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零九章 心灵深处的记忆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梦清灵离开的时候,凤兮准备让人跟踪她,被萧秋风制止了,除非他亲自出马,不然,没有人可以逃过那两个老猫的探息,所以,这实在是一件没有任何作用的事。

    一处很豪华的私家别墅里,梦清灵幽幽的叹了口气,在老人的面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人却放下了手中的云雾龙井,轻声的问道:“怎么,不太顺利?”

    梦清灵还没有开口,老人已经对着她身后的老猫说道:“你们先说?”

    两个老猫一个已经回道:“是一个高手,我们确定不了他的深浅,看样子丁老说的,曾经打败老喉,并没有夸装,他的实力,绝对不再三龙之下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老猫也说道:“有很几个熟悉的面孔,这些人都是东南举足轻重的人物,萧家控制黑道在前,现在是黑白通吃。”

    老人静静的沉思,没有说出自己的看法,摆了摆手,两个老猫无声的退走。

    梦清灵看了老人一眼,笑了笑说道:“老爷爷是不是担心那个男人给你制造麻烦?你放心吧,我可以保证,他不会。\\\\\\”

    老人有些微微的一愣,很是奇怪的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人性!”

    “人性?”老人不解笑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很是正经的坐直了身体,说道:“都说人性很复杂,有好有坏,其实在我看来,人性都是贪婪的,而且人生再世,所追求的不过是几样东西,那就是金钱,权力。与女人-------”

    老人身体有些震动,然后只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这些对他来说。又岂会陌生,只是他的每一句话,都影响着很多人,所以他不能与眼前的小丫头一样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他控制了整个东南,拥有绝对的权力,这对他来说。已经够了。虽然我并不了解他,却可以看出,他并不是一个拥有炙热权力**的人,而对于金钱,相信这一生,他都挥霍不尽

    老人问道:“萧家有这么大地财力?”

    “萧家有没有这种财力,我不知道,但是萧家能把林家赶出东南,却已经显露了太多的底蕴。今天在萧家我遇见了一个人,她解答了我所有的疑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五指中地小指,听说好像是他其中的一个女人!”

    老人神情有些惊讶。像是喃语的说道:“萧家与金手指有关系,萧家与金手指怎么会有关系,难道这两个萧家,真的有什么相同的地方不成?”

    老人说道:“清灵,你知不知道,国际上神秘的金手指,其实他的真名叫萧豪云,与龙将萧迈飞是亲兄弟。他们------他们现在应该没有后人了。为何与萧家有关系?”

    梦清灵知道金手指,也知道龙将。但是从来没有想过,这两人竟然会是亲兄弟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世上最优秀地基因人种,为什么不留下血脉,唉,这真是国家地损失,老爷爷,其实他们如此优秀,喜欢他们的人应该很多的,为什么都不结婚呢?”

    “龙将有妻子,不仅如此,他的妻子,是国家最优秀的谍报人员,但很可惜,当年难产而亡,而龙将当时出国执行任务,也随之牺牲,现在他的死,仍是绝密档案里,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悬案之一。****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以为那个孩子可以继承龙将的衣钵,只是------”

    梦清灵一惊,问道:“龙将有孩子,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到有人说起过?”

    老人说道:“当然没有人敢提起,萧家血脉有一种奇特的体质,被称为魄,可以随着身体地成长,逐渐的成熟,你看今日的金手指,与当日地龙将,就知道这种特质是如何的优秀,这就像是一柄刀,知道的人都想把他握在手里,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灵动的眸子一转,手已经缠住了老人的手臂,有些撒娇的说道:“老爷爷,你能不能告诉我,那个孩子是谁,都已经二十多年了,他应该已经成年了吧!老人叹了口气说道:“现在告诉你也无妨,因为他已经死了,你也认识的。^^^^”

    梦清灵心情一顿,然后有些恐惧地望着老人,张了张嘴,喉咙里发出一种古怪地声调说道:“是那个可恶的男人-------”

    “是地,是他,其实关于他的死,此刻也同样的列入绝密死亡档案里,也成为悬案之

    构清灵有些激动的问道:“老爷爷,难道、难道他对某人形成了危胁,有人对他下刀子?”

    老人点了点头,这只是一种猜测,但却有很大的可能。

    此刻神情有些伤然的说道:“清灵,好在你是讨厌他,如果喜欢他,岂不是怨恨我一辈子,唉,其实也是我失策了,没有保护好他,他根本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,没有去防范,不然也会这么容易被陷害,你可知道,萧家的血脉里拥有的力量,与你们梦家的血脉相似,有天生的敏锐感,一般的陷阱,对他是没有作用的。\\\\\”

    而且每一段时间,老喉都要递上一份对龙组成员的评估报告,他可是很观注这个年青人,在龙组新生一代里,他是最优秀的。

    梦清灵陷入一种低沉的回忆中,而老人又说道:“既然没有争权的**,也没有敛财的贪念,那女人呢------”

    “我看过他身边的女人,可以说,任何再花心的男人,在拥有她们之后,绝对也应该满足。”梦清灵的话,带着绝对的肯定。

    东南一姐凤兮,东南三花中的百合柳嫣月与郁金香卓凝雪,还有国际超级巨星,东方神女之誉的天颜悦,拥有一个,就已经是一生的珍宝,这个男人拥有他们全部,对他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老人点了点头,知道梦清灵的话很有道理,但是既然无欲无求,他频烦的动作,究竟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现在,我只想知道,他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一个纨绔子弟,凭空而起,这绝对不是传奇,而是神话,老人此刻只想知道,是什么造就了这个神话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试过了,没有用,探不到一丝有用的东西,我的通心术,对他有些排斥,好像他的身上,有着通心术的某些禁制,老爷爷,你不要说我不帮你,是没有办法,除非你们能拿到他的血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道:“我离开的消息,已经传开了,估计三天之内,东南就会热闹起来,那些人在京中压抑了这么久,相信来东南,一定会很放纵,东南是他的地盘,相信他会很忙,找个机会取他一点血,应该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有些顽皮的站了起来,笑道:“据我观察,这个男人可不好对付,老爷爷,你想归想,但是千万不要让他误会,不然,会很麻烦的,如果我猜得没有错,你是想他帮你做什么事吧,那更要妥当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离开了大厅,走进了卧房,而人却如泄了气的皮球,无力的倒在了床上,在老人的面前,她已经支撑得好辛苦。

    手从衣领间,慢慢的摸索出一样很奇怪的项链吊坠,这件东西,她贴身收藏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什么旷世难寻的珍宝,但是唯有她才知道,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易拉罐扣子,只是经过她细心的装饰,变成了一个如心形的图状物体。

    她已经收到了那个恶耗,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抹心事,会慢慢的遗忘,但是她根本就不曾想到,原来她根本就未曾忘记,而是放在了内心更深的角落,经老爷爷一提及,所有的记忆,如洪水般的不可抑制。

    泪清如泉水,缓缓滴落,手慢慢的抚摸着这个扣子的边缘,一寸一寸的感受着这种融合了太多回忆的感情,她好后悔,后悔一次的相见,一生的阴阳相隔,如果早知道,那天,她会让他多占些便宜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再聪明,她也算不出自己的明天。

    她恨那个男人,以前恨,现在也是一样的恨。

    以前恨他的无礼,恨他的放纵而不怜香惜玉,现在,恨他的狠心,恨他没有偿还那笔欠债,就已经离开她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,只要找到你,就可以用这粒扣子,向你换一份任何我想要的礼物,你知道我要什么?可恶的男人,你失约了,你根本就不是男人,竟然欺骗女人,我恨你,恨你,一辈都恨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