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二十三章 今夜做你的新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身形静伫一旁,看着灰雾笼罩的废墟,慢慢的尘土飞扬下落,而在这四周,已经躺了数十具尸体,异能组对龙组高手来,只要出奇不意,随时可以秒杀,不远处,更是见到人影飞腾起跃,战意愈浓。

    一滴,两滴-----

    在那雾气这中,不经意的显现血迹,这抹血迹,就像是从虚空里溅落,萧秋风竟然看不到身影,但是萧秋风没有一刻的怀疑与犹豫,身形如箭,手幻化成爪,凌风而袭,眸子轻闭,但是却已经感受到雾气里生命的波动。

    不错,这就是布特,他已经受伤,竟然准备利用夜色与雾气逃走,如果不是那几滴血,萧秋风也许真的就错过了。

    近身搏击,对这些天生习惯使用异能的高手来说,是致命的,萧秋风手劲重压之力,空气里传来几声闷闷的呻呤声,接着,一张脸,慢慢的从模糊,变得明朗起来。

    再高级的隐身术,在异能压制下,也会暴露出原形,看着布特那张变形的脸,萧秋风手中的力量更是越发的不容抗拒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死得痛快点,就告诉我,你所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冷冰的杀气,很鲜明的表示出,就算你说了,今夜也没有活着的理由,只是一个好死与不得好死的差别而已。

    眸子倔强阴笑的表情,虽然没有开口,萧秋风也知道他传达的是什么,掐着他脖子的手已经放下,但是同时。布特的一只手已经落在了地下,被硬生生的用暴力扯断,骨头突出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嘴抖动几下,额头冒出了冷汗,布特有些变形地脸上,竟然还露出一种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你是谁,没有想到,你竟然还活着,不过很可惜。我不会告诉你任何问题,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面对着死亡。他竟然如此地平静。萧秋风根本感受不到他一丝地悸动。说出这句话地时候。他眼睛里荡动着是一种让人很难理解地光芒。这种光芒没有一丝地戾气。分明就是温暖与慈祥

    “哈尼。我地孩子。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那种笑容在这句话说完地时候。很是突然地静止。就如在空气里凝固一般。慢慢地倒下。然后身体开始分解。当萧秋风看他地时候。那张脸又开始变得模糊起来。只这一次。并不是逃走。而是自我毁灭。

    几乎只有短短地半分钟。布特从死亡变成尸体。到焚化自己。剩下地只有几根干净地尸骨。静静地堆在草地上。他宁愿如此地死去。也绝对没有想过。用这个秘密。来换取自己地生存。看样子。他也只是一个可怜棋子。左右不了自己地命运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男人是死在他地手里。但无可否认。他是一个称职地父亲。萧秋风似乎可以明白。他坦然地面对死亡。就是为了他地孩子。可以更好地活着。

    身后脚步临近。夜鹰几人一身是血地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头,你不会想在这尸体旁边沉思,发表感叹吧,咱们可是秘密行动,是不是可以撤了。”淫贼戏弄的开口,对萧秋风这个头头,他乍看乍不爽,只是夜鹰与醉鬼他们拥护,而且上级的建议,让他无法不从。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战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干掉了十六个,逃走了三十四人,自会有人追踪地,明天就知道他们的动向。”夜鹰看着萧秋风的表情,有着几分说不出的怜悯之意,一时之间,也弄不楚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说道:“撤吧,这里会交警方接手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已经转身,虽然杀了一个布特,但是这个陷阱的阴谋,似乎没有一丝的显露,到了今天,对当初地遭遇,也唯有大伯的一个猜测,对方只是担心他的萧家武之魄会有威胁,但真正的原因,却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在这个陷阱的背后,究竟有什么样的大阴谋呢?

    这一次的行动,应该已经达到了预先的目标,是成功的,杀戮已经展开,现在就看各国特工,下一步地走向了,如果他们执迷不悟,那冷血地杀戮,会马上降临到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是不是有话要告诉我?”

    在龙组里,除了舞,夜鹰是知道当年陷阱秘密最多地人,看着萧秋风的情绪萧索,他当然感受到了异状,所以当醉鬼与淫贼离开的时候,他最后多留了一会

    “我杀的那个首领,叫布特,也是当年与刀合作的人,可惜,他没有给我任何答案,刀已经死了,现在布特也死了,唯一仅有的两条纯索,都断了。”

    夜鹰一听,表情有些一愣,接着脸上浮出一种神秘的笑容,说道:“那也不一定,秋风,不管再隐秘的事,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,你忘记了,在你的陷阱事件里,总伴着黑夜这个大组织的存在,而且你给了我一个军笛,虽然没有办法确定,但是范围已经缩小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拥有这种军笛的一百零六人,但是以黑夜的强大,需要掌控的人,当然需要更强大的力量,所以,我的目标里,只有八个人,而这八个人,无疑都是我们龙组无法去侦查的,不过你的身份,却还可以自由的寻找你所需要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超出了个人所能达到的能量,也许涉及到整个国家,当然,这也仅仅是我的一种猜测。”

    夜鹰知道了很多事,他可以把这些事联合起来,慢慢的构勒出粗粗的线条,但是细节方面,却需要去一步步的证实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龙组最聪明的人,萧秋风经他一提醒,才发现,现索不仅没有断,甚至还浮出了更多。

    黑夜是一个永远也断开的线索,因为他真真实实的存在着,而且一定与他的事情,有着绝对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我要黑夜,被阳光侵入,看看他们真实的邪恶面目,夜鹰,这件事,你继续,需要支援,随时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夜鹰笑道:“放心,咱们可是兄弟,这件事,我一定会揪出幕后的首脑,秋风,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,这个人,说不定是我们最熟悉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好像是一个玩笑,但萧秋风并没有笑,因为这个玩笑会让人很伤心很伤心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柔和的月下,萧秋风静静的坐在绿色植物牵搭的蓬子下,众女都睡了,有些事,他需要自己独自思考。

    但是,家是温暖的港湾,不经意的,都是爱的旋律,在无声的滋润着。

    “风,累了吧,我陪你。”身后轻轻的走过了舞的身影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行动,她至始至终都观注着,不管是当年,还是现在,她除了担心战友,更加担心这个男人的安危。

    握住她的手,萧秋风给了她一个笑容,表示着自己的平安。

    “舞,有些时候,我真的好想,不理会任何事,只拥着你与嫣月她们一起,开开心心的过幸福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舞露出温柔的笑意,说道:“傻瓜,这有什么困难的,不论你在哪里,做什么,我们都陪着你,什么时候离开过你,舞是你的女人,你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很欣慰的笑道:“舞,我就知道,你是世上最好的女人,也是最好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世上可不仅舞姐一个好女人,我与凤姐也不差的,还有床上的颜悦,她可是等你等到睡着了。”在婆娑的林阴飘动间,两抹最清香的身形,慢慢的渡步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竟然连柳嫣月这种身娇体弱的女人,也在为他守候,凤兮一脸的媚态,顾盼香然,如春柳拂动间,就已经走到了萧秋风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可是很少有情绪低落的时候,是不是最近安慰你不太够,今天月色清朗,要不要把舞妹也加入,一起讨好讨好你。”凤兮睡衣很是故意的一抖,半边香肩轻泄,凝脂白玉般的肌肤,春意盎然。

    凤兮很了解这个男人此刻的心静,每一次杀戮之后,都需要倾情的安慰,而她的柔情与身体,就是最好的方式。舞竟然没有拒绝,柔美的脸上,泛着一种冲动,小声的说道:“风,如果你真的需要舞,舞愿意,今夜,就做你的新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