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七十章 到来的消息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司马洛吓了一跳,正待开口提醒,却没有想到,三棒会弹出去,一个当场昏倒,而赵若明一脚正踢,正中又一个打手的脸面,五官鲜血直流,惨叫着飞了出去,可见这一脚威力十足。

    “老四,加油,加油------”先前的担心,在这一刻,散得干干净净,司马洛躲在萧秋风的身后,算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了,所以才能静下心来看好戏。

    打手身形飞来飞去,惨叫声连绵不断,只要上来的人,李强兵都会卸掉他们的腿,左右开弓,根本没有人能有稍稍的抵挡之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、你们这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,你们、你们会后悔的。”华少被逼得越来越后退,先前气势凌人的神态,已经变成了惊惧之状,吓得连话也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华少,我们报警吧!”一个狐假虎威的家伙,好像也被吓得不轻,这个时候,竟然想着报警,真是很是可笑,难道他们不知道,此刻是几十人群殴两人,就算是报警,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理由呢?

    华少眉头一皱,此刻也顾不了这么多了,这个男人太厉害,他控制不了了,大声的喝道:“报警,报警------”

    “报你妈的头。”李强兵还在玩,但是赵若明已经冲了上去,一巴掌已经狠狠的扫在了这个华少的脸上,鲜血立刻在嘴巴溢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华少却连动也不敢动。好像有些被吓傻了,不过眼里倒是恨意地盯着赵若明,却没有想到,一脚又踢了过来,身形爆退几米,撞破了玻璃门。才稳住,但是脸上已经全部都是鲜血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过来救,这些三流的打手,欺负一些小老百姓还可以,此刻这四人软硬不吃,看着地下躺了几十个被打断腿的伙伴,他们只是拿着棍棒围在四周,李强兵进一步,他们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不要玩了。走吧!”萧秋风对这些人一点兴趣都没有,连出手的**都没有,率先的离开了酒吧。

    火已经点燃,李强兵兴奋的像贪玩地孩子,把酒架上的白酒一股脑的打破,然后看着那火势无法抑制,才这得意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有种留下名号!”全身是血的被几个打手抬出酒吧的华少,此刻气极败坏,但是还没有昏倒,冲着四人离去的身影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姓萧。你可以叫我萧少,我从东南来,如果你想找我,我会随时等你。”萧秋风冷声的开口。他相信,很快。整个京城都知道,萧家男人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火势滔涌,酒吧里的人围在门口,当成了看热闹地观众,只有华少咬牙切齿的叫道:“我不会放过你的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李强兵回头,杀意一现,从来没有人敢在萧少面前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他,他现在还有点用。”需要借助他的嘴,散布消息。萧秋风轻轻的开口。人已经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华少,不要生气。马上给你叔叔打电话,让他出手,这个小子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被提醒,华少忘记了悲伤,立刻拨通了电话,带上一种哭音:“叔叔,我是小华啊,叔叔,你一定要替我出头,我的九重天被人给烧了------”

    丁美婷收到消息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,她与那华少冲突过,丁老当然知道,所以很关心过来询问一声,这个孙女性格有些霸道,他也怕她乱来的。

    “九重天被烧了?”丁美婷吃了惊,这件事当然不是她干的,难道说,那个男人已经到了,只是动作也太快了吧!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听说那个华少被人打成了猪头,现在朱主任已经全城的寻找那些滋事地人,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?”

    事情已经传出,但是那个朱主任,却没有把细节披露,所以丁本军也没有细究,但是柳嫣虹的一句惊叫,却让他紧张起来:“一定是,一定是我姐夫来了,但是他太狠了吧,烧人家的铺子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的心里很高兴地,这说明姐夫关心她,替她出气嘛!

    他望向了梦青灵,梦青灵轻轻的点头,就表示,那个男人真地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丁本军没有说一句话,立刻就告辞,他需要马上把这一情况向老大汇报,总有一天,他们会京城相见,只是没有想到,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也许,平衡的力量,马上就会被打破,乱战即将展开,他很清楚,这个萧家的男人,根本就不是一个安份的人,走到哪里,哪里就会狂风暴雨的。

    只是京城不同别的地方,这里每一轮风暴,都会影响整个国家。

    柳嫣虹才没有时间挽留这个老人,心里只想着姐夫,很快的就已经向家里打听到了地址,田芙疼爱她如自己的女儿,对她当然不会有丝毫的隐瞒。

    “虹虹,你去哪里?”看着她一放下电话,就往外跑,丁美婷已经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姐夫已经到了京城,我知道他在哪里,当然去投靠他喽,有吃有住,有钱用的日子,谁不想过?”

    从来就没有很仔细地思考过,为什么呆在姐夫地身边,她就特别的开心,而且倍感安全。

    “喂,你有没有搞错,乍说我与清灵姐也照顾过你,现在他来了,你就立马跑了,连感谢也不说一句,是不是太过分了。”丁美婷很是不爽地喝道。“什么啊,你照顾我了么,哼,想去就自接说。”对丁美婷的心事,柳嫣虹算是了解透了,才不给面子,但是转头对着梦清灵的时候,她还是很客气的说道:“清灵姐,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,现在我姐夫来了,我去投靠他,等几天,我让姐夫出钱,请你吃饭,你一定要来啊!”

    梦清灵轻轻的笑了笑,摆了摆手,说道:“好了,看你们急的,去吧,替我向他问声好,说我欢迎他来京城。”

    两个心性纯真而美丽的小女生,想都没有想,就已经冲了出去,热闹了几天的空荡别墅一下子又恢复了平静,让梦清灵有一丝淡淡的失落,本来早就已经习惯了安静的生活,但是柳嫣虹与丁美婷的加入,让她感受不一样的生活快乐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当一切再回到从前,她似乎觉得,有些难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四合院从里到外,都重新打扫了一遍,没有一丝现代的痕迹,木制的房居,竟然也有几层,而地面上,除了草皮,就是青石铺垫,有股浓浓的古朴气息。

    而萧秋风伫立在堂屋,很是静静的沉淀着心潮,感受着父母居住过的房屋,体会着他们存在的幻影。

    虽然面积并不是特别的大,但是除了几栋楼外,竟然有不少的风景致然处,小桥流水,清寂幽雅,几支芍药花开正艳,很特别的花香,随风而荡,弥漫着整个四合院的空中里,让人爽心悦目。

    赵若明与司马洛当然已经找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,不过都是侧屋,必竟在这里,他们只是客人,没有理由占居正屋之理。

    铁柱动作还算是很快,只是一夜之间,不仅把这里装饰一新,连门口的护院,都已经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所有认识萧秋风这个东南萧少的人,几乎没有人不认识柳嫣虹,所以她闯进来的时候,竟然没有人阻拦。

    “姐夫,姐夫,你在哪里-----”老远就听到了她清爽银铃的娇呼声,夹着几分兴奋的气息,根本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对她,萧秋风也无法再责怪,一是她已经二十岁了,算得上是大人了,再者,就是他已经习惯了,习惯了这个小丫头的脾性,懒得与她一般风识了。

    两人闯入堂屋的时候,看着那静静的坐在上位,端茶浅饮的萧秋风,柳嫣虹已经急步的冲了过来,把丁美婷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她才无所顾忌,一个箭步就已经把萧秋风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不要像小孩子,淑女一点,淑女一点。”有时真是想不通,柳家姐妹,同父同母所生,为何性格南辕北辙,一静一动,是如此的分明,什么时候,这个小丫头,才会有她姐姐那般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哼,人家很久没有见到姐夫了嘛,抱抱又有什么关系。”柳嫣虹翘着嘴说完,已经转过头,很是怪怪的笑道:“姐夫,你看我把谁带来了,小美女呢,我怕你在京城寂寞,给你找个侍寝的,我很有良心吧!”

    看着慢慢走进来,一脸羞红的丁美婷,萧秋风的确眼前一亮,一年多不见,这个昔日的小丫头真的成熟了许多,那淡雅风韵的气息,连柳嫣虹这个小姨子也没有办法与她相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