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十章 战事起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世贸大厦三十六层,有一间很宽大的办公区域,这里就属于三大基金临时租用的场地,据说这是上面特意安排的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雷费斯也没有权力追问,尽管这一次的行动由他指挥,而且他本身也是名动世界的捞手,但也不过是一粒棋子,这一点,他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“雷费斯,你的动作太慢了,都是第三天了,警长也已经追问三次,如果你今天仍不能达到目的,那么黑夜将另派鼠人过来,请你珍惜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这个老人,典型的西方绅士模样,本该一脸慈祥的脸上,此刻泛着戾气,盯着那有些吊而郎当的雷费斯,很不客气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他们同属黑夜,一个只存在黑暗中的组织,就如一群老鼠,他们只在无光的时候,才会出来觅食,而雷费斯就是其中的一员,他们的首领,就是警长,黑猫警长。

    老鼠与猫,其实也可以和平共处的,如果他们有共同的利益。

    雷费斯出道三年,九战九胜,已经养成他骄惯的个性,双腿放在了电脑桌上,盯着墙上屏幕上风正集团股市的跃动,眼角露出不屑的神光,很是傲慢的说道:“绅士,请你原谅我的无礼,这次偷窥行动是由我指挥,如果警长真的觉得我无力承担,他自有安排,不需要你的太多提醒,而且,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第一天半个时辰的冲击,他只是一种试探,而这两天来,每次的攻击,他都是有目的,像风正集团这种大公司企业,要说没有几个强手,他当然不信,所以,作为一个捞手,在吃食之前,一定要弄清楚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现在,经过数十次的试探,他相信,他已经完全可以掌握主动,让风正集团股市崩溃,一连三天的试敌,对手的精神高度紧张,现在只需要排山倒.电脑看小说访问www.б.cn海的一击,所有一切都会化成灰烬。

    强手,这对手的确心细如发,勇气非比寻常,但是很可惜,与他这个闯荡的捞手经历相比,着实嫩了些,也许再过几年,他也会是绝对的好手,不过现在看来,他是活不到那个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哼,希望你的本事,也像你的口才一样的优秀,不然后果,非你可以承担。”老人怒意的看了雷费斯一眼,恨恨的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雷费斯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,听到关门声,双腿马上从台上放了下来,临危正坐,口中喝道:“矣果,比特,你们两个蠢蛋,给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在数十个操作手中,有几个很是漂亮的金发美人,短短的几天合作,就已经让这两个伙伴玩了个遍,此刻还留恋在花丛间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,老朋友,不要生气,听那老鬼的废话,不如与小妞来几个亲吻更刺激,你说呢?”矣果凑上前来,很是轻松的说道。

    比特也走了过来,脸上还带着**的光芒未散,淫荡的笑道:“矣果,你小子输了,今夜的总统套房,你请。”

    矣果翘起了大拇指,赞赏的叹了口气说道:“小白脸果然吃香,那两个**果然被你一箭双雕了!”

    雷费斯骂道:“都给我闭嘴,如果完不成任务,你们都给我从这里跳下去。”眸里怒光一闪,瞪了两人一眼,压得他们喘不气来,这才冷冷的说道:“准备吃食。”

    “费斯,你不早说,我们已经饿极了,早就想着大吃一顿了,看样子任务马上就要结束了。”比特一听,倒是来了劲,一下子窜到了坐位上,眼睛凝视着股市曲线图,神情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矣果也很正式的行了一礼,大声的叫道:“一切听从指挥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雷费斯满意的点头,脸上浪荡的神色变得有些疯狂,声音酷戾的从嘴里狠狠的吐出:“所有人都听着,打开全部的帐户,抛售作空股份,我要风正集团的股票变成废纸,我要吃空他们市面上每一分钱。”

    风正集团。

    一片慌乱,连那如仙子般宁静的柳嫣月都捏着粉拳,愤怒的脸上,带着湿润的神色,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,她的眼泪马上就要出来。

    冷锋神态几乎有些疯狂,三天三夜,他等的就是这一刻,生死存亡之战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他已经平安的度过了第三天,而二百亿资金,也还只用了一百五十亿,但是对方的策略却在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天开盘的这一刻,打他措手不及,不是说他们只有八百亿,此刻股市涌动,凭他的估计,对方的金额,已经超过了千亿。

    “投入,投入------”连一刻也没有思索,最后的五十亿,就如一抹最强的冲击波,投入了股市。

    公司所有的高层此刻全部围在这里,这一战关系着公司的生死存亡,或者不仅仅是风正集团,这一刻,股市是一个战火纷飞的战场,不仅有千千万万的股民,还有各色各样的人都在密切的关注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深沉的眼眸,也盯着电脑三天,司马洛看上去显得有些疲.手机看小说访问wap.б.cn惫,但是此刻的股市较量,却如世上最精彩的大戏,他看得都有些失神了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风正集团还可以支撑多久?”一个很突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“据我所知,四大银行都拒绝了他们的贷款,他们能筹集的资金绝对不超过四百亿,根本无法与三大基金相比,更何况,三大基金后面还有那个大怪物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回头,但是司马洛知道是谁,司空般,市长的秘书,但却也是他的首席智囊,说句不好听的,他就是司马家的狗头军师。

    如果在一年前,司马洛可能一口就道出答案,但是这一次,他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不知道,自从那一次车祸之后,我已经看不懂他了,我现在对他,比对老二更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司空般也非一般人,当然明白其中的意味,但是深深的惊讶之后,却是不解:“这似乎与你之前的看法有些差异?”

    司马洛回头笑了笑,说道:“其实我也很疑惑,这小子似乎被什么灵光开了窍,如果说何向南是一只狐狸,那萧秋风现在在我的眼里,就成了个猎人,要知道,再狡猾的狐狸也是没有猎人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除了司马洛,当然何向南也在观看着这场战争,没有硝烟,但是异常惨酷的金融之战,更让他有种欲血蓬涨的冲动,转身就扑在了那个三流歌星娜娜的身上,粗暴的撕碎了她身上本就不多的纱物,狠狠的冲进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关注着这场股票战争,不过最惊奇的当属我们伟大的局长大人赵若辰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一个人,而是有舞在相陪。

    不过把局长的公办电脑用来看股票,她也算是第一人了。

    其实对股票,她是一点也不懂的,但是舞在一旁凝眉沉重的表情,却感染了她,她比任何人都兴奋。

    “舞姐,怎么样,怎么样,跌了没有,跌了没有?”看她的样子,好像这赚钱的人是她。

    舞轻轻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又跌了百分之三,现在风正集团的股票已经跌到了百分之三十,这已经是极限,如果再跌,风正估计会溃盘,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-----”赵若辰鼓起掌来,接着更是禁不住的站起来用力的跳了几下,似乎内心的喜悦,有些不受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好,好,真是太好了,老天真是开眼,这个王八蛋,我看他以后还拿什么风流,我看他以后还敢占我的便宜,亏死他,亏死他最好。”

    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个一向稳重的局长大人,竟然如小孩一样,为了一点小事就记恨成这个样子,太天真了,难道她当真是不知道,这一次的股票大战,对风正,对整个东南,会有着如何的影响么?

    当局长,还真是太为难她了,不如改去当幼儿园园长吧,舞相信,她一定能胜任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