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二十九章 阴谋的酝酿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第二天,萧秋风已经听到了龙将的消息,这一次赫赫声名的龙将南下上海,似乎没有隐藏行踪,而且因为儿子龙千行的被掳失踪,他大发雷霆,几道将令,让上海又多加了几分战云密布的气息。

    连赵光平这个东南军区的司令也不敢触其锋芒,在将令的驱使下,派出了大量的士兵,几乎把整个上海包围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露面,但是严密的注意着事态的发展,一天功夫,上海就变了样,龙将的权力与威望,的确已经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他不愧被称为龙,有翻江倒海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过有点很奇怪,丁老好像也失踪了,连带一起失踪的,还有三个龙组高手,电话不通,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,上海因为龙将寻找儿子,变得似乎充满了风雨欲来之势。

    “将军这样的大动作,似乎有些过了,龙千行失踪,好像让他有些失去理智了。”舞的话,带着几分不解的疑惑,因为这个将军,素来都是她敬仰的人,如果不是萧秋风的故事,她也不想把他当成最后的黑手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不太相信,龙将风风雨雨的闯过大半生,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,不可能因为儿子而如此的失态,他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?

    “凤兮,给那个老管事消息,把M国办事处的地点告诉他们。既然龙将来了,那么,这一切,好像他插手也是多余的,提供消息,就已经够了,而且,他也很想看看,龙将会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凤兮点头,消息立刻传到了老二叔。而当然很快的传给龙将,当天下午。青天白日下,这个M国政府的办事处,竟然被人硬生生的摧毁,二十六个办事员,除了外出公干的十二个,剩下的十四人,全部被杀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传来的第一手资料。萧秋风也不由的有些惊讶,不需要问,这事当然都是龙将这个义父做的,而且斩尽杀绝,不留后患,看着那血淋淋地屠杀场景,让人可以感受到残酷的凌然。

    但是龙千行,似乎并不在那里,虽然暴力地杀戮,却并没有吓到那些人。而且随后凤兮收到了消息,据说龙将已经收到了密信,开始与绑匪谈判。这些人有心掳走龙千行,估计就是这样的目的。

    威胁龙将。为他们办事。

    随着这事件之后。龙将手下地人马。拿着特别搜索证。在整个东南严密地搜查。东南在他们手眼里。没有地方不能进入地。任何被怀疑地地方。都被随时随地地搜索。连孙庆煜这个局长地办公室。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让他又生气。又无奈。没有办法。军方办事。本来就不需要给理由地。何况是龙将地命令。就算是将警局端了。他也没有办法。因为丁老不在。连赵光平都得听命令行事。只是很奇怪。这种关键时刻。能说话地人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东南被龙将因为儿子地失踪。折腾得上下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“老公。我看龙将这么做。不像是在找儿子。好像是------”凤兮沉思地神态。夹着几缕淡淡地忧虑。这么多大人物纠集东南。实在影响着萧家地安全。而且最主要地。是她没有办法看清事情地真象。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?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说道:“你是说他在寻找1号地行踪是吧。这地确是最好地理由。也许龙千行地失踪。只是一个局。连我们也只是局中地一颗棋子。被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舞惊声问道:“老公,你说龙将真的有所图谋,这一切真的只是一个骗局?现在东南被闹得鸡飞狗跳,你就不出来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萧秋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现在能做什么,他想闹就让他闹个够,反正损失地并不是我,现在,有人比我们更着急,你们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凤兮皱眉一松,也点头笑道:“老公,你说的没有错,的确,现在有人比我们更急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妈让我请你下楼,家里有客人来了。”随着声音,走进来的不是柳嫣月,而是天颜悦,抛去了巨星的光环,她娇柔的真实,就像是世上最可人的小妻子,对秋风的关心与照顾,几乎是无微不至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这几天的客人真多,走吧,咱们下去看看,这又是一个什么样地客人。”而手已经搂住了天颜悦柔绵地细腰,温香软玉的身体已经被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情爱交融,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但是这个女人羞涩地表情,一直无法抑制,此刻在两个大姐面前,被萧秋风占便宜,她仍是拘谨娇羞,有些不敢抬头见人。

    下了楼来,看到那那个老人,萧秋风并不觉得奇怪,因为他刚才已经说过,东南乱成一团,有人比他更着急,眼前的老人就是。

    “啊,真是稀客啊,丁老,这么有空,来萧家坐坐。”萧秋风很是虚伪的客套着叫道:“嫣月,让厨房弄些好吃的,今天的可是贵客,不能怠慢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的这种表现,有几个人已经不自觉的露出了笑意,而丁本军好像有些尴尬,这一次他是有求而来,并不是真的有空,到萧家来做客,虽然也不太明白1号的意思,但他的话,还是必须听的,所以这几天,也稍稍的失踪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秋风,丁老这一次来,是有要事与你商量,你看------”夜鹰开口,也算是替这老首长解围,不管怎么说,他也算是龙组的上级。

    萧秋风坐了下来,接过了天颜悦很乖巧的递来的茶水,很是舒服的喝了一口,才很是随意的说道:“丁老,有事就吩咐好了,对了,我忘记了,你的人情我可是还过了,咱们之间,可是两清了,再有事让我做,可是要酬劳的。”

    丁本军恨得痒痒的,这个小兔崽子,是不是知道自己有事相求,故意的戏弄他。

    “秋风啊,你看最近东南乱七八糟,闹轰轰的一片,你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吧?”故意的用这种语气,是要让这个萧家男人感受到愤怒,然后谈下面的事,就会容易很多了,只是可惜,萧秋风一点表示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好过?丁老弄错了吧,最近我的日子还算不错,有美女相伴,有大把钱赚,这种日子,已经很幸福了,而且希望这种日子继续下去。”就算龙将把东南掀过来又如何,倒霉的人绝对不是他。

    见到萧秋风不上当,丁本军只好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秋风,有件事,我们都不太方便出面,所以希望你能帮帮忙,当然了,只要这件事办成了,你的好处是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套不了话,只能给好处了,这个小子,强大的无与伦比,但是骨子却有着商人的本性,真是让丁本军很无奈,做什么事情,他好像从来不吃亏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满意的笑道:“有好处的事,当然可以商量,丁老,你先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丁本军没有立刻开口,而是在四周扫了一下,好像有些事,是需要保密的,萧秋风已经看到了,说道:“你放心,这里的人都可以相信,她们都是萧家人。”

    丁本军一笑,很是有意味的看了舞一眼,说道:“秋风,看样子你不仅身手强悍,这泡妞的水准也是天下无敌,什么时候,连舞神也变成你们萧家的人,看不出来,你小子的确有一手。”

    舞柔身飘然的走到了萧秋风的身边,在她的椅子扶手边坐下,玉臂已经放在了他的肩上,并没有一丝的掩饰,说道:“没有办法,秋风实在太优秀,除了他,我已经找不到喜欢的人,所以成为萧家人,也是我唯一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对赵若辰,秋风准备如何处置的?”这个老小子,什么事不好说,这个时候提赵若辰干什么,这件事,他可是从来没有向众女说起过的。

    舞一听,徒然就有了兴趣:“丁老,你说的赵若辰,是不是东南赵家赵光平的女儿?”

    见丁本军很是肯定的点头,舞的眼睛,已经转到了萧秋风的身上,有些醋意的说道:“秋风,你可是从来没有说过,与若辰妹妹有什么关系,不对,当年若辰在上海的时候,可是恨你恨得要死,你们什么时候,竟然还有联系?”

    天颜悦从厨房里走出来,还没表听清楚事情的原由,就已经急切的问道:“舞姐,老公是不是又找女人了,他这人,就是收不住心,有我们竟然还不够么,他到底想找多少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