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六十八章 初临京城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太快,三女在这种开心的欢笑中,重温动情的旋律,那种属于年青活力的驿动,就如最美丽的春天,绽放着艳色的鲜花,而这,也仅仅只过了三天。

    有了神兵的加入,李兴与关刀按照凤兮的指示,加快了进攻的征程,一路上留下了很多的尸体,到了此刻,已经迫近京城了,这表示着,萧秋风的行程,也将落到实处,他也该动身了。

    三女的深情,总是让人难分难舍,今夜,她们同眠,陪着萧烽风同眠而宿。

    不为**,只为离别的愁畅。

    道不完的情话,说不完的交待,千言万语,不过一句话:保重自己。

    京中之行已经决定,但是所有的风雨,却是从一件没有人意料到的小事开始,柳嫣虹来了电话,而且不找最疼爱她的田芙,也不找最亲近的姐姐嫣月,她只是找萧秋风,她被人欺负,要姐夫替她出气。

    有事的时候,她的语气要有多娇柔就有多娇柔,那甜甜嗓音,带着几分让人无力抗拒的怜意,萧秋风这一次,倒没有拒绝,既然要过去,小姨子的事,他当然要管,不仅要管,而且要严肃,把小事闹大,让有心之人知道,东南萧家秋风,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柳嫣虹很委屈声音,把事情说得很是夸装,萧秋风当然很明白,因为在京城。有丁美婷与梦清灵照顾着,就算是再嚣张地人,也不敢造次,但这是机会。萧秋风挑事的机会。

    事情总是要拉开序幕,这件小事就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柳嫣红放下了电话,脸上所有的怜态消失得无影无踪,兴奋的几乎跳了起来。大声地叫道:“好喽。好喽,我姐夫要过来了,看谁敢欺负我,哼,我要这些纨绔子弟,知道我姐夫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在她的身边,当然存在着两个女人,一个当然是梦清灵,一个是丁美婷,两人几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。这个看想来懂事聪明地小女人,竟然会有这种可爱地姿态。连自己的姐夫也骗,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寻求一些关怀,一抹呵护?

    “虹虹,那个杂碎我已经教训过了,相信以后,他不会再对你无礼了,用不着这么夸装吧!”丁美婷心里也有着几许喜意,一别数百天,她从来没有忘记这种思念,柳嫣虹的到来。她最关心。当然是询问那个男人的消息,却没有想到。短短的几句嗲语,就把他给邀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种喜意中,她有几分醋意,能在那个男人耳边发出嗲语的人,应该是她,她已经等了这么多日子,就是为了让他知道,她的真心,从爱上他的那一天起,从来没有改变过。“哼,那种人,不见棺材不落泪,教训他的时候你也看到了,他说话多狠,还说什么要让我好看,放心了,对付这种人,我姐夫太有经验了,有很多办法,铁定让他真正地知道,什么才是害怕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陷入了种莫名的思绪中,又被柳嫣虹地话惊醒,笑了笑说道:“虹虹,看不出来,你这姐夫对你挺不错的,很照顾你吧!”

    柳嫣虹兴奋的说道:“那当然喽,虽然在萧家的时候,我每天都惹他生气,但是他最关心我了,只要我有事,不管在哪里,他都会很快过来帮我的。”

    丁美婷气乎乎的不爽说道:“说不定人家这是对你有坏心,想把你们姐妹来个大小通吃呢?”

    柳嫣虹瞪了丁美婷一眼,喝道:“不要胡说八道,我姐夫才没有这么坏,喜欢他的人海了,也没有见他放纵过,嘿嘿-----我可告诉你,美婷,如果你想嫁入萧家,记得先讨好讨好我,我说话可是很有作用的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装着随意的问道:“他真的有那么好么?好像天下男人一般黑,没有不喜欢漂亮女人地,就像天下没有不偷腥地猫一样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翘着脑袋,很是得意的说道:“我姐夫例外,我很肯定地告诉你们,他绝对是世上最好的男人,没有人可以比得上他,如果清灵姐不信,可以问问美婷,她这样的大美女,还不是对我姐夫爱得死去活来,明明知道他都有老婆了,也不悔悟,这就是魅力了。”

    丁美婷想对驳,但一时之间,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,因为柳嫣虹说的没有错,分开这么久以来,她遇到很多自称优秀的男人,但是在她的心里,却依然没有任何男人可以与他相比,绝对没有。

    梦清灵没有再问,她只是再想着:那个男人来京,真的只是为了这个小姨子,只是为了这么一件小事,她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萧秋风起床了,三女准备送别,也被他制止了,所以送他走的,只有萧家的两个老人,知道他要远行,昨夜他们皆没有睡好,脸色显得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门口,李强兵与铁柱懒散的靠在石柱上,他们在中东也习惯了,随遇而安,从来不需要行礼,而小陆子也在,几十个保镖,伫立两例,也算是相送了,这一次北上,他是去不了了,因为他有更重要的责任,守护萧家庄园。

    “老大,早啊-----”门外,停着一辆车子,此刻探出了两个脑袋,没有想到,这么大早的,赵若明与司马洛,早就已经等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昨天已经收到了消息,此刻或者也是迫不急待了。

    东南的四大公子虽然此刻只剩下三个,但是他们的雄风依在,这一次,依旧结伴而行。

    两辆车,五个人,驶向机场,背后是略略有些落漠的两个老人孤单的背影,但是却并没有人看到,在卧室的阳台边,伫立着三个穿着单薄睡衣的女人,她们脸上露流的,却是比孤单,更凄婉的表情,泪已经落下。

    “放心,老公很快就会回来的,很快------”

    三个小时之后,他们已经到达了京城的机场。

    “来了很多次,但是这一次的感觉,却是最为不同,秋风,我们可全看你的了。”从机上下来,司马洛伸了伸懒腰,有种巴不得天下大乱的可耻模样。

    赵若明倒没有这般无聊,说道:“老大,我家在京城有别墅,不如-----”

    “我家也有,去我家吧!”司巴洛也立刻开口邀请,反正他老头子正在中央部里任职,一般的时候,也不会到司马家的别墅去,空着也是空着,不如凑个人气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住的地方我有,不过寒酸了一点,如果你们不嫌弃,就走吧!”

    这是当然的,既然是相伴来京,当然要住在一起,赵若明想都没有想,就已经跟上,而司马洛还在那里废话:“秋风,我家这别墅不错的,在豪华高尚区,不去住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很可惜,没有人鸟他,他自觉无趣,也只有跟上,这一次来京,都是来陪着看热闹的,没有这个萧家男人,还玩个屁,再说了,太爷也特别的交待,要时时的跟在这个男人的身边,不准离开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略有些古老的小四合院,几栋半新半旧的房子,很是惹人眼目,虽然没有新建的别墅那般的豪华,但是这地方的价值,绝对不是一栋别墅可以相比。

    萧秋风之所以来这里,是因为这个住处,就属于他的父母,而房契,就在大伯的手里,来京之前,大伯就特别交待一些事,而这个四合院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铁柱,找些人来,把这里整理一下,记住,不要破坏这里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铁柱应是,虽然不明白,萧秋风为何会选择住在这种古老的旧居,但是既然是萧少已经决定了,他只需要听从就是。

    司马洛问道:“那我们现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坐了这么久的飞机,有些渴了,当然是找间酒吧,好好的喝一杯,强兵,你也随我来吧!”萧秋风嘴巴不经意的浮现一种邪邪的笑意,喝酒只是一种借口,实质上,他只是想去焚毁一个场子。

    而这就关系到柳嫣虹的遭遇了,那个好像叫什么华少的人,就是那家酒吧的老板,初来乍到,总得找个东西,先开开胃吧,没有办法,先选这个可怜虫了,听小虹说,那人有个叔叔,也挺有关系的,连丁美婷这个京都女霸王,也要给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丁美婷给面子,而他,萧家男人,萧秋风,却不需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