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六十九章 闹事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九重天,就是这个酒吧的名字。

    在京城这种卧虎藏龙之地,这个九重天酒吧并不出名,如果不是柳嫣虹告诉他大概的位置,估计萧秋风这个京城通也不一定可以找到。

    不过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总有些人,会在这到这里来,形成了一种很独特的群种,就像那些上不了最高台面,但是却又自以为是的年青人,总把这个酒吧当成了舞台,尽情的演艺着属于他们的人生。

    对一般的人来说,他们本来就有骄傲的理由。

    萧秋风领着他们走进来的时候,最好事的司马洛已经问了:“老大,这酒吧不怎么样,你带着我们走这么远过来,是不是有什么好处给我们?”

    无耻的人,总是这样的让人无奈,赵若明差点都想给他一脚,算是奖给他的好处,但是萧秋风笑了笑说道:“我请你喝酒,这个好处还不够?”

    很久了,萧秋风已经没有请人喝酒,这个世上,能配得上喝他酒的人已经不多。

    果然,司马洛一下子比其他人更快,已经推开了酒吧的玻璃门,能让萧秋风请酒的机会可不多,自从这个男人从纨绔子弟改邪归正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要喝最好的酒,最贵的酒。”没有看任何人,司马洛走进去,第一句话是吼出来的,他这是兴奋,想要让这个萧家的男人,也破产一次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声音,比酒吧里舞曲的声音更大,因为走进这里的人,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嚣张,敢说喝最好的酒,而真正够资格喝最好酒的人,是不会到这里来的。

    九重天,也只是一个京城的角落。一个被天幕掩藏起来的舞台,适合那些藏有角落里才敢指天破骂的人来,在这里发泄着并不真实地沉闷。

    一张台子。四个人。在很多人惊讶地眼神中。侍者已经端来了酒。绝对是九重天最好地酒。

    司马洛喝了一口。有些失落地摇了摇头。说道:“差劲。秋风。难得有这种机会。我才不会放过你。”说着。他已经转身。冲着侍者喝道:“找你们老板出来。我要你们这里最好地酒。这实在差了些。”

    侍者有些失神地闪动了一下眼睛。没有吭声。但是萧秋风却从他地眸里。发现了一种鄙视。司马洛已经喝道:“你傻傻地呆在这里干什么。去找你老板。老子要喝最好地酒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在这里呆了很长地时候。这个侍者也养很是典型地奴才眼。他很清楚。来这里地人。都是孙子。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。而他看司马洛地脸很陌生。想来不是发了意外之财来装奢地土豪。就是乡下来地土豹子。

    很快。一个年青地男人慢步走了出来。在他地身上。流散着一种酒气。酒气弥漫间。形成了一种痞气。虽然从来没有见过。萧秋风也知道。这种人。就是渣渣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我就是本店的老板,人称华少,各位手上这已经是本店最好地酒,不知道,你还想要些什么?”年青人看样子就是老板,听着华少。与柳嫣虹诉说的。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司马洛什么也不知道,他只是想喝酒。立刻喝道:“有没有搞错,京城的酒吧,这种酒就是最好的,难道就没有一些八二的货?”

    八二是一种俗称,其实司马洛说的是八二年产的极品红酒,红酒的价值都是看年份,而八二年,就是天价。

    年青人看了看四人,见到司马洛好像有几分懂酒的样子,似乎有几分体面,很爽快地笑了起来:“原来这位先生真是爱酒之人,算你们有运气,店里刚进了一批八二年的货,绝对正宗,去,给这台取两瓶来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年青的华少开口,侍者不敢怠慢,很快,已经冰镇过的红酒,已经取来,清香的浓郁,果然没有错,是八二的货。

    “这才够味嘛,老板,多拿几瓶,今天我们有人请客,一定要喝个够。”司马洛立刻很是奋的吩咐,这一瓶十几万,今夜,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年青人审视了四人片刻,才向侍者点头。

    没有人再理会年青人,但是年青人却已经暗暗的注视着这个台上的四个客人,萧秋风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,而李强兵与赵若明也不是多话地人,但是喝酒,却并不落后,这种极品的酒,口感极好,很好进口,这种机会,他们当然也是不喝白不喝,反正不要他们付帐。

    不过赵若明很想不通,这么远来到这里,就只是为了喝这几杯八二年的红酒?

    华少已经有些后悔,这四个人好像不太明白这酒的价值,两个小时之后,桌上已经有了十三个空酒瓶,第一次,有人喝酒喝得这么豪爽。

    司马洛却很兴奋:“老大,我喝了这么多年的酒,就数今天最痛快,来,再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在笑,神情淡淡的,这种酒,对他来说,只是说能够进口而已,不说别的地方,光是家里老头子藏的几瓶酒,每一瓶都比这十瓶值钱。

    杯一碰,最后一口酒已经入肚,萧秋风很是突然地问道:“司马,你有没有试过喝这种极品红酒不给钱地?”

    司马洛还没有回过神来,淫荡的笑道:“我家里地酒,都是人家送的,鸟的都不用给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,我们试试在酒吧里喝酒不给钱怎么样?”萧秋风的话一出,司马洛那还没有吞下去的酒已经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会想------”他不用想了,因为萧秋风已经站了起来,很是随意的说道:“喝够了,我们该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二十几个人,很早就已经守在了门口,当司马洛尴尬的走到门口的时候,已经被他们拦住了,领头的那个,正是刚才自我介绍的老板华少。

    “几位,你们是不是应该结帐了。”华少的语气有些自嘲的笑道:“我九重天开张三年,还从来没有遇上过,敢来我这里白喝酒的。”

    “华少,你说这几个人,会不会是得了失心疯,竟然跑到九重天来喝白酒,难道他们不知道死字怎么写?”

    司马洛喝过很多不给钱的酒,但是这么正大光明的耍赖的喝酒,他从来没有试过,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凑到了萧秋风的身边:“老大,你要是手头紧,我替你付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一二百万,用得着如此么?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***也不打听打听,这是什么地方?”一个很狂霸的肥佬提着粗壮的水管已经走了过来,似乎准备动手K人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走上前,脸上带着一种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是九重天,也知道,你就是华少,听说,你昨天对一个女人好生无礼,今天,我只是想来教训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华少脸色已经铁青,他不是害怕,而是生气,因为昨天他已经很丢脸了,如果那个女人身边不是跟着丁老头的宝贝孙女,他早就让人绑了放到床上享受去了,必竟很久,都没有遇到这种货色了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找她麻烦,他倒找到老子了,丁老头的孙女,老子给面子,不惹,但是你们几个,今天老子要卸了你们的腿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算是明白了,这丫的来这里根本就是故意闹事的,枉他还以为可以狠狠的宰他一次,却没有想到,这一次也是白吃,看这样子,这个男人是不会给钱了,不是不给,估计是不用给了,用强,谁会比他更狠。

    “卸掉他们的腿,把这里一把火烧掉。”这是萧秋风的话,李强兵动作最快,他最不爽那个肥佬,萧秋风的话一落,他的拳头已经到了那肥佬的腮帮上。

    “啊------”的一声,拖得很长,牙齿已经掉了三颗,然后带着血的痕迹,整个肥胖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,围殴还没有开始,他就先挂了。

    “上,上,给我打,狠狠的打------”华少终于发现不对,他也没有想到,世上还有这种嚣张的人,他以为自己已经很不讲理了,没有想到,这几个男人,比他更不讲理。

    李强兵一句话也没有说,他根本不需要说话,萧少说过了,卸掉他们的腿,然后烧掉这家酒吧,他只需要按照命令去做就好。

    几个打手冲向了萧秋风,但是赵若明已经挡了过来,三根粗粗的球棒打在了他的手臂上,两根被震断,第三根反弹,正在敲在其中一个人的脑门上,鲜血直流,这人顿时就被吓昏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