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三十七章 狂龙之路即将展开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感受着体内,有一种很强大,但是很陌生的力量,上次在雨中,与两个老猫较量的时候,这种力量也不经意的出现过,此刻心烦意躁的时候,竟然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,与龙变心诀还有武之脉体脉完全不同,是一种全新的存在,萧秋风想不到,这种力量,究竟是从何而来?

    不仅萧秋风心里有疑惑,梦清灵也是,虽然通心术反噬之后,昏了大半天才慢慢的苏醒,但是她仍然记得先前发生的一切,只是心里已经没有兴趣去责怪这个男人的失礼与无耻,而是想知道,通心术由血融通,竟然也会失败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们皆不明白,冥冥之中,有些力量,早就已经存在,梦家的血脉灵体,与萧家武之魄的牵引,就是打开这坐宝库的钥匙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梦清灵赖着不起床了,一半是因为被一个臭男人打了巴掌,没脸见人,一半是因为思索通心术的秘密,所以理由很充分,几番细心安慰之后,见她情绪平静,众女倒没有强迫她。

    三天,她就没有再与萧秋风碰过面,其实在心里面,她还是想见见那个男人,但是女人,终是难以抛下脸面。

    舞与几女走了进来,脸上皆有一种淡淡的愁绪,天颜悦最快,上前一步,坐在了梦清灵的床边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梦姐,你今天就要走了,真的不能在这里多呆几天么?”

    梦清灵好像有些自作多情了,以为这些女人看到她要走,不舍挽留,但是柳嫣月却已经不抑的抱住了舞,说道:“舞姐,嫣月真是不舍你走。萧家没有你的身影,会少了很多乐趣的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也转头说道:“希望梦姐可以多留几天,那舞姐也就可以多留几天了。”原来挽留她。也不过是个借口,她又不是萧家人,谁会挂念她呢?

    “梦小姐,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,可以动身了。”夜鹰的声音,已经在门外传来。今天,就是三天离别之期了。

    梦清灵虽然有些失落,但倒不是小心眼之人,笑着捂了捂天颜悦的头,说道:“小悦,京城离这里又不远,只要想,随时可以相见的,如果你们想舞,就去京城玩玩。放心,我这做姐姐地,一定满诚的欢迎。”

    舞也劝慰地说道:“好了。大家不要伤怀。相信要不了多久。我们姐妹可以再相聚地。大家下楼吧。秋风在厅里等我们呢?”

    凤兮与柳嫣月身为萧家女主人。招呼着梦清灵张罗好一切。几人相携而下。很快地到了厅里。萧秋风早就已经坐在那里。此刻静静地喝着茶。整个人有种淡漠而宁静地空灵之息。那种奇怪地内劲。可以改变他地体质。连他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“头头。希望不久地京城。我们能再相见。虽然我有些不服。但总归说。你是我淫贼敬佩地人。并不是每个人敢对京中一梦如此狂傲地。嘿嘿——”

    前面说地还算是句人话。后面地淫笑。正是他一惯地本体特征。看着真是很猥琐。

    梦清灵走进厅里。就听到了这句话。她知道。在萧家承受地这抹羞愧。绝对是已经无法弥补了。因为很多人都已经看到了。

    连看也没有看萧秋一眼。梦清灵冷若冰霜地吩咐道:“我们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舞,你们真的要走了,唉,妈真是舍不得你!”田芙与萧远河一起,从里间走了出来,说道:“舞啊,希望你能早些归来,以后不要再离开了,这种折腾,妈真是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则是很客气的对着梦清灵说道:“梦小姐,真是不好意思,你在这里住了三天,小风那小子都惹得你不高兴,请你不要生气,我代他向你道歉,祝你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对萧家的男人有气,但是对两个老人,梦清灵觉得有些失礼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伯父,你言重了,是清灵说歉意才是,无故打扰你们,受萧家的恩情,定当铭记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梦小姐天之娇女,能来萧家,我这老太婆欢迎都来不及,如果以后梦小姐有机会再来东南,一定要过来萧家坐坐,我无上欢迎。”田芙也开口,虽然有些客套,但是梦清灵却还是很感激。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站了起来,走到了对他不屑一顾的梦清灵面前,说道:“梦小姐,有缘相聚,也是天意,虽然我们话不投机,但我还是祝你一路平安,当然,顺便提一句,梦小姐虽然受尽万人追棒,但你也只是一个简简单单地女人,那天打重了一些,但是希望这一记耳光,能让梦小姐明白,如何才能做一个真正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面对两个老人的舒心,在这一刻,已经没有了,梦清灵已经脸色大变,恨得咬牙切齿,这个王八蛋,打了她还有理了。

    “别,别,梦小姐,走吧,走吧,免得耽误了行程。”舞见状不妙,立刻把两人隔开,腿一垫在萧秋风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:“秋风,老公,早些过来找我,不要让我等得太久哦!”

    拉着梦清灵,已经走出了大厅,门口,停着几辆小车,一切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就算是小车开动了,透过车窗,萧秋风依然能感受到车内梦清灵恨意浓浓的眸光,他们之间的故事,还没有完结,或者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“舞姐她,真地走了。”柳嫣月扶着田芙的手臂,有些依依伤情的叹道。

    虽然不忍,但是萧秋风还是开口了:“爸,妈,我也要出去一段时间。”转过身来,听到他话的几女,都已经热泪在眼眶里滚动,但大家都尽力的不让眼泪流下来。

    凤兮终是笑了笑说道:“没事,我们姐妹相伴,日子并不难过,老公,如果你有事情未做,就去做吧,我们会等你。”

    一天之间,数个离别,萧家笼罩在这种阴云之中,这一夜的疯狂,注定了春意盎然,清晨来临的时候,几女醒来,除了春息依在,淫欲荡漾,心爱的男人,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萧家庄园里,却多出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“凤姐,萧少交待,从今天起,铁血卫队的任务,就是驻守萧家庄园。”小陆子地话说得很慎重,因为萧秋风从来没有如此严厉地命令他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风暴开始,萧秋风第一个关心的,当然是萧家地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经过数月的训练,铁血卫队,绝对已经不弱于当年铁血团杀组的力量,而且人数更多,更精锐,不仅如此,李兴与关刀也在萧家的方圆之地,布置了大量的力量,只是这些力量,却是隐敝的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萧秋风更是交待了凤兮未来规划,那只有两个字:“北攻!”

    凤兮能懂,暴风雨一直在凝聚,或者开幕的那场雨,将有自己的男人掀开,杀戮的气息,将会弥漫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不毁灭,哪里会有重生,凤兮知道,男人之所以接受重生计划,不仅仅是完成他父亲的志愿,更是从这个计划里,寻找到龙神死亡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有些人,有些事,都会一一的重现舞台。

    三天后,萧秋风已经到达了中东的比兹城,头缠着阿拉伯人的头布,一袭粗衣衫,一个人孤影而寂廖,家是温暖的,但人生的征程,却仍需继续,就算再不忍,他还是要暂时的离开。

    数月不见,比兹城已经变得很不一样,沿街上,多了更多的商铺,几栋大型的楼房正在兴建,为这种古朴的城市,增添了几抹时尚现代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是让萧秋风奇怪的,却是街上很是明显的,佣兵的人数极少,与第一次来,满街招兵的热闹大不一样,显得宁静了许多,但是在这种宁静中,压抑着一种不安的杀戮气息。

    上次大伯来电的时候,就已经说过,中东情状不太明朗,心怀不轨的人很多,这会对龙腾的启动,造成不安的危胁,而这一次,萧秋风重临中东,就是要扫平一切的障碍,不管是尖刺还是王牌,顺我者生,逆我者亡。

    端在手里的茶杯碎成渣渣,而当侍者听到声音,转身过来察看的时候,在桌上,平平的放着一张百元纸币,而桌边的客人,早就已经不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