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五十九章 诱杀漏网之鱼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夜已经很深了,因为东方酒楼发生了意外,平娜回家的比平日里晚了一些,在比兹城,她有一间很小的房间住处,而这还是拉布帮她买的,在拉布卖命给萧秋风之前,她住的是野外帐蓬,对现在的生活,她很满足。

    离开了比兹城热闹的街市,平娜转入小巷子,这里像世界上任何热闹的城市一样,午夜的**,这一刻才开始,而平娜从来不接触这样的生活,就算是最辛苦的日子,她宁愿卖血,也不卖身。

    现在,一切都熬了过来,在东方酒楼,她赚的钱,除了生活,还可以存下不少,许多朋友都羡慕她。

    一道如蝙蝠的黑影,在空中掠过,眨眼就已经不见,平娜一点也没有感觉到,就像感受到幸福生活开始一样,她竟然哼起了中东最轻快的歌声,在这寂静的小巷子里,格处的清脆绵柔。

    某处楼沿上,攀附着黑影,青白的脸庞,在月色下,泛着死灰之色,嘴角不由的抖动着,咒骂着那个该死的东方男人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只是一件小小的任务,却没有想到,中东这种贫苦之地,竟然藏虎藏龙,或者买家,根本就隐瞒了大部分的事实,加罗政府,并不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无能。

    气归气,但是此刻,他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的修复身体的损伤,不然不要说回去,以此刻比兹城的戒严,怕是连命也不保了。

    俯视着这个年青的女人,爵士有种**,其实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,他就已经有这种冲动,因为这个女人身上,自有一股媚骨之息,正合他的味口,所以在那一刻,他已经在她的身上。放置了特别的气息感应。

    本来准备把她当成胜利的奖品,没有想到,此刻却当成了疗伤的圣品,作为飞鸟,他们拥有羽翼,只是因为生物药剂的刺激。而受伤,就需要**鲜血的滋补,第一面,他就已经感受到这个女人青春活力地身体里。酝酿着丰富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有些遗撼,这个女人是他看中最好的性奴,但是为了活命,他不得不吸食她的鲜血,面对眼前的困境,只有伤势复原,他才可能会占据主动。如果想走,比兹城里,没有人可以留住他。

    尾随着这个女人,爵士不想惊动任何人,四周静悄悄的,一直等她走进巷子,空旷地地域。让爵士没有后顾之忧的那一刻,他才如苍鹰一般,从天而降,锋利的爪子,已经如电般的向平娜袭来。

    翅膀带起地风声,发出一种霍霍的声响,平娜很是好奇的抬头,顿时就被惊得木呆,整个人傻傻的伫立在那里。等待着死亡的临近。

    天上竟然有鸟人!爵士大喜,下降的速度更快,这个女人,可以抚平他的伤口,他已经有些迫不急待了。

    平娜这种惊吓,并不是装出来地,因为她真的不知道,世上真是有这么奇怪的人,可以在天上飞的鸟人。虽然她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平静。但是眼前看到的,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脸上似乎已经感受到了锋利铁勾地冷意。但是这抹杀戮,终是隔了一点,一点却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笨蛋,你应该跑开的。”萧秋风已经把这个吓呆的女人搂入了怀中,有些生气的怒骂,而一只手,却已经燃烧着五彩的光芒,这种光芒,就如一道束缚,在这一瞬间,缠住了爵士带利勾的双腿。

    气劲一泄,爵士就已经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冲击,定眼一看,却是吃惊不小,护住这个女人的,竟然是重伤他的男人。

    心生警惕,连一刻也不敢再担搁,双翅一展,就已经把下降地身形缓住,一抖一震之间,身形腾三丈之高,准备逃离,他很清楚,他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,不要说他此刻还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,萧秋风竟然只是轻轻的护着平娜,没有追击的意思,爵士心中正准备欢呼庆幸的时候,在他的前方,出现了几道很冷漠魁梧的身形,几乎没有给他一丝思考的时间,其中两个人已经动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也是高手,就算是爵士有翅膀,此刻也没有他们地速度快,那长大数米地大翅,已经被两人拉住。

    然后爵士就看到了血,自己的血,其中一边地翅膀已经被扭折了,耳边传来一种很戏弄的声音:“操,这翅膀好大,不知道能不能拿来烧烤?”

    然后另一边的翅膀也发出了“咔嚓”的声音,他整个身体,就如一只笨拙的小鸡一样,从天空中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有翅膀的鸟人,根本连鸡也不如。

    一落地,还没有从那种剧烈的震动中回过神来,脸上已经挨了几脚,而且让他生气的是踢他的人,正是今夜撞在他身上的少年,此刻虎眸瞪着他,好像有吞食他的**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承受了重重的一脚,等他身体落地,正好就在那个年轻男人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萧少,狼犬这小子的鼻子还真是管用,不然还真是没有办法抓住这鸟人,有翅膀的鸟人,的确很难抓。”

    折断鸟人翅膀的两人,当然是铁柱与李强兵,在狼犬嗅到这种气息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知道,如果爵士要疗伤,平娜就是第一选择,所以特意的布下这个口袋,就等他钻了,不然萧秋风岂会任他飞起,不理不睬呢?

    不过狼犬天生的敏感,却帮了大忙,不然哪里这么容易找到爵士,而且没有这种气息在平娜身上存留,或者拉布真的有可能失去世上唯一的亲人,所以此刻当然气极败坏,连踢几脚解恨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已经安全了,但是平娜却紧紧抓住萧秋风的手臂,身体藏在他的身后,偷偷的探出头来,害怕之后,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奇形怪状的鸟人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飞鸟帮的总部在哪里,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!”什么废话也不多说,萧秋风做任何事都很果断干脆。

    爵士恨恨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把头转向了一旁,似乎是一种无声的反抗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却笑了,他的友好,并不代表其人也有这种心情,一脚又从背后袭来,爵士身体撞在了墙上掉了下来,而趁着这个机会,拉布已经把锋利的匕首插入了爵士的腿中,然后用力的拔出,鲜血涌现,很快的染湿了两个裤管。

    但是爵士死灰痛苦的脸上,虽然冷汗直冒,却咬牙切齿,没有说的意思。

    狼犬上前,笑嘻嘻的说道:“不说没有关系,我们可以把他的翅膀一刀一刀的切下来,然后再把他的腿剁下,放到烈日下烤,以他的体能,估计至少能熬三天才死。”

    可惜,他没有给众人这个烤鸟人的机会,虽然双翅折断,但是他的双手依在,突然之间,他双手撑地,头已经重重要撞在了墙上,鲜血涌现,恶意的诅咒已经发出:“飞鸟帮永远也不会放过你们,你们统统都要死-------”

    铁柱实在很不想听到这些废话,一脚已经压在他撞破的脑袋上,重重的内劲之力,已经把这个脑袋压入了墙体之中,再也没有一丝的生机。

    “操,死就死,废话还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冷眸的看着爵士的死,没有一丝的怜悯,飞鸟帮不放过他,他却也没有想过要放过飞鸟帮,只要凤兮的天网与露丝的探子有飞鸟帮的消息,他的人,就很快的会杀过去,到时候,看看究竟是谁会死。

    不过当他回头的时候,在他的身后,站着两个人,一个当然是神情冷冰的露丝,一个却是神色淡然的平娜,她们都显得很是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不害怕?”萧秋风轻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平娜摇了摇头,在中东,杀戮的死亡,她已经见得太多,或者从小,她就是在血与火的拼搏中,成长起来的,如果她不是一个女人,也许也是一个超级的中东战士。

    露丝也点头,说道:“这丫头很不错,在酒楼工作,实在太浪费了,老公,找点别的事给她做。”

    平娜一听,顿时就有了兴趣,立刻说道:“萧少,我想进魔鬼军团,我什么事都会做的。”只要能与弟弟在一起,她什么辛苦都不怕。

    “行了,跟我回魔鬼营吧,我的楼中楼,需要一个出色的管家,也许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因为今夜的诱敌表现出色,还是因为他是拉布的姐姐,萧秋风都觉得,有必要给她多一些的照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