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一十五章 踩人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笑容还没有褪去,萧秋风的拳头已经到了他的眼睛上,一声惨叫,手已经捂上了眼睛,但是血却已经从手指间,慢慢的溢了出来,这一拳,并没有要他的命,但是这只眼睛,估计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狠,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不管是叫骂还是打闹,只要出了血,气氛就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卓凝雪更怕,被天颜悦拉住的手,几乎在发抖,这一刻,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的凶狠,一拳就把人家的眼睛给打出了血,她顶撞了他这么多次,不知道他不会不会打她呢?

    四个保镖已经冲了上来,但是那个胖胖的生哥眸子泛着寒光,却一下子把他们喝住了,而他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朋友够狠,不知道怎么称呼?”虽然纨绔,但这个胖子似乎并不笨,敢如此凶狠的出手,一般人是做不到的,说明这个人,应该还是有些分量的,他当然需要了解一下,再说了,打瞎下面人的眼,又不会让他痛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与他面对,淡淡的一笑,说道:“教出这样的垃圾,你也不是什么好鸟,我与你绝对没有一丝的关系,也不想有一丝的关系,现在,你们可以滚了,最好滚出东南,以后不要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胖子生哥脸色一变,变得有些疯狂,嘿嘿一声阴笑,说道:“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谁,不然,这些话说出来,你定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公子是京城-------”一个保镖似乎很是骄傲的开口,想把这个男人的身份说出来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给他机会,也不见他有何动作,就已经到了这个保镖的面前。手拎着他的衣袖,把他整个人给抡了起来,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脆响,身体撞到了木桌上,木桌断成了两截,而这个保镖,连哼都没有哼一声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。连那个刚才痛入心肺。高声惨叫。博取同情地流氓。也吓得禁了声。这一次。他们碰上地。好像是一个真正地冷血动物。脸上没有一丝地怜悯。

    “我真地不想知道你是谁。只想让你滚蛋。在我地眼前消失。拜托。自觉一点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可恶------”胖子生哥一下子冲了过来。喝道:“给我打死他。一切由我负责。”果然强悍。打死人不需要偿命地。估计他老头子也是一个能够说话地高官了。不然他能这么嚣张?

    三个保镖上来了。胖子魁梧地身体也撞了过来。发狠地戾气。带着不抑地愤怒。他从来没有丢过这种场子。如果让这个男人离开。他生哥以后还怎么混?

    “小悦。打、打起来了。打起来了。快找人帮忙。”卓凝雪这一刻。被惊得好像是回过神来。看着场中乱成一团。急切地拉住天颜悦地手。焦急地叫道。

    天颜悦却一点担心也没有。萧秋风地本事。他可是见识过了。当年在香港地时候。老公对付那可以飞地鸟人。都不费吹毫之力。就凭这几个废物。还能伤到他么?

    “雪儿姐姐,不要怕,老公很厉害的,你看,倒下一个,又倒下一个,这些人不是他的对手,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的时候,场中只有萧秋风一个人是站着,当然最近的除了二女,还有二个吓得寒颤的男人,看样子也是胖子生哥的猪朋狗友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好大的胆子,连我们戴部长的儿子也敢打,你一定会付出代价地,你死定了。”两人吓归吓,但是嘴皮还真是硬,到了这个时候,竟然还敢恐吓,真是不进棺材不落泪。

    废话真地不想再说,萧秋风从来不想闹事,但是有人想试一试,东南是不是可以为所欲为,那他就需要给些教训,不管是什么人,打之后,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啪啪-----”几声清脆的耳记下去,两个男人牙齿都被打飞了几颗,吱唔着想说什么,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们老头子,我叫萧秋风,还有,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,东南不欢迎你们这些垃圾。”萧秋风说着,已经转身,一脚用劲,已经猛然的踢了出去,那个可怜正在呻呤的胖子生哥,整个身体,一连撞破了两片木台,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没有人再敢吭声,就算是那断了手脚,痛入心肺的几人,也没有人再敢发出声音,他们虽然仗势欺人,但是也知道,这个男人,比他们更恶,当然要放识务点才好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们经理,我欠他一个人情。”能如此帮助两女,萧秋风当然需要关照一下,而那个刚刚苏醒的经理,听到这一句话,好像浑身都有了劲,一下子推开了两个员工地扶持,冲到了萧秋风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萧少,欢迎萧少的光临。”

    那一脸是血,但是兴奋表情的经理此刻怪异模样,已经让四周的人都窃窃的笑了起来,但是他不在乎,在东南,能让萧秋风说出欠一个人情的,唯有他一个,他的确值得骄傲,至少未来,他在东南,可以算得上是一帆风顺,畅通无阻了。

    东南,谁敢不给萧少面子。

    领着两女走出了商厦,经理在一旁殷勤的讨好着,萧秋风也没有拒绝,只是吩咐关刀,把那些人清理出去,扔到大街上,不要打扰人家做生意,至于损失,他当然会加倍赔偿。

    “喂,男人,你刚才是不是太狠了,他们没事吧!”没有想到,说这话地,却是被吓得最惨地卓凝雪,此刻,她竟然担心那些企图占她便宜的人,让萧秋风也不知道,是说她善良,还是无知。

    天颜悦说道:“这些人在青天白日地也敢胡作非为,可以想象他们做了多少可恶的坏事,老公教训一下,是替天行道,最好让他们知道害怕,以后好好做人。”

    恶人皆需恶人磨,萧秋风在卓凝雪的心里,就是恶人中的恶人。

    “你个白痴,人家都要占你便宜了,你还替他们担心,你有没有脑子?”萧秋风看着卓凝雪的样子,有些恼火的骂道。

    卓凝雪脸一愣,眼眶又湿润的,那样子,真是像极了翡翠娃娃,不经风雨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、他们只是想,又没有占到,就你最可恶,在那么多人面前打我**,我妈都没有打过我,就你最可恶,我一定要告诉义父,让他知道你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与这个女人说话,萧秋风会被气死,懒得开口,一踩油门,加大了码力,飞快的返回萧家,倒是天颜悦这个小妹,开始与卓凝雪讲是非黑白的大道理,也不知道有没有作用,反正萧秋风是不想理会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萧家人都围了过来,卓凝雪看到田芙,更是哭得哇哇作响,那样子,说有多伤心,就有多伤心,一辈子都没有受过的委屈,今天一次尝尽了。

    众女才知道,这惹她伤心的人,不是别人,而是萧秋风,因为他不顾场合的打了这女人的**。

    还好卓凝雪心情如小孩子,被轮番的劝慰,很快就平静的收住了泣声,也挺好哄的,要是换了凤兮与柳嫣月这样的女人在人前被打**,估计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几天不敢出来见人了。

    同一刻,在东南的某处,胖子生哥被人抬了回来,医生初步的检查之后,得到了报告,身体十六个重度伤痕,四肢骨折,其中一条腿伤势太重,很可能会影响以后的负重,简单的说,他已经成了废人。

    四个保镖,醒了三个,还有一个昏迷,生死未知,不过那个瞎眼的流氓倒很清醒,也不知道是因为气愤,还是害怕,被医生包扎的时候,都没有喊痛。

    一个五十左右的中年人,盯着床上的胖子,额头的青筋涌动,身体未动,但是声音却已经传来:“什么人做的?”

    流氓不敢怠慢,立刻说道:“戴长,你一定要替生哥讨回公道,让那个男人不得好死-----

    中年人身子一转,冷冷的哼一声,流氓吓了一跳,知道这个男人嫌自己太多的废话,连忙顿了顿说道:“他姓萧,好像叫萧秋风!”

    “东南萧家,萧家公子萧秋风!”中年人一听,就已经不自觉的叫出了这几个字,东南萧家在京城,早就不再陌生,只有稍稍有些层次的人,其实都已经知道萧家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