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三十六章 打女人,好像是不对的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几人皆是一愣,司马洛脸上有些涨红,问道:“秋风,你不会是开玩笑吧,席卷大地的风暴,究竟会有多大?”

    自从他们几人联合起来,萧秋风每一次说的话都很真实,而且都是提前预知,只是这一次,他说的太玄,也太让人无法相信了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没有解释,只是语气又变得很轻柔:“没有解释,我只能说这一句,你告诉太爷就行了,至于相不相信,那是你们自己的事。”

    赵光平脸上已经有些不自在,说道:“秋风,那我们需要注意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修身养性,撼然不动。”见到他还想问,萧秋风已经接着说道:“过几天,我要出趟远门,然后,也许我就要进京了。”

    进京是一个很长远的计划,但是萧秋风决定提前,因为重生计划,需要他这么做,一夜的沉思,萧秋风知道自己要走一条,与当年父亲一样的路。

    司马洛不敢再留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需要把这件事禀报太爷,秋风,咱们可是哥们,你记住,有什么事,记得先说一声,娘的,与你做朋友,专弄些让人心惊胆跳的事出来。”

    抱怨归抱怨,但是司马洛知道事情轻重,叫骂了几句,第一个告辞离开,而赵光平也走了,最后是孙庆煜,既然萧秋风说有风暴,他们当然需要有这种抗暴的准备,与萧家联合了这么久,他们似乎从来没有怀疑过萧秋风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哟,你挺会吓人的,几句就把这些东南大人物吓得脸色苍白,果然不愧是萧家少爷了。”梦清灵虽然掌管着影响京城经济大厦走向的权利,但是她依旧是一个女人,与萧家的几个女人。并没有太多的差别,娇嗔的怒意,并不会因为他是京城一梦而化作恬静。

    “你吓谁啊。不想让我出去,哼,我偏要出去逛逛,夜鹰

    其实不让这女人外出,地确是为了她的安全考虑,现在东南虽然平静,那是因为目标已经消失。但是各国错综复杂的力量,却还是存在,没有人知道他们会再做些什么,1号才走,而梦清灵与1号地关系,很多人都知道,他不想让她冒险。

    夜鹰跑了进来。随着他一起出现地。还有数女。柳嫣虹这几天将要结业。为了各种典礼忙得昏头转向。白天一般是不在地。而林玉环四女皆顾着黄金水城地生意。当然也多地时间呆在红楼。家里只有柳嫣月与凤兮四女了。

    “梦小姐。有事么?”夜鹰受1号指令。保护梦清灵平安回京。当然要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逛逛。你陪我。”这个女人看到萧秋风冷冷地目光。更是心里极度地委屈。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地对待她。控制她地行为。

    夜鹰走进来。就已经感受到萧家男人地冷默与怒意。他心里戚戚然地说道:“梦小姐。要不要让萧少陪你。这样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说道:“不用。我地事。我自己作主。不需要看别人地眼色。我只是借住。我不是萧家人。不需要听任何人地话。”

    众女顿时就感不对。这个女人好像与老公闹得不怎么愉快。天颜悦立刻上前劝道:“梦姐。现在饭都已经做好了。不如等吃了以后再去吧。听说秋风要保护你地。你现在还不是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舞也说道:“梦小姐,秋风这么做,也是为了你的安全,你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就坐在那里,此刻面对着未知的未来,还有那个该死地重生计划,他已经是头大如麻,真的没有心情侍候这个大小姐,其实梦清灵也不是有很大的要求,她心里只是想一个笑脸而已,但是可惜,她碰上了萧秋风最不爽地时候,这小小的要求也得不到满足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”梦清灵根本无视几女的劝说,执意而为之,但是她才一转身,萧秋风身形已经动了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一记巴掌,已经重重的落在她美丽的脸上,声音其实并不太大,但是所有地人,连夜鹰都目瞪口呆,汗了,这个男人竟然把京城一梦给打了。

    这事要是传出去,整个京城的男人,还不拿着刀冲到东南来找这鸟人单挑啊!

    手捂着脸,痛痛的,麻麻的感觉,让梦清灵自己也呆住了,她从来不知道,有一天,她也可以尝试这种被人甩耳光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你打我、你、你打我你的王八蛋,竟敢打我,我跟你拼了。”这话一句一字的说出来之后,梦清灵好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也忘记了平日里的优雅。

    什么是女人,这样地才是真正地女人。

    绝美天下,芳香倾城的京中一梦,竟然如泼妇一般地,一个箭步,双臂一张,就已经萧秋风缠住,泪水哗哗的滴落,开始上演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。

    夜鹰额头都是汗,连才进来的淫贼与醉鬼都是,醉鬼一口酒倒在嘴里,都忘记吞下去,从嘴角溢了出来,看着眼前的戏码,真是比白日里见到了鬼更让人不可致信,这就是梦清灵,京中一梦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帮忙?”淫贼问道。

    夜鹰脸上一暗,问道:“帮谁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帮梦小姐啊,首长可是命令我们保护她的。”

    醉鬼吞下了酒,说道:“慌什么慌,秋风有分寸,只是教训教训一下婆娘而已,没事,咱们装着没有看到就行了,不然淫贼,你上吧,我们精神上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淫贼一脸的尴尬,精神上的有个屁用,明明知道,他不是这个萧家男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三人不约而同,后退了三步,躲到走廊里,没想过帮忙,但是这种戏,他们还是想看一看的。

    虽然一直以来,萧秋风与几女相处也有喜悲之事,也曾经让众女伤心过,但是从来没有哪个,如此的敢与他贴身纠缠。

    几女也是在一旁,尴尬不已,这个梦小姐,性情竟然如此傲烈,根本就受不了一点委屈,相信她们的劝慰,也是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实在是烦不胜烦,一把提起了这个女人,想都没有想,大手已经挥下,几记巴掌,已经打在了梦清灵的屁股上,真的,萧秋风没有这种嗜好,只是怒意之下,忘记避忌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什么感觉,但是四周看的人,已经大惊失色,而淫贼却是大叫过瘾,堂堂名动京城梦大美女,被一个男人撅如小孩子般的打屁股,这多精彩,浑然就没有一丝当保镖的责任。

    一记耳光的痛,再加上女人**的羞,梦清灵都快要崩溃了,拉着萧秋风的手臂,已经一口咬了下去,鲜血的印迹,立刻出现,几滴血已经流入了她的口中,一种融融的虚幻梦境,就在这一瞬间,迷失了所有。

    当影像出现的那一刻,梦清灵的通心术,似乎遭受到雷击一般,反噬之力,带着毁灭洪潮,滔然涌至,她还没有回过神来,就已经一声惨叫,然后整个人已经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通心术是梦家依血而存的天生探感本领,而一般的时候,只要稍稍的靠近一个人,就知道,这个人的心思意念,所以这么多年,梦清灵才知道,什么样的人可以接近,而什么样的人,需要远离,或者避开。

    从与萧秋风第一次相见,一无所获之后,到第二次两个人相拥,她这个梦家的先知,竟然变成了瞎子,竟然走不入这个萧家男人的意海之中,好像天生有一种抗拒力,让她没有办法实现两人的通心。

    血是最后的桥梁,但是梦清灵绝对想不到,就算是她强硬的施展通心术,却会承受到如此反噬力量的打击,这惨叫而昏死,并不是因为萧秋风,而是因为她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看在四周人的眼里,却是萧秋风的错,才惹得这个女人羞愧而昏死。

    “糟了,老公,梦小姐昏了。”几女冲了过来,把梦清灵扶住,天颜悦很是紧张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也许是气极攻心,我们扶她去休息一下,没事的,等她醒了,我们再劝劝她,没有想到这位梦小姐,人长得如花似玉,但是脾气还真是不小。”凤兮也走了过来,探了探梦清灵的鼻息间,并不很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舞,把她扶进去,看着她,三天一过,就让她走。”萧秋风冷声一喝,就已经转身走入了内间,感受到体内有种莫名气劲的波动,他需要好好的平息一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