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七十五章 强者的比试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虽然在情急之间,但是丁美婷的话如此大胆的说出来,惊讶的并不仅仅是萧秋风,连柳嫣虹也瞪着大眼,不可致信。

    她们曾经年少轻狂过,但是拜托,现在已经过了那种年龄,她们不再是校园里那种可以整天幻想的少女,没有白日梦可做的。

    司马洛倒没有惊讶,只是羡慕,这种女人倒追的事,在这个萧家的男人身边,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了,多了个丁本军老首长的孙女,其实他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丁爱国并没有生气,相反,他看着萧秋风狠狠的笑道:“做为一个男人,就要有所担当,不管今天是不是我丁爱国的女人,就算是任何一个女人,你都应该负起这个责任,姓萧的,你也不想我在这里向你出手吧!”

    “不,萧大哥,不要理他,我让爷爷过来,把他骂走。”真是有了情郎忘了爹,丁爱国心里真是把这个年青男人恨得痒痒的,养了二十年的女人,就这样变成了别人的,而且变得如此的彻底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苦笑,本来以为这个小丫头,早就已经把当初的事忘记了,或者当成了少女回忆的一抹美好,却没有想到,到了今天,她仍是如此的认真。

    有些事,他终是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“既然丁叔想要一个切蹉的机会,那我当然不能不从,丁叔,你请其实女儿的事,丁家基本都已经放任了,特别是老爷子从东南回来之后,更是交口称赞,说是后悔当初与萧家的关系弄得如此之僵,那个萧家的男人真是不错,这种话,从老爷子口中出来,丁爱国心里当然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早就已经想着去东南一趟,好好的看看这个萧家的男人。如何的了得,不仅把他丁家的女儿引得失魂落魄,更连老爷子也如此的欣赏,要知道,就算是他建立军功,升到了少将的军衔。老爷子也只是点了下头,说了一声不错。

    可惜一直没有机会,上次老爷子前往东南,他肩膀上地重任更沉,要镇守京城,防止乱事发生,没有抽出时间,此刻听闻萧家男人已经到了京城,他第一时间就赶来了。说是找女儿,还不如说是找理由与这个男人比试比试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看出来了,哪里有这样的大人。自己的女儿不关心,把矛头对准一个陌生男人的,这没有理由嘛,除非这个父亲,根本就是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四合院地庭院里。有一块百来坪地草地。而萧秋风他们就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李强兵与铁柱当然认识这个丁爱国。他们早在军营地时候。就听闻过。京城军部有一个号称军中狂人地军官。力拔山兮气盖世。有一夫当关。万夫莫开之勇。今日一见。这个男人。虽然没有穿军装。但是这种霸道地气劲。却已经让人一见分明。

    “丁叔。请你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要战就全力而倾。这是作为一名士兵应该谨记地。遇敌不杀。就是自取灭亡。想要我留手。那你就自己倒下吧!”果然不愧是军人本色。说出来地话都带着铁血地戾气。真是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。对不起。美婷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看到父亲步步莫名其妙地逼近。丁美婷真是恨透了他。可是没有办法。虽然全家人疼她如宝。但是一旦说到正事。她终是没有插手地份。这种疼爱。只限在家里。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。笑道:“你认识萧大哥这么久了。什么时候见我怕过麻烦。再说了。这不关你地事。是你爸想试试我。估计是看我够不够格做你们丁爱地女婿了。”难得到了这个时候。萧秋风还都幽默了一回。

    但是丁美婷却把刚才的担心,全然地放下,如果老爸真是有这种念头,那就太好了,从遇到这个男人的那一天,她就对他有着十足的信心,不管面对的是什么人,他从来都不会败的。

    也许是为了增加萧秋风的势气,丁美婷放下了女人羞涩的拘谨,凑到了他的身边,在他的脸上,重重了吻了一口,娇嗔地说道:“我爸这人真是讨厌,萧大哥,不要客气,让他也败一回,尝尝吃鳖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丁爱国听着肺都气炸了,虽然用女儿的名义找这个男人的麻烦,但是看着女儿都把他当外人,他当然不太好受,连基本的谦让都省了,大喝一声,叫道:“废话少说,接招-----”

    气劲一提,四周的气息,也瞬间一变,司马洛当然挤在最前头,见状不妙,身形急忙向后退了几步,这高手相战,他还是离远一些,免得遭池鱼之灾。

    而柳嫣虹聪明得很,早就已经藏身在铁柱与李强兵身后,有他们两个擎天柱挡着,也没有什么气劲可以伤到她了,探出脑袋,看着不亦乐乎,说实在话,在心里,她特别的喜欢看姐夫打架,没有办法,谁叫姐夫打架的时候特帅呢?

    把丁美婷往身后一揽一推,萧秋风身形如电而动,身体里平息了好些天的真力,如海洋般地掀起了巨浪,延伸四肢,一种莹光溢动中,三轮刀心之力,已经挥手而出,声震如渗入心肺触电,锋芒万丈。

    虽然刀气仍只有三道,但是萧秋风很是明显的感受到,因为陌生潜在气能的影响,他刀气更进了一步,说不定很快的,可以突破四道刀心之力齐出的境界。

    作为京城的名将,丁爱国的资料并不难晓,他最厉害的就是罡气无敌的混元功,这种功夫,就如传说中地童子功一样,无坚不摧,当然,前提是可以娶妻生子,不然丁本军这老头,哪里会同意儿子修练。

    数十载地混元真气,犀昨无匹,在萧秋风遇到的高手中,或者只有当年香港一战中,被他斩杀地佐腾三郎,可以与之一战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从他动手的那一刻,混元功的力量,布置周身,三抹凌寒的刀心之气,根本就无法渗入,一记刀心,竟然就劈在脑门之上,但是四溢的花火一现,刀心之力形成了刀形就无影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知道,他遇到了真正的高手。

    而丁爱国虽然只接了一式,但是从这个年青男人的从容不迫,内敛丰华的神态,心里也不由的赞叹,果然有几分当年龙神的风范,不仅武功绝顶,还不带一丝武者的粗俗之息,看样子光凭这抹修心养性之深厚,就已经可列入高手之境。

    丁爱国心里虽然如此之想,但是手脚上可没有留情面,也许是太久没有对手过招,此刻他也有些迫不急待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的且战且退,让他有些恼火,喝道:“听闻当年在东南,你与龙枪一战,竟然还胜之一筹,莫非是看不起我丁某人么?”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身份,武者有许多在意的东西,丁爱国的话,让萧秋风不得不增加攻击的强劲,那属于武之脉的能量,已经滔涌而现,体内筋体的盈动,就如从小溪,变成了大河。

    而这还不最后的,当萧秋风身体伫立半空之中,草皮飞腾云动间,龙变三绝的进化力量,已经夹着武之魄凌厉而出,虽然没有化身龙形,但是这种力量,已经非刀心之力可比,河水汇入海,形成了汪洋。

    丁爱国全神惯注,果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机会,很多人都在看热闹,只有李强兵也铁柱却是神情亢奋,每一次遇到这种级别的高手相战,就是他们学习的大好时机,只要跟在萧少的身边,他们总是能无限的进步。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------”一连两句很好,这一刻,丁爱国也不得不承认,丁家老爷子说的赞语,并没有一丝夸大,这个萧家的男人如此的强大,的确已经非一般的纨绔子弟可比。

    就算是京中被誉为年青后辈第一高手的黄家明,也没有这种强劲的霸气。

    “混元无极------”愈强愈有战的铁血之意,丁爱国好不容易遇到这种对手,哪里会让他敷衍自己,混元功最强大的三招,第一式混元无极已经双臂一抡,挥出了圈圈了不灭气势,就如数道火轮一般,向着萧秋风劈至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不敢怠慢,影子身法一变,形成诡异之状,就算是在大白天,也很难发现他的身形,但是这种身法,却让丁爱国一震,有种很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三力融合,两劲相碰,空气炸响,发出“砰砰砰”激烈声音,两人力量相当,各退六步,而丁爱国身形未定,新招又起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