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零七章 娇客上门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但是没有几个人知道,在平静的东南,酝酿着更狂暴的风潮,肆虐的程度可以摧毁一切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刻意的掩藏自己的行踪,在一周之后,决定为萧家最娇美的女人天颜悦,举行庆功宴会,这也给那些想讨好萧家,却没有门路的人提供了方便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需要萧秋风去处理,凤兮可以把东南的关系,整理得井井有条,所有不对的苗头,都会在冒土的那一刻,被踩杀,就像她曾经说过,在东南,萧家没有任何敌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萧秋风大刀阔斧的劈山,那么凤兮就是他的最佳助手,会精雕细琢的处理一切。

    林玉环她们四女全部被叫了回来,因为尊重萧家两个老人的意见,这一次的功庆宴,会超规模的举行,不仅是为了多增喜气,更主要是让天颜悦知道,萧家对她的重视。

    天颜悦与柳嫣月、凤兮不同,她只是一个明星,除开七色缤纷的舞台上风光,她在台上的落寞,却是没有几个人能明白,她抛却这种光环之后,剩下的只有一颗深爱的心,并不能像两女一样,可以为萧家贡献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天颜悦这几天并不高兴,或者有些失落,这一切,皆因为那一夜,萧秋风的失约,女人都是如此,很会钻牛角尖,每每男人的一个疏忽,她们总会胡思乱想,而且越想,越是煞有其事。

    萧大哥只是可怜我,安慰我,他不爱我,对么?

    在舞台上,她会把自己最娇艳的一面,呈现观众,但是在家里。她柔情的美丽,却唯有纯然,那淡淡的愁绪。都带着一种清纯如水的宁静,让人看她的时候,有一股暖滚。一抹春光,在身心里滑过。

    在几女热心的帮助下,一袭雪白纱制的长裙,衬托着她修长娇好的身材,削瘦地脸上,挂着几分有些勉强的微笑,却让人迷醉心扉,渗入思海,这样的女人。本就是上天造物地杰作,无与伦比的。

    凤兮与柳嫣月也是女人,这个小妹的心事,她们当然明白,但是她们地解释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作用,而凤兮更没有办法,把那个男人心里的事说出来,颜悦太善良,太温柔,他们萧家所有人。只有一个想法,让她快乐,如孩子一样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悦姐,你真漂亮,如果我是男人。一定追求你。”柳嫣虹永远都是不甘寂寞的人,看着镜中美人的笑眸,无语欲动的樱唇,婉约的神情,圣洁的气质,每一分都让她羡慕,如果有一天,她可以像这个姐姐一样地超尘脱俗,那绝对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嘿嘿我也可以让姐夫看看。我已经不是小孩子。我可以诱惑任何男人。

    “那是,也不看看颜悦是谁。我可以保证,等下秋风看到她,一定会被迷得失魂落魄,今天,颜悦妹妹,是绝对的主角,没有人可以抢去她的风头。”凤兮也很美,那高贵的气质,与众不同,身上融合的冷艳,可以说只有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才绽放美丽内蕴,此刻都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天颜悦轻轻的笑了笑,回首凝视着镜中的女人,那就是她,但这种美丽,她并不自傲,也不奢求,在心里,萧大哥一眸的深情,可以让她满足,萧大哥地拥抱,会让她觉得,抛却一切,也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一旁的柳嫣月也很美,但是她身上传统的含蓄,却让她的这种美丽,被层层的掩饰,或者只有到了萧秋风地怀里,情爱迷乱的时候,这个女人才会把潜在的春色,呈现出来,所以,这种春光,也只有一个人可以享有。

    卓凝雪绝对是最委屈的一个,因为在心里,她很是有些害怕那个男人,她知道,按照义父的吩咐,她做了萧家媳妇,就有了一个老公,从来没有想到,未来的另一半,会是如此模样,但是这个男人的邪恶,却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每一次看到他对她莫明的淫笑,她就有一种被看透了身心地感觉,**裸地滋味,并不好受,来萧家十几天,她瘦了,就算田芙疼爱,又增多了盅补品,她依然如故,这是心病,无药可医。

    来的人还真是不少,超出了萧远河地预计,田芙立刻打电话到她名下的芙蓉酒店,叫了大批的人手过来帮忙,而凤兮也是让关刀找了不少人来维持秩序,免得让某些不诡之徒,趁机捣乱。

    再说这种热闹的事,大家也想凑凑,虽然赵光平与孙庆煜并不明白,如此关键时刻,萧秋风为什么要这样大张旗鼓,但是他们相信,这一定有理由。

    司马洛把这个消息传到太爷之后,司马家也紧急行动,从萧秋风嘴里说出来的东西,无风不起浪,他们很相信,绝对是真的。

    今天,司马家也送来了厚礼,就算再怕,再担心,有些东西也无法改变,司马太爷很看中萧家男人这种豪气,世上就没有什么事情,是解决不了的,也没有什么困难,是可以难住他的,这份勇气,就让人很是敬佩。

    礼物堆成山,当然由萧远河负责接待,人性都是如此,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,以萧家的气势,整个东南,已经无人可比,讨好巴结的人,当然络绎不绝,让萧远河知道,被人无尽的讨好,也并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。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是比较清闲的一个,就算是大家看到了他,也很少有人敢上前去攀交情,因为对他这个纨绔子弟来说,与他有关系的人,真的不太多,以前,大家更多的是鄙视,更何况,他一脸的冷冰,让人不敢太过于靠近,相比而论,还是萧远河热情许多。

    天颜悦众女出现的时候,气氛被推到了**,英皇也派出了不少人,参加这个宴会,大致是宣布一些奖励与获得的荣誉,什么白金唱片奖,什么年度人物奖,什么终生成就奖,反正十几项奖项,都是娱乐界举足轻重的荣誉。

    还好,天颜悦宣布退出娱乐圈,不然铁定会激起无数的中伤与风言***,这种奖项,实在太诱人。

    “萧少,门口又来了客人。”一个保镖急步的走到萧秋风的身边,很是小声的禀报道:“她不是东南的人物,也没有请柬,但是她说是来为天小姐祝贺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司马洛笑道: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以萧家在东南的声望,有几个前来讨好的人,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但是在萧秋风的心里,却并不这么认为,想了想说道:“请他进来,我先见见。”

    很快,几个人慢步的随着保镖走了进来,他们已经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,因为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女人,实在太惹眼,她的美丽,几乎已经超出了可以形容的范畴,这一刻,似乎连凤兮她们几女,也被抢了光环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众保镖一眼就可以看出,他们不属于东南,像这种绝美的存在,绝对非比寻常,就算没有看到过,也会听说过,不可能不认识。

    就像东南三花,除了神秘的卓凝雪,像柳嫣月与林秋雅,在东南,估计不认识的人并不太多。

    司马洛已经惊叫一声,在萧秋风的耳边有些口吃的说道:“京中一梦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苦涩的笑了笑,他与这个女人,已经认识很久了,却没有想到,再一次相见,却已经物是人非了。

    不过最让他有些诧异的倒不是梦清灵的到来,而是在她身后,小心的护着她的两个老人,如果没有料错,他们就是老猫成员,因为萧秋风已经感受到,他们内敛平淡的身体里,涌动着超然的力量。

    老猫竟然成了她的保镖,看样子当年关于她的传说,也许是真的。

    一向口齿伶俐的司马洛变得有些拘谨无措,看着这个女人,他说话都变得不太利索:“梦、小姐,你好,我是司马洛,我们、我们有见过的”

    “司马公子,你好,好久不见,不请自来,相信萧家的主人,不会介意吧!”她微笑的温柔,就如一股清香的风,拂过之后,感受到的人,都被陶醉。

    凤兮与众女都已经走了过来,第一个说话的,却是那最迫不急待的柳嫣虹,她死死的瞪着梦清灵,不管这女人多美,在身为女人的柳嫣虹眼里,都是可以自动被忽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