡。

    来到京城之地,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这随随便便一个将军,就是如此强大,李强兵与铁柱不由的有些感叹,如果不是萧少一次又一次的提升他们,他们永远也只是一个三九流的小兵,成不了真正的强者。

    强功之力,萧秋风并不担忧,倒是丁爱国身上洋溢的热血之态,倒让萧秋风很是无奈,因为战意无限的提升,这个大叔似乎并没有放手的意思,他步步退让,但此刻,却已经无退之地。

    丁美婷玉手紧握成拳头,身体都在颤动,因为这种超级的战意,她也是第一次感受到,虽然心里有些气极了老头子的无理,但是她也不愿意任何一人受伤。

    “萧少没有办法再留手了,丁将军真的很强。”李强兵轻声的开口,看着场中的打斗,他们已经一目了然,今日萧少的表现,并没有一丝的杀意,气势虽然涌动,但是战意,却并不浓郁。

    炎日当空,万物炙热如火,萧秋风身形叠叠而腾空,影子身法如电而逝,丁爱国紧追不让,大叫一声:“混元苍桑------破!”

    混元苍桑这一招,他仅用过一次,修练圆满之后,这还是第二次。

    萧秋风回眸凝望。那奔迅如雷的强势压力,已经让四周花草沫屑纷飞,锋芒毕现,也许是遇到了这种强大力量的侵袭,身体里那种陌生地力量。已经不经意的出现,不自觉的提升了龙变心诀的气劲。运行四肢五脉之间。

    金光一闪,龙形已经幻化。

    “龙变------”这并不是萧秋风喊出来的。而是袭来地丁爱国,他惊然的发现,这幻化地龙形,竟然就是龙将龙迈飞的招式,他与龙迈飞本来就是好友。当然不可能不认识。

    不管惊心还是讶然,两劲终于相碰。萧秋风身形爆退,右腿猛然地陷入了草地之中,才堪堪的止脚,而丁爱国更惨,当身形稳定之后,在他的嘴角边上,竟然已经溢出了一抹鲜红分明的血痕。

    他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爸------”受伤并不是丁美婷乐意看到的,这两个男人,都是她生命中不可缺少地一部分。

    但是丁爱国把手一摇,很是突然怪异的大笑起来:“好。好。很好------”这一连说了三个好字,却没有人知道。他所谓地好,究竟为了什么?

    丁爱国也没有解释,他只是以一种与刚才完全不同的眼神,很是仔细的看着萧秋风,然后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:“美婷,你真的这么喜欢他?”

    丁美婷不知何意,但是事情无可更改,他已经决定了,闻言立刻点头回道:“是的,爸。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,从今天起,我不会再拦你,如果这就是你的幸福,老爸会祝福你。”

    只是这句话,却让人无从理解,但是丁爱国却已经很轻松的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走之前,却回头,冲着萧秋笑了笑说道:“小子,你很不错,很多人,都会为你骄傲,我也会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豪爽的身影,在宅院里消失,柳嫣虹已经从两个金刚身后窜了出来,不乐意的说道:“丁家地人真奇怪,小地喜欢有妇之夫不说,这大的更是莫名其妙,连说一句话也让人是懂非懂,不知道老地是不是也这样的奇怪。”

    丁爱国的话,萧秋风能懂,也许与龙枪浓冰烈一样,粗犷的外表,隐藏着一颗聪慧的心,从他的身上,这个丁将军,已经领悟知晓了很多东西,这一点,他比丁本军强许多,或者这也是武者与武者之间,不需要语言的沟通方式吧!

    大家当然都能听得出来,这个小丫头很明显的带着醋意,丁美婷也没有生气,解释道:“我爸虽然有些莽撞,但他是好人,他做任何人,都是用心来评判,其实一点也不怪,只是我们不能理解罢了,但是我相信,萧大哥一定能懂的。”

    他是能懂,但是当所有的把目光看着他的时候,他只是轻轻的笑了笑,因为他也没有得解释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丁家的事,应该不会再有麻烦,最高兴的当然就是丁美婷了,平日里老爸在家里,是最没有地位的一个,但是说话却是一言九鼎,有些事,只要他认定了,就算是丁本军,也不拦不住的。

    既然说过了不会再拦着她喜欢萧大哥,就绝对不会反口,看着眼前心爱的男人,丁美婷感觉与他又近了一步,就像清灵姐说的,女人最大的武器就是温情,就像是温水煮青蛙,就算是危险,却也会让男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这一战虽然看得精彩,但是司马洛与赵若明皆有些遗撼,因为被丁爱国的做法弄得迷迷糊糊的,反倒是李强兵与铁柱没有半分遗撼,因为两大高手虽然只是匆匆几式,他们就已经收获良多。

    “朱家的事,龙将已经接手,如果我料得不错,龙家军团,一定会派出高手追查,虽然不需要怕他们,但是交待下去,让大家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给两人交待,心里却已经想到,这来京的第三把火,也许要烧到这个义父的头上了。

    司马洛又闯了进来,脸上笑呵呵的说道:“老大,想买你宅子的人来了,这一次好像是来势汹汹哦!”

    唯恐天下不乱的鸟人,就是司马洛这种人,他没多大的本事,就会耍嘴皮子,当然更喜欢看热闹。

    才来京中几天,就已经让他看了几场热闹,现在他正准备着看,这个男人如何应对那个怪异老人的强买强卖。

    没有请他们进来,萧秋风亲自迎了出来,霍非宁这个老人,现在应该见到了大伯,而大伯也应该告诉了他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的确没有错,这个老人这一次来势汹汹,没有上次只有三个人,这一次来的人更多。

    众人又聚在了厅里,柳嫣虹看着这些人,有些不爽的叫道:“喂,老头子,是不是我姐夫不卖宅子,你就想打架啊,来啊,来啊,我姐夫才不怕你们。”

    看着战意里帅得无与伦比的姐夫,柳嫣虹也想没事找事了。

    老人再见到萧秋风的时候,的确已经无可忍耐,神态已经有很大的不同,或者这种气势汹汹,也可以被称为激动。

    才走了一个丁爱国,又来了一个霍非宁,难到这个宅子的风水,真的有这么差么?

    “秋风,真的是你么?”最先说话的并不是霍非宁,而是一个老妇人,她苍老的眸子里,淌出泪水,几乎没有一丝的抗拒,就已经在脸上滑落。萧秋风没有猜错,这个老妇人,应该就是他的外婆,两个字的称呼,在嘴边沾染,但是哽咽在喉间,却没有办法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是什么人,老奶奶,你怎么哭了。”柳嫣虹有些奇怪的问道,看这些人好像不是来闹事的,而且老妇人伤心悲痛的模样,好像有着难言的心酸,辛苦煎熬了二十多年,当然很辛苦。

    老妇人拭了拭脸上的泪水,竟然笑了出来:“说的也是,今天是我们霍家高兴的日子,我怎么能哭,秋风,这个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,长得真是漂亮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愣,柳嫣虹却是羞得粉脸娇戏,叫道:“不是,不是,我才不是呢,我是他小姨子,我姐才是他老婆,你们不要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却已经上前,看着萧秋风,很是渴望的问道:“秋风,你就不能叫我们一声么?你知道,我盼这声称呼,已经盼了多少年?”

    要来的终是要来,萧秋风知道,有些东西,他永远也无法割舍,多了一个亲人,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“外公,外婆-------”

    叫出来的声音,并不是很高,但是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,特别是柳嫣虹,真是差点昏到,这两个老人,竟然是姐夫的外公外婆,这一次,她糗出大了。

    两个老人并没有管一旁众的惊讶,老妇人已经急步的上前,紧紧的拉住了萧秋风的手,才堪堪止住的泪水,又一次不抑而出。

    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今天,对霍家来说,确实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但是萧秋风并不知道,此时有一个更大的秘密,即将为他揭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