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三十二章 被打断的恩恩爱爱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不管龙千行在外面如何的胡作非为,但是在龙将的面前,他连一句话也不敢多说,看了老头子一眼,就已经有些畏惧的退了进去。

    龙千行不是笨蛋,他自己有多少本事他很清楚,如果没有这个老头子撑着,在京中这个卧虎藏龙之地,他根本一无是处,人家奉承他,皆因为他是龙将之子。

    龙将已经转身,对着身后的几个部下冷声的喝道:“全力搜查,任何异状,就地格杀。”

    几个部下已经躬身行礼,快速的离去,龙将对着两个守护在门口的龙使说道:“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们两人也不能离开,明白么?”

    两龙行使应是,身形在这里站得更是笔直如松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当龙将急步离开的时候,屋檐上的萧秋风几乎第一次有惊怕的感觉,他不明白,自从武魄力量的融合,还有龙变心诀的进化,他已经无所畏惧,但是对这个义父,还是有一种胆怯,这也许与十几年的相处有关系吧!

    不过既然已经看到了龙千行,这一次的任务,他非做不可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当四周的声音慢慢平静,萧秋风如夜中幽灵的身影已经动了,在天空一闪而没,就已经从窗户上闯入了龙千行的卧房,那玻璃炸裂的声响,在夜里,显示清脆而刺耳。

    接着一声惨叫,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惊动了,门口的两个龙使动作最快,玻璃响起的那一刻,就已经推门冲了进来,但是当他们闯入卧室的时候,只看到一道黑影,从窗户上跃出,而床上一片凌乱,龙千行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抓刺客------”一声厉吼。两人连一刻也没有多想,双**扑而急追。声音传来:“少爷被劫,通知将军。”

    龙飞当然已经听到了,他已经有些怒了,****之间,被数人搔扰,烦不可耐,此刻听到儿子被劫。他当然心急,虽然不是急儿子的安全,但是这个计划,却不容担搁,所以也在两个龙使之后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龙飞也没有想到。他这一次。却是被骗了。就在所有高中追击地时候。龙千行地卧室里又出现了一道面戴铁色面具地夜行人身影。这当然就是萧秋风。

    地确。他进来。只是把龙千行打昏塞到了床下。然后抱着个枕头就离开了。但是情急之间。两个龙使哪里发现真伪。还真是以为龙千行被劫。他们更没有想到。萧秋风此刻还敢转回来。

    把龙千行从床下拉了出来。就提着一条死鱼般地。萧秋风转变身形。已经如电般地从相反地方向。很从容地离开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做事。也不是非要使用暴力不可。其实萧秋风明白。他此刻是真地不想与龙将相对。有些事地接受。他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当龙飞知道受骗地时候。一切都没有办法挽回。龙千行真地在他地眼皮底下失踪了。

    在上海有一座很悠久地古老教堂。三十多米地高顶上。有一架超大型地钟表。此刻。所有晨运地人。都已经看到了最奇怪地一幕。在这塔顶之上。被绑吊着一个浑身**地男人。或者唯一没有暴露地。就是那条花色内裤所遮掩地。

    记者来了,连警局也来了,最后到的才是龙将的人,这个人地身份很快被警局证实公布,京中龙将的独子龙千行,在失踪一周之后,终于被释放获救。

    龙飞收到这个消息之后,一连劈碎了三张实木桌子,怒意暴涨,下令搜索行动,由明转暗,而且搜索的人,从一个,变成了两个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找到那个夜行人,一定让其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没有人看到夜行人地样子,连龙千行这个当事人,也只看到一张铁色的面具,其他的都不知道,因为他已经被人打昏了。

    秘密的别墅里,丁本军看着手上的各种消息,有些苦笑,公开露一下面就好了,何必把人家剥得精光,弄得颜面皆失呢?这一次,龙将还不大发雷霆,京中局势,本就乱了,唉,这一下更难收拾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,好像真是天生会惹事的主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要不要现身慰问一下?”丁本军看着眼前沉思,闭眸养神地1号,有些不安的提议,他的存在,就是保持国家的稳定,实在不想因为这件小事,弄得满城风雨。

    老人眸子张开,眼神里有了一种很满足的意味,说道:“不用了,有些事,总是会发生的,晚来不如早来的好,老丁,你去安排一下,我要见这个年青人。”

    丁本军有些为难的看了老人一眼,说道:“老大,我看这一次去,让清灵陪我一起去吧,免得他又向我勒索,小丫头忍性不错,不小心看到视屏,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了,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,笑了很有一会儿,才轻轻地点了点头,淡淡地说道:“好了,让清灵与你一起,记住,出行不要留尾巴。”

    丁本军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尽管整个东南已经热闹成一片,但是萧秋风却没有这个兴趣理会,他很是有些懒洋洋的赖在林玉环地身上,天色已经大亮,日照三竿了,他也没有一丝准备起床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萧少,起床了,再不起来,人家就要被几个姐姐取笑了。”柔情恩爱,是林玉环心里的幸福,但是当这种幸福满溢不堪承受的时候,她却有些心力憔悴了,一次又一次的撩拨着她的**,此刻身体疲软,连抗拒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,说道:“有啥笑的,夫妻恩爱,晚些起床,也是很正常的事,来,玉环,咱们再来一次-

    林玉环看着胸口密集的红印,苦不堪言的笑道:“萧少,求你了,今晚再陪你-------”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的手又开始作怪,只是轻轻的抚摸,让林玉环的拒绝变成了呻呤声,她觉得很羞人的,但是生理的反应,却又是如此的强烈,真是让她有一种,死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也甘心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萧少,玉环会死的!”

    就在萧秋风阴谋得偿,准备品味胜利果实的时候,门已经被人敲得“咚咚”作响,柳嫣虹的声音传来:“喂,姐夫,起床了,我授几个大姐的命令,叫你起床,如果你不起,我就要撞门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个小丫头刚来萧家的时候,挺含蓄的,现在变得如泼妇一般,脸皮厚了不说,连胆子也大了,连他的卧房也敢私闯。

    本来一脸羞红,春意荡漾的林玉环一听这叫声,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,一下子从萧秋风的身下挣脱了出来,急得大叫:“萧少,不行,不行了,虹虹真的会闯进来的,快,快起床。看着林玉环趴在床上,对他翘着**,在很是慌张的寻找自己的衣物,萧秋风差点都变成恶狼,扑了过去,但是卧房门的大声敲打,却破坏了这爽快的气息,还有柳嫣虹那让人恼怒的叫嚷,更是烦不胜烦。

    门一拉开,萧秋风已经把这个小女人扯了进来,一句话也没有,大手已经一连三个巴掌下去了,正好打在柳嫣虹的**上,打断男人的**,的确是一件让人很生气的事,萧秋风要让这个小丫头知道,这种事,以后铁定不要再做。

    “哇,哇,打人了,打人了------”柳嫣虹双手挡在**后,垫着脚在跳着,一直躲到了林玉环的身后,气气的骂道:“臭姐夫,有人找你,我好心叫你起床,你竟然打我,哼,我要跟伯母告状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丫头下次再破坏我的好事,我会剥下你的裤子再打,你看我敢不敢。”萧秋风狠狠的瞪了她嚣张的小脸,相当不爽的走进了洗浴间。

    而柳嫣虹真是被吓到了,虽然以前也让这个男人生气,但是没有见他这样的表情,好像这一次,来真的了。

    “玉环姐,姐夫怎么了,你看他,好凶哦!”

    林玉环有些慌张的盖上被子,身上只穿了内衣,她才不想给这个小丫头看到,因为那种种欢爱后的痕迹,可是清晰可见的。

    但是她一脸羞涩的模样,还有不自觉的畏缩,让柳嫣虹好奇,趁着她不备,一下子掀掉了床上的盖被,那狼狈不堪的现场,已经全露陷,还有她身上的红印,浅现分明。

    柳嫣虹也羞得不行,一下子站了起来,冲了出去,头却突然的从门缝里钻了出来:“玉环姐,我知道了,你们在干坏事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