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七十一章 再次重逢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与柳嫣虹相比,丁美婷害羞了许多,有些怯怯的走到了萧秋风面前,轻声的招呼道:“萧家姐夫,你好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当年一别,气氛并不友好,丁美婷仍然记得,这个男人冷峻的脸上,泛着无情的神色,此刻相见,她是半喜半忧,压抑在心里相逢的**,终是不敢泄发,看着依在他怀里的柳嫣虹,她唯有羡慕。

    “美婷,是很久没见了,你也长大了。”萧秋风哪里知道这个女人此刻的心理,当年两家闹出的不合谐,他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,官商之家,本就是不太相融,丁家看淡萧家,也很正常,实在没有必要计较太多。

    而这个当年的小丫头,成熟艳动的风韵,倒是增长了不少,相处起来,应该没有当年那般的青涩了,只要不是青春萌动的爱意纠缠,萧秋风倒不介意多这么一个朋友,怎么说,她也是丁本军的孙女,在京城有很名气的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也太客套了吧,这么久没有相见,现在应该激烈一点,拥抱一下才对,美婷,来,不要说我没有给你机会,给你让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与萧秋风当然没有任何的隔阂,在家里她本就是受尽万般宠爱的,在这里也是一样,就喜欢腻着萧秋风,此刻为了最好的朋友,她才舍得让出这个怀抱。

    有几分期待,却又有几分拘束,也不知道是因为分开太久。还是当初分开时的伤痛。至今未曾平复,丁美婷此刻仍然没有办法放开。

    反倒是萧秋风很随意的上前两步,笑道:“小虹说地没有错,分开这么久,咱们是应该拥抱,表示一下相逢地喜悦。”

    双臂张开。这个拥抱。萧秋风主动,把这个可人的小丫头青春的娇躯搂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脸上泛着粉红的喜意,丁美婷手也伸出,搭在了萧秋风的肩上,久违的气息。就如沉淀地佳酿一般,愈久愈醇。这种接触,就已经可以让人醉倒在梦中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亲近一下就够了,可不要太过分。”萧秋风享受这种娇女入怀地感觉,还没有细细的体会,就已经被柳嫣虹拉开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喜欢抱美女,我吃点亏,让你抱抱好了。放心。我不会告诉姐姐的,不过姐夫。每一次出门,从来不给我打招呼,我不管,这一次好不容易碰上你,你一定要给我买很多很多很多的东西,不然我就不理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苦笑,如果这样真的可以让她不理他,他一定什么东西也不买,他正想图个安静呢?

    也不需要萧秋风交待,她们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地家了,先是在四合院里逛了几圈,欣赏景色,然后很快的在木楼上,找到了自己中意地卧房,剩下的就要去大采购了,还好,萧秋风说有要事做,把赵若明与司马洛两个大男人塞给了她们。

    陪这样娇滴滴的美女逛街,他们当然很乐意,但是等他们四人回来的时候,两个男人眼神都变了,好像整个人都委了,手里抱着,肩上挂着,全部都是纸袋,而两个丫头一人手里拿着一串冰条,啃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而且最让人生气的是她们不仅一点忙也不帮,反而冲两人不爽的喝骂:“这么大个,真是不顶用,拿几个袋子就受不了,下次逛街不找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赵若明与司马洛算是尝到了陪这两个小丫头逛街的苦难了,看着萧秋风没事的喝茶躺着休息,就晓得,这丫的早就知道这不是好事了。

    女孩子嘛,鸟事又多,柳嫣虹一看到萧秋风,就已经决定陪姐夫住在一起,而且又怕闷,把丁美婷也拉上了,正好丁美婷也愿意,所以两人的住地地方,当然要好好地重新装饰一番,这就是女人的特性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陪她们上街,当然是当苦力,难道还会是艳福么?

    不过对着萧秋风叫天怨地地两人却还算是有了口福,晚饭竟然是丁美婷做的,这很出萧秋风的意外,就算是柳嫣虹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“美婷,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一手,哇,还真是不错呢,是不是想用这些美食来勾引我姐夫,哼,不要想了,再好也比不过我姐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自己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这丫头就不知道悔悟,她还真想与姐姐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丁美婷与以前相比,成熟了,却也含蓄了,对柳嫣虹的话没有理会,只是轻轻一笑,就转头问萧秋风说道:“萧家姐夫,好吃么?我这是向清灵姐学的,她做的才好吃,可惜我已经很努力了,但是就是做不出那种味道,清灵姐说我没有厨艺的天份,有些感应是学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也觉得不错了,记得以前丁美婷与柳嫣虹一样,都是米虫,连酱油与醋也分不清楚,此刻都能做满满的一桌菜,当然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,与小虹相比起来,简直就像一个在天,一个在地,继续努力,我相信你。”萧秋风的话,就是一种肯定,而肯定,对丁美婷来说,就是赞扬,这可是她第一次大显身手,连父母也没有这种福气尝到。

    萧秋风吃得并不多,相反司马洛与赵若明倒没有客气,中午喝了太多的酒,此刻正饿着呢,再说了,人家小美女精心制作,可算得上是爱心晚餐了,他们能不给面子么?

    丁美婷含羞的应道:“萧姐夫,那你多吃一点,我明天再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的模样,柳嫣虹不知道为何很是不爽,说道:“姐夫,我也会的,只是平时难得出手罢了,明天我做番茄炒饭,你们每人一定要吃两大碗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小丫头的话,司马洛与赵若明差点昏倒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两人算是在这里赖定了,萧秋风也懒得理会,这一次来京,他有太多的事要做,实在没有心情与这两个小丫头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晚上,在安静的书房里,萧秋风听着李强兵关于今日之事的汇报,烧了九重天,总得有些反应吧!

    “九重天的幕后老板姓朱,听说是中央办公室的主任,做人很有一套,在京城人脉很广,很多人都卖他面子,华少也只是为他打工,一个恍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李强兵联络到天网的成员,所拿到的信息,凤兮身体不便,只驻守东南,至于京城的事,就全权交给了萧秋风来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什么反应?”萧秋风轻轻的问道,如果一点反应也没有,那他会很失望的。

    “朱楼已经派出了京城西城的群英会,在整个京城寻找我们的行踪,看样子,很多人都等着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朱楼只是一个小角色,在京城这种地方,只算是三流,是死是活,并没有太多的干系,也没有人会放在心里萧秋风轻轻的敲着手指,在桌上发出“咚咚”的声响,片刻,已经开口吩咐道:“稍稍放慢北进的速度,调些人过来,把这个群英会给我灭了,记住,要干净利落,不要留下把柄。”

    李强兵已经应声离开,司马洛已经急步的冲了进来,叫道:“秋风,出事了,出事了,他***,原来九重天是朱家那个猪猡开的,他现在已经满京城的找我们,我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凤兮天网般的渗透情报,但是他们司马家在京城官场中的成员,却是不少,探听什么消息,也很便利快捷的。

    “你很害怕?”萧秋风看了他一眼,很是不屑的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洛挺起胸膛,说道:“我怕个鸟,朱家只是小门小户,没有太多的能量,只是那朱楼是个小人,他与城西的群英会,好像有些联系,我怕他暗中使坏,就不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,说道:“这你不需要担心,很快,群英会就不会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笑意阴寒,还着一股凌然的狂戮之息,司马洛不禁的打了个寒颤,问道:“秋风,你不会是想着对付群英会吧,他们-----

    “好了,群英会的底我已经知道了,不过是几个上不了台面的家族凑成的联盟,群英会,叫得很好听,也不过是些三流的渣渣,难得来京一趟,我怎么也得出出力,把这些垃圾清理一番才是。”

    京中的大人物,都在尽力的保持着各种势力的平衡,但是萧秋风现在要做的,却是极力的打破这种平衡,把整个京城的水都搅浑,让那些总是隐藏在背后的人露出水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