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五十五章 该做的事总要去做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有了那一夜的表白,林秋雅已经改变了以前拘谨的态度,对萧秋风柔情四溢的温柔,越发的让人留恋忘返。

    这一点,属于东方女人特有的魅力,露丝虽然深情相许,但是与林秋雅相比起来,粗枝大叶了许多,不过不管是哪一种,都是萧秋风深爱的。

    从以前爱舞的轻扬,到柳嫣月的幽怜,再到凤兮的妩媚,与天颜悦的绝代,每一种风情,都是无与伦比的诱惑,萧秋风一路走来,人生充满着各种妙漫的风景。

    与露丝相比,林秋雅的厨艺当然也深受萧秋风的喜爱,所以除去管理龙腾的时间,她总忙碌在厨房里,虽然卓凝雪一再的抗议,也无法改变她倾情当一个住家女人的渴望,看着心爱的男人,吞咽着自己制作的美食,女人都会有种自豪感。

    利用这段时间的空闲,萧秋风除了注意黑夜的行踪,已经把所有的精力,放在身体里无端融现的那股陌生的力量上。

    虽然淡若虚无,但是每一次不经意的出现,总会掀起他气劲的浪潮,好像一个太阳,没有他的时候,一片平静,当他升起的时候,世界会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尽管此刻,萧秋风并不知道这股力量的来原,但是他知道,这种力量,与梦清灵有着莫大的关系,他当然想不通,为何与那个女人靠近,会激起他身体这种陌生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这种力量的强大,也超乎了他的意外,这似乎是一种比武魂体脉更高层次的潜力,只是可惜,用了这么多日子,他能利用的也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很熟悉的清香,已经漫入他地鼻息中。让萧秋风有种身在萧家的感觉,这种乌鸡汤,很早以前,是老妈煲的。最后变成了柳嫣月,只要她有空的时候,总会煲一锅,然后亲自端到他地手里,有时还亲自喂送。

    而现在,在这里,林秋雅继成了这抹传统。把乌欢汤当成一种责任,三天两头的煲出浓浓的清香,让那些来楼中楼的狼牙众人,诱惑不堪,但可惜,他们没有这种口福。

    “秋风。你打坐都七八个小时了,歇歇吧,不要把自己累着了。”林秋雅并不懂什么武功,但她是一个女人,被接受之后,她有种身为人妻的幸福,希望能把这个男人侍候得舒舒服服的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。男人,就是这样被惯坏的。

    淡淡地,并不油腻,味道与家里的相差无几,看样子林秋雅也得到了老妈的真传,把煲烫之术传到了中东。

    要不这几天,坦克也建议厨房炖乌鸡汤呢?

    萧秋风喝下汤,两人小声的说着悄悄话,门被人推开了。露丝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,看到他们,脸上坏坏的一笑,说道:“怎么,你们还没有搞定呢,真是地,亲热的事,应该留到晚上再做,雅姐。不然你会惯坏他的。”

    露丝依旧干她的大事业。训练魅影,虽然这一次战争没有让魅影参于。但是凌然的气氛,每个人都感受到了,露丝也希望魅影能更进一步,真正的成为魔鬼军团里,最得意的力量。

    粗布军装,头发盘起,玉脖汗液不断,不用问,刚才肯定是去校场上翻滚了。

    林秋雅脸一红,笑道:“露丝,我煲了烫,你等下也喝点,很补地。”

    虽然刚才的确没有干什么坏事,但是每一次与这个男人单独相处的时候,她总是有些惶恐的感觉,好像这个男人邪魅的笑意里,有种剥光她衣服的**。

    虽然羞涩,但是又有些莫名的期待,就像那些待嫁的女人,夜里,都会做那种很美妙的幸福春梦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雅姐煲地汤,我还能错过,对了,老公大人,不要在这里偷香掠艳了,大伯在楼下厅里等你呢,好像找你有事,我先清洗一下,好累。”

    也许露丝知道,她今生不可能完整的拥有这个男人,因为在她之前,这个男人,就已经有了妻子,但是无所谓,她比林秋雅都看得开,这种日子很幸福了,她何必去追那些自伤脑筋的梦想。

    与东方女人独特的敏感心相比,露丝的生活,随意了很多,与她相处的时候,萧秋风没有一丝的压力,因为她很容易满足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楼来,大伯正翘着二郎腿,喝着从国内带来的顶极大红袍,眯着眼睛,有种快乐似神仙的舒爽,听到脚步声,头慢慢地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风,虽然咱们萧家地香火很重要,但是你也要保重身体,这种事,我也知道是急不来的。”汗了,也没有想到,这个老头子是怎么想地,竟然一开口,就说出这么一句话出来。

    林秋雅不堪承受的瞥了萧秋风一眼,眸里流露出一种很是幽怨的眼神,如果真的做了,被人说说她也认了,分明他们是清清白白的,这些人怎么都想歪了呢?

    反正解释起来,也是越让人误会,此刻只有他们两人自己心里知道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笑,就当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大伯,有事么?”萧秋风问道。

    大伯摇着腿,说道::“怎么,有事才能来找你,我也来楼中楼感受一下,这么好的茶,这么好的汤,唉,你小子还真是会享受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我这个老头子还没有时间空下来,龙腾启动,但是全球范围内的资金,我准备作一个调整,小风,接下来的几个我会把重点放在亚洲,最近几年,亚洲发展得很快,我要加大投入,把那些散资集中起来,形成新一轮的经济增长,希望把龙腾的根扎得更深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亚洲分部的地点,我选择在香港,免得受各国政策的影响,打乱龙腾的运作,你要有心理准备,亚洲的经融世界,会有新的波动,听说你准备京中之行,这我也算是为你造势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个老人在身边,总是会想得更远,萧秋风可以算是上是无敌的战将,是天生的领袖人物,但是真要落实管理,处理一些繁琐的事情,他就很无力了,而萧豪云的存在,正好弥补了这个空缺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他正积极的培训后备的人才,像卓凝雪,林秋雅,已经慢慢的接手龙腾的事务,只待她们可以挑起这个重担,萧豪云才可以放下这种负担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只待中东黑夜的力量被摧毁,我就要回归,有些事,也是到了要做的时候,大伯,我父亲的死因,这么多年还是一个迷,这一次,我一定要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一直很希望萧秋风奋发图强的萧豪云这一次,却没有露出**的神态,而是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小风,你要做的事,我一向都支持,只是这一次,京中之行,我有些担扰,虽然关于你父亲的事,我知道得太少,但是他既然被称为龙神,你应该知道力量如何的强大,但是也死得不明不白,你就知道,对手有着如何的力量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我真是希望你能平平安安过日子,把所有的恩怨都抛下,现在你几乎已经拥有了一个男人所渴望的一切,挥霍不完的财富,漂亮的女人,还有强大实力的魔鬼军团,在中东,你完全可以成为王中之王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老人,萧秋风已经是他唯一的希望,或者有些自私,但没有人可以责怪他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不能。

    “大伯,我知道你关心我,但是我是一个男人,有所为有所不为,既然在我的心中,有这团火,我就需要把它点燃,所有的恩怨,总是需有一个了结,不然我一辈子也不会真正的痛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点,老人又如何能不知道,笑了笑道:“我知道,你不会改变心意,所以,有些事需要提醒你,记得当年,你父亲有给我说过一句话,京中的几大家族并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,是那些,你永远也不可能见到的人,我到了现在,仍不太懂,但是我想小风,你应该能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去见见你的外公外婆吧,虽然年纪大了些,但是我想,他们应该能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从来不知道,在这个世上,除了大伯,竟然还有外公外婆,如果说对父亲,他了解得很少,那对母亲,却是一无所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