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是人,是神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舞这一次来东南,与所有的龙组队员一样,皆只有一个使命,那就是预防意外的事发生,或者尽量的维持东南的平静,以免给一些有心之人机会,造成对1号首长的伤害。

    五个人聚坐一堂,萧秋风与舞,当然另外的人是夜鹰、醉鬼、还有淫贼,此刻相见,气氛融洽的时候,或者还有几分淡淡的不真实,因为三人这中,只有夜鹰才知道萧秋风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醉鬼清醒的时候并不太多,就像此刻,菜还没有上来,他那瓶酒差不多已经见底了,而淫贼这条小命都是萧秋风救回来的,此刻当然很是客气,扬言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,却不知道,这样的说法,救他一命,真需要拿十条来报答了。

    “秋风,虽然你救我一命,但是我们龙组的舞神被你泡走,我说什么也不甘心,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,只要有机会,我都会抢的。”在香港的时候,看中的天颜悦已经没有机会了,现已住进了萧家,而舞这样一个凌寒傲骨的女人,此刻却也深情款款,散发出从来没有过的温柔。

    淫贼心里很是有些不太服气,就像司马洛一样,感觉天下间,所有极品的女人,都被丫的萧秋风一人给抢跑了。

    舞笑了笑,犹如一惯的淡然,在这种轻轻的笑容中,有一种温情,一种寄托,而醉入心扉的醉鬼却已经开口了:“淫贼,你就死了这条心,舞,绝对不会给你机会,如果你敢缠着她,不要说我醉鬼没有提醒你。被人打得半死,不要来找我诉苦。”

    灌下了最后一口酒,瓶已经空了,醉鬼难得很是正紧的坐正身体,有些浑浊的眼睛看了看萧秋风。说道:“秋风,我的醉空拳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,你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?”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一向最放荡不羁的醉鬼,竟然想与萧秋风比试。

    淫贼拍手赞到:“不错,不错,我淫贼虽然是下三烂,但醉鬼的醉空拳却可是硬功夫,秋风。你是超级高手,听说曾与老喉一战,今天乍说也得给咱们兄弟一个瞻仰地机会吧!”

    对他们这种高手来说。要提升一步,很是不容易,因为到了瓶颈的时候。就算下再多的苦功,也没有偶然的刺激管用,那是机缘,没有机缘,就算再费尽苦心,却也是无法再进一步的。

    武学,本就是这么奇妙地事。

    舞似乎想说什么。但是萧秋风却已经爽朗的笑了,说道:“醉鬼,人家都说夜鹰最精明,我看龙组里,你才是最聪明的一个,行了,你都开口了。这个忙我又怎么会不帮?”

    夜鹰似乎明白。但是酒鬼却连一丝的异动也没有,只是又打开了一瓶好酒。往嘴里灌下,这些酒对他来说,如水一般,真是有些浪费。

    包房的门被人急骤的推开了,孙庆煜很是有些紧张的走了进来,看了萧秋风一眼,给了他一种暗示,有急事需要商量,让他离开一下。

    “二姨夫,过来坐,这些都是我的朋友,没有关系,出了什么事,你说吧!”萧秋风说着,又介绍道:“这是我二姨夫,现在市警局的一把手,也算是个小小地官僚,记得,以后有好事,要关照一下。”

    从这些人的表情,孙庆煜已经感受到了,他们都不是一般的人,不过他也习惯了,与这个男人一起地人,又有几个是平凡人物。

    既然萧秋风让他不让避开,那自有道理,他也没有拘束,很是干脆的坐了下来,说道:“秋风,我接到一项秘密指令,是关于你的,你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淫贼已经笑了,很是戏谑地说道:“姨夫同志,你这可是以公谋私,违反纪律的,看样子,我又可以赚一笔奖金了。”

    舞不经意的看了淫贼一眼,淡淡的笑了笑,说道:“淫贼,就怕你倒时候,没命花,就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淫贼一脸惊怕的表情,像是受到了伤害,捂着心扉叫道:“舞神,你可是我梦中的公主,为何要一而再,再而三的刺伤我地心。”夜鹰倒没有闲情与淫贼耍嘴皮子,问道:“什么人发的指令?”

    有萧秋风在坐,孙庆煜并不害怕,立刻答道:“警总局戴部长,据说这份指令,只有东南系统的分局才收到,已经有几个朋友询问我的意思,秋风,你看?”

    醉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今早收到消息,戴老头的儿子戴惯生被人给废了,看样子,是你干的。”

    舞这一刻,似乎也回过神来,转头望着萧秋风问道:“就是昨天搔扰颜悦地人?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地点了点头,记得那个被扫了几个耳光的男人说过,背后地人姓戴,应该是没有错了,不过他们的速度还真是不慢。

    夜鹰见萧秋风点头,就知道事情不假了,说道:“没有关系,戴家还上不了层面,欺负一下老百姓还行,真的来硬,他们屁都不是,无需理会。”

    醉鬼说道:“那个戴惯生,本就是一个垃圾,清理一下,也是为国家做了一件好事,秋风,要不要我帮你------”他们身为龙组成员,虽然只是执行机构,但是在京中混了多年,人际交系,当然也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但是一旁听着孙庆煜却已经冒出了冷汗,这些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人都是些什么人,戴部长在他们的系统里可是太上皇,他们所有人的升迁,都握在他的手里,没有人敢对他不敬的。

    看他们平淡无奇,不屑一顾的表情,好像根本就没有把那个部长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萧秋风抬头慢慢的摇了摇说道:“不用了,以后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还很多,这件事,还是我来处理吧,东南现在需要杀一只鸡,提醒提醒某些自以为是的人,让他们在这里不要太放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没有再多话,因为萧秋风的话,已经很清楚,这个戴部长,就是那一只鸡。

    醉鬼却已经站了起来,有些迫不急待的说道:“不要用这样的事打扰我们的约定,走吧,我的醉空拳都差点忘记了,秋风,今天,你可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,笑得有些诡异,点头应道:“当然,对你,我可从来没有客气过。”

    一般人或者不了解这个醉鬼,但是与他同生共死十几载,萧秋风心里根本已经明白,这个看似迷糊不经意的醉鬼,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,就算没有完全确定,至少已经怀疑。

    舞的变化,就是最大的证明。

    舞也是从小在龙组里长大,大家很清醒她是什么人,她不会轻意的爱上一个人,而爱了,就是一辈子,这一点,所有人都相信,而现在,她柔情的爱意,却已经滔涌,只为萧秋风一个,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。林间一座废弃的空场墟地,五人,不,应该说是六人,孙庆煜也来了,没有人邀请,也没有人反对,他是自己跟来的,因为他真的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的醉空拳,对你来说并不陌生,所以我就不废话了,秋风,接招了------”醉鬼灌下了最后一口酒,酒瓶已经在他的身上爆碎,浓浓的醉香,带着沉沉的气劲,掀起了无边的风,空气流动如洪,气息在这一刻变成了战意。

    与醉鬼的战,这并不是第一次,对醉空拳,在这个世上,除了醉鬼自己,最熟悉的可能就是萧秋风曾经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醉鬼,来得好。”萧秋风似乎被带到了曾经拥有过的岁月,漫漫温馨的记忆在脑里闪过了种种片段,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涌上心头,洋溢着幸福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醉鬼,你加把劲,不要丢大家的脸,我们可是全看你了。”淫贼是只管说不管做的,他虽然身手不错,但是最精的却是一些旁门左道,凭真功夫,当然没有可能与醉鬼相比。

    孙庆煜一直听说这个萧家的男人身手一流,但是到底如何,却没有亲眼见证过,看着场中两个飞腾起跃的身影,他就呆呆的伫立在那里,脑子已经有些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这还是人么?

    这一刻,他才知道,为何萧家在东南的地位一日千里,为何这个男人可以控制东南的所有势力,为何没有敢与他为敌。

    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人,是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