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七十二章 叫你一声外公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司马洛很惊喜的冲进萧秋风的书房,脸上分明有着一抹看好戏的表情,说道:“秋风,有人找你,小心一点,这人可很有分量的。\\”

    在司马家有份京诚人物排行榜,家族权力中心的几人都必须牢牢的谨记,这里面有人是不能惹,也不能得罪,有些人更是不能靠近的,所以此刻眼前的这个老人,司马洛很清楚他的来历。

    或者说京城只要稍稍有分量的人物,司马洛都知道,这点,对萧秋风来说,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,在京城呆了多年,他从来没有研究过这些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老人,萧秋风竟然也认识,因为在这个世上,能为了房子来找他的人,估计也只有他一个了。

    霍非宁,在京城上得了台面的老一辈人物中,他绝对是很特别的一个人,五十岁的年纪,就已经自动申请解除了一切职务,光是这份激流涌退的勇气,就没有几个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的很多弟子都已经位居极品之职,但是没有人敢轻视这个老人,就算离开政坛已经二十多年,有些东西,就如威严,却依然存在,这对京城这种一代胜一代潮流中,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奇迹。

    有利便是娘,这些人惧怕这个老人的什么,估计除了他们自己,没有任何外人可以想得到。在很多人看来,没权没势,与世无争,平日里霍家老人,连大门也不迈,静静的在家里安享晚年,只待天国的召唤,投胎转世了,他来这里,司马洛也很奇怪的。

    七十多岁。脸上有着很苍桑的岁月痕迹,并没有与一般人那样,很精心的保养,除了眼睛里闪动的目光,依然有着当年的犀利,其他一切。都只是一个老人,一个很老很苍桑的老人。

    除了他自己,只有两个看似佣仆的男人相随,萧秋风从他们一进屋,就已经感受到,这些人,没有一丝力量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竟然是闯进来地,也许是没有力量。所以门口的铁柱竟然也不知道如何拦住他们了。\\“霍爷爷,你怎么来了?”没有想到了,这里认识他的人还真是不少。连丁美婷也认识,而且很惊讶的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老人看了丁美婷一眼。却没有什么太多地表情。反而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。然后冷声地开口问道:“小婷。你也在这里。我想找一下这个居处地主人。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引见一下?”

    这个老人平日地事。丁美婷也知道不少。所以有些紧张地看了萧秋风一眼。急得叫道:“萧姐夫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摆了摆手。示意知道了。吩咐道:“美婷。去泡杯好茶。霍老爷子。你请坐。我就是这居处地主人。不知道你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老人。萧秋风不能不产生某种内心地冲动。因为这是他地外公。是他地亲人。本来准备等安定下来。前去拜访地。却没有想到。他竟然自己这么匆忙地找上门来。估计平日里。他对这处居住很是留意。不然他才进住。他就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老人已经走到了萧秋风面前。轻轻地说道:“不用了。今天我来不是做客。这位先生。我想与你商量一下。能不能把这四合院地宅子卖给我这个老头子。价格任你出。我老头子绝不还价。”

    旁边地几人都吃惊不已。这个破宅。也用得着霍老亲自上门。竟然是价格任出。怕是要出天价了。

    司马洛更是郁闷地,他们家的别墅在京中有好几处,任何一处都比这里好,但是从来就没有什么大人物觉得不错想要买的,买什么,当白送都可以,大家交个朋友吧!

    眼前这个霍老人,虽然无官一身轻,在京城闲置了几十年,但是他的人脉,却是没有人可以轻视的,如果能攀上他的关系,那真是一种求不来的福气了,以后在京中大道上走,都可以昂着头走了。

    “霍老爷子,可能要让你失望了,这宅子,我没有想过要卖。”

    老人并不急,走到萧秋风的身边,坐了下来,说道:“小伙子,你可要想清楚,我买你这宅子,除了给你心动的价格之外,我再答应你一个条件,相信对你一生,会有莫大地好处,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,这个条件,却是钱买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爷,我姐夫说不卖,肯定是不会卖的,这里风景秀丽,空气清新,说不定以后可以拆了建一座超级的豪华别墅,再说,萧家会缺钱么?”在柳嫣虹的心里,从来都认为,世上最富有的人,就是这个姐夫了。

    其实柳嫣虹也是一片好意,她只是想让这个老人知道萧秋风的心意,不要在费心思想要买这座宅子,看姐夫这表情,这宅子根本就不会卖。

    但是老人一听要拆,顿时就已经脸色大变,在茶几上一拍,满脸怒意的站了起来,大声地喝道:“我警告你们,这座宅子我是买定了,如果你们想拆,除非我老头子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霍爷爷,你不要动怒,不要生气,有事好好商量。”丁美婷想不明白,这个爷爷最敬重的好朋友,竟然有这种倔脾气,对人家的宅子也会强买强卖。

    司马洛也是目瞪口呆,怪事年年有,但是这个男人遇到的怪事就特别的多,连个破宅子,也会有人强买,真是怪哉,以这老人的身份,用不着如此吧,他想要什么样的房子,还不大把的人给他送么?

    莫不是这个宅子下面,埋着宝藏?司马洛有些想入非非了。

    看着老人那发怒的脸上,带着几缕颤动地伤悲,或者他想得到这个房子,也只是为了对往事保留一份留恋吧!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萧秋风,这个宅子属于他,当然由他决定。

    “这宅子我是不会卖地,如果霍老喜欢,待我把京中的事处理完,这宅子我就送给你。”峰回路转地惊喜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但是老人却已经厉声的喝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世上有很多傻子,但以他观人的眼光,眼前这个年青男人并不是傻子,天价的买卖,还有一个条件的承诺,在京城,能给他的人并不太多,这种优厚的条件,他竟然拒绝,反而是答应把宅子平白无故的送给他,他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除了萧秋风自己,谁又会明白?

    “霍老爷子,你见过这枚玉佩么?”大伯早就已经想过了如何与霍老爷子相见,虽然没有最直接的证据,但是有些小东西,却还是可以激起这个老人对往事的回忆。

    有一瞬间的惊讶,老人已经接过了这枚玉佩,而且翻到了反面,这上面有两个看起来是刻上去的字体,据大伯说,这平安二字,正是霍家老人雕刻的,所以他一定不会忘记。老人身体在颤动,有些激动的盯着萧秋风,冷冷的喝道:“说,这玉佩你从何处得来,玉佩的主人在不在?”他当然不会忘记,这是外孙诞生的那一刻,他亲手挂在他脖子上的护身平安玉佩,可是被高僧开过光的,只是很心痛的,却不能保孙子一生的平安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辛酸的脸上,也有几分动容,亲人相见,却不相认,这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霍老爷子,如果我说这玉佩是属于我的,你相信么?”

    “属于你的,不、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,他怎么可能还活着,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?”老人似乎已经有失去了理智,一下子抓住了萧秋风的手,很是伤痛的说道:“年青人,求你,告诉我实情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站了起来,对众人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退出去,虽然这里几个人都好奇不已,但是没有人敢违背他的吩咐,李强兵最后退出去,而且守在了门口不远处,这是他的职责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母,据说他们都已经死了,我有个大伯,霍老爷子应该知道,这所有的事,都是他告诉我的,我姓萧,拥有与父亲龙神一样的神奇体脉武之魄,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,但是我还好好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伤感的笑了笑,看了看老人,说道:“其实如果不是世事造化弄人,我想我早就应该叫你一声外公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