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七十三章 午夜芳客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霍非宁连心都在激动着,但是口中却很是冷然的喝道:“年青人,这个故事并不好笑,我问你,你大伯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萧豪云!”对这个老人,萧秋风并不想隐瞒。

    老人又问:“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香港!”

    老人要了联络方式,什么话也没有再说,很快的就离开了,甚至连买宅子的事,都放在了一旁,没有什么事,比外孙的出现,更让他惊喜交加,但是他不敢相信,因为他担心,这只是一个梦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他需要证实,萧豪云他当然认识,因为萧家两兄弟相为命,长兄为父,女儿与那萧迈飞的婚事,都是由他主持的,虽然只见过几次面,但是霍非宁相信,只要再见,他一定还会认得。

    老人急匆匆的离开,两个丫头与司马洛已经走了进来,他们当然很好奇,这霍家的老人,为什么会强买这处宅院,虽然静幽古朴,但是京城里,这样的宅子,并不少见,以霍老的条件,想卖一座,好像并不困难,他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一座呢?

    “姐夫,这老人很怪也,他干嘛非逼你卖宅子,而且这宅子我从来没有听伯母提起过,真的是你的么?”被老人这打扰,柳嫣虹都有些怀疑,这宅子会不会是这个姐夫从别人的手里抢过来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瞪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此刻,他正在想事情,老人要了联系方式,相信很快就会证实他的身份,只是不知道,到时候,他会不会真的愿意与自己相认,如果相认。他又该如何弥补两个老人这多年来的孤独。

    听大伯说,这老两口至今都还健在,看老人的身体状况,虽然枯瘦了些,但还算健康,想来应该可以享受到团圆的幸福。

    丁美婷也走了过来。安慰的说道:“萧姐夫,你不要生气,霍爷爷其实人很好的,他想买这宅子,一定有逼不得已的原因,要不我让我爷爷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着摇了摇头。说道:“不用了。这件事。我自己会处理地。美婷。以后就叫我萧大哥吧。萧姐夫萧姐夫地叫。你不觉得掺口么?”

    感觉这个当年地小丫头已经长大了。不需要再有距离。萧秋风从心里已经接爱了她。知道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地任性与幼稚。动不动说爱他一辈子。

    丁美婷立刻应道:“好地。萧大哥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这种接受。就是她渴望长大地理由。离开东南地这些日子。她一直留在京中芳名最响亮地梦清灵姐姐身边。就是要向她学习。如何做一个让男人喜欢地女人。此刻萧秋风地表现。就是对她最好地赞誉。

    她相信。只要坚持。总有一天。这个男人会明白。她不再是小女孩。她地爱。是纯洁永恒地。

    两人心与心地靠近。最不爽地当然是柳嫣虹。她嘟着嘴。不悦地叫道:“什么萧大哥萧大哥。哼。叫得真是肉麻。不如叫情哥哥好了。反正我可以当着听不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气呼呼地就已经不理人。自已回房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睡着。今夜的行动,他不出手。是因为不需要,从收集到的情报来看,群英会,实在还轮不到雷霆出击地程度,不过,他需要知道结果,在京城里,能挡住李强兵与铁柱的人,并不多。

    一种夜行人的声音,在他的思感里响起,这绝对不属于宅院里任何人的动静,而且这个夜行人,似乎是冲着主房来的,很快,如电般的身影,在夜空里划过,人已经到了他的窗户外面。

    一缕很熟悉的清香,暗涌鼻息间,萧秋风已经欣悦地坐了起来,看着那全身裹在黑衣里的人,笑了笑说道:“美人,你是不是来得晚了一些,没有看到大爷正在孤枕难眠么,还不快过来?”

    三枚暗锋的匕首已经闪动,“咚咚咚”的三声,就已经斜插在木床踏板之上,月光莹溢,让这匕首散发着冷冷的光芒,但是这种气息,对萧秋风来说,实在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“淫贼,来到京城,竟然还敢不向我汇报,是不是把我忘记了?”身形如风般一动,已经跃窗而入,银呤的声音,飘然而出,今夜这宅院里没李强兵与铁柱守护,不然她哪里这么容易进来。

    黑色的头巾已经取下,露出了俏丽粉润的娇面,舞那动人的美态,在这午夜间,如精灵般地优雅诱人,灵珑的身姿,如轻柳几摆,就已经移步到了萧秋风的身前,玉臂一挥,三枚匕首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早就知道,只要舞收到消息,一定会来找她,今夜,月光迷人,实在是幽会的最好时机。

    扑身入怀,舞娇嗔的情态变幻无形,手已经扭到了萧秋风腰间的软肉,威胁的说道:“来京城,竟然也不告诉我一声,是不是做什么坏事,想瞒着我的,说,老实交待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我说,我说,本公子风流潇洒,此来京城,当然是寻芳猎艳,本想当一次采花贼,把某位天仙般的舞公主采下,却没有想到,到头来被采地人,竟然是本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舞笑了,凑身过来,在他地脸上吻了一口:“坏人,可知舞盼这一天,盼了多久,我真的很想你,早知道你要采花,今夜我就不来了,一定大开房门,扫枕以待,欢迎你地光临。”

    入怀,温情,两人用这种发自内心的感觉,来平息脉动的**与思念,那种青梅竹马的相依相随,这么多年,他们已经融为一体,不分彼此,虽然萧秋风身边的女人不少,但是舞,绝对是最独特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想你,舞,从今天起,我们不再分开,好么?”

    “嗯----”嗯字一出,就感觉萧秋风魔手不规矩的乱动,在她的身上揩起油来,舞又好气又好笑的喝道:“色狼,不要诱惑我,就算想要舞,也要找个好的良辰美景,这像什么,感觉像是奸夫淫妇,在晚上干什么勾当似的。”

    美女自动送上门,不占点便宜,岂不是浪费,萧秋风收回手,贼笑道:“那陪我躺躺总可以吧!”

    对这个要求,舞倒没有拒绝,媚柔一笑,已经很温驯的在他的身边躺下,玉手放在他的胸膛之上,任凭他的轻抚。

    “风,才进京,就惹事了,我听说你烧了朱家的酒吧,有没有这事?”作为龙组情报组的最高指挥官组长,舞对这件事当然很清楚,虽然别人不知道那闹事的人是谁,但是她却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人家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我这初来乍道的,也要给点颜色让大伙看看,不然这戏还怎么唱啊!”萧秋风当然是一边戏语,一边手不停的在舞身上抚摸着,从衣间穿过,只要是有风景存在的地方,他都要好好的留恋一番。其实除了最后一关,这个情爱初恋的情人,对他来说,已经没有什么秘密了。

    舞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风,关于你父亲的事,你应该直接问将军,朱家与这件事,一点关系也没有,何必惹出这么多事出来,给自己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,需要一步一步的来,心急是找不到答案的,其实对付朱家,也只是为了找个借口,让他们知道我已经到了京城,下一次要对付的,就是他们,最好的是要让他们自己乱起来,这也算是打草惊蛇吧!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重生计划,一旦展开,你想京城还有几人,会是我萧秋风的朋友,对付几个垃圾,惹些麻烦,又算得上什么大事呢?我这人,天生就不怕麻烦。”

    舞一惊,问道:“风,你真的决定要做这件事么?你、你真的想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父亲的遗愿,我真的很想知道,究竟有什么人,竟然可以打败龙神,让他死亡得如此神秘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件从来没有人敢去问,敢去查的秘密,因为敢问想查的人,基本已经死了,这些在那份重生计划的资料上,说的已经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连猫也查不到的东西,估计龙组就不用问了,必竟龙组的成员,与老猫相比,差了不止一个等级,也许这些背后的人,比老猫更强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