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零六章 不灭的惨痛教训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事情的确超出了凤兮的想象,这种超级的大人物,到了东南,就算是什么也不做,也会掀起一阵至强的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“你交待一下,让下面的人小心一些,如果没有必要,近几日就收敛一切的活动,等这件事过了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吩咐的话,凤兮当然应从,却马上又抬起头问道:“林家的事怎么办,就这样也停下来?”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说道:“林家的事,我会亲自负责,你用担心,既然老猫都已经知道,隐瞒着也没有太多的作用,还不如按照计划,把林家赶出东南。”

    凤兮觉得不妥,但是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以目前的形势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赵光平与孙庆煜,还有司马洛都已经到了,这一次,三人都是被萧秋风召唤来的,这件大事,实在也需在让这些盟友知道。

    赵光平一听,脑门上就已经冒出了冷汗,他已经收到消息,开始整顿,但是没有想到,大人物此刻已经到了东南,根本就让他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我也制定了新的巡察方案,正准备下周执行呢,没有想到-------看样子,我也要马上提前了。”孙庆煜也不轻松,身为一方的治安官,他身上的责任,并不比赵光平少多少。司马洛脸色也并不太好看,萧秋风这个消息,对他们来说。实在太震惊,可以说一旦外传,并不亚于地震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真的查清楚了,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。”东南也是司马家的大本营,苦心经营几代人。有些东西,当然是不能被外人看到地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明确的解释,只是说道:“我该说的已经说了,你们自己看着办,最好不要出什么意外,有事,大家记得相互联络。”

    三人再也没有昔日那种轻松开玩笑的心情。马上就告辞离去,这关系着身家荣辱的事,没有人会拿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不明白,那老猫成员当时完全可以退走。不需要表明身份,为什么会故意的给他这些提示,难道是老喉请他帮忙,让自己有个准备?

    这个老人是八号,此刻就静静地站在老人的面前,静静的如百年枯僧。

    “八号,你觉得如何?”老人语气显得漫不经心,但是眸子精光闪动,看了八号一眼。轻轻的问道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萧秋风面前随意的放纵,但是在这个老人面前,八号有着绝对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他是这个计划,绝对的执行者,不可能有比他更合适地人选。”八号一开口。语气就十分的肯定。

    老人沉凝了片刻,好像在思索考虑着什么,然后喝了一口茶,说道:“我还要在这里多呆几天,现在没有答案,让你现身,就是要给他一种压力,如果他聪明,应该能想到很多事。接下来他的动作。我很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八号已经明白了老人的意思,这也仅仅是对那个萧家男人地一种测试。而且似乎才刚刚算是开始。

    卓凝雪虽然是一个情感上的白痴,但是商业上的主导能力,却已经青出于蓝,在她与遥远的林秋雅全力合作下,林家几乎没有一丝的还手余地,也让心思有些自大的冷锋,再一次感受到王者的力量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从国外渗入的几大资金全部被摧毁,而林家更陷入绝境,事情闹大了,这一次,不光是林家在东南的力量,连累林家资产在全国范围里,大面积地缩水,简直到了难以维持的地步。

    林家如一团死水,已经没有一丝的生气。

    “太爷,太爷,出事了,出事了------”林家的老管家,五伯虽然已经年过七十,但是此刻,仍健步如飞,冲着大堂就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天,一个又一个不幸的消息,老太爷已经习惯了,竟然连一丝多余地表情也没有,问道:“又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大爷,大爷被打伤了。”

    林太爷一听,顿时就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,大声的喝道:“你说什么,北民出去了?”自从宣布与萧家绝裂之后,就已经严令,林家成员,没有他的允许,不得外出,林凯跃就是一个例子,他不想让这种事再一次发生。

    伍伯点头说道:“大爷昨天接到了一份邀请柬,说是要去参加一个宴会,当时我就把太爷的话告诉他了,他说过不会去的,但是没有想到,一大早,就找不到他,刚才发现大爷浑身血淋淋的躺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太爷一句话也没有说,就已经急匆匆的夺门而出,林凯跃已经成了废人,他不敢想象,儿子此刻变成了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没有泪,或者在心中,所有的泪水已经流尽,林北民已经躺在床上,往日那双灵动狡猾的眼睛没有了神彩,表示着他心如死灰,这一刻,他才知道,在那个男人眼里,他根本微不足道,说过地话,也并不是吓唬他。

    林家有钱,有势,在东南可以为所欲为,他们这些林家子孙在太爷光环地映照下,几乎无往不利,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打击,这个打击,让他彻底地沉沦,磨灭了心志。

    太爷冲了进来,拉住了老医师的手,急切的问道:“怎么样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医师一脸的遗撼,说道:“太爷,对不起,大爷的双腿两处脚筋被打断,他没有办法再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”有人得意的笑了起来,笑得有些疯狂的叫道:“终于有了伴,爸,林家人都会变成瘸子,你不用伤心,咱们会有更多的同伴。”

    能这样说出白痴话的,当然是神智已经有些失心疯的林凯跃了,自从双腿被打断,他一直躲在房间里不出来,此刻坐着轮椅,出现在老头子的面前,看着眼前的惨状,他似乎感受到一种安慰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说话,只有内心深深的恐惧,那个一向眼高于顶的妇人此刻已经跪在地下,珠光宝气的光彩不再,疲惫的身心,似乎已经熬到了极点,脸上浮现着一种痛苦与兴奋的融合,好像有些不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除了太爷,没有太多的人伤心,林家的四个兄弟此刻都在,但是林北民的狠心,已经让这种兄弟之情彻底的沦失,看着被打断双腿的老大,他们心里隐隐的有种爽快,被压抑多年的郁闷气息,终于可以泄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有林北强,慢慢的上前,扶住了太爷那颤抖的身体,细声的安慰着。

    林家的遭遇,就如一种噩梦,而林家所受到的重创,已经影响了很多人,在林北民成了废人之后,最后几家联盟的家族已经迅速的离开这个阵营,林家已经没有希望,他们却还要活下去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了,京城的电话,但是没有想象中的声音,一个傲慢的男人在电话说道:“林太爷,家主有事出去了,林家这份人情,他已经还了,剩下的事,实在帮不了你,你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而在这个傲慢声音的旁边,坐着一个眸射怒光,一脸阴色的老人,几十高手,还没有出手,就已经全军覆没,没有想到,林家在东南营造了数十年,竟然连一丝根基都没有,他很失望,彻底的失望。

    死就死吧,那与他有何干系?

    林太爷手里的电话掉在了地上,然后,他昏倒了,号称永不衰落的林家,随着这个擎天柱的倒下,彻底的失去了往日的犀利。

    第二天,报纸上传来林家的公告,举家搬离东南,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事,才慢慢的落下了尾声,雄踞东南一方的商业霸主,林家,在历史的长河中,将永远的失去鲜明的旗帜,无声的倒下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惨痛的记忆,却需要很多人,用后半年的岁月去噩梦般的铭记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只要做错了事,都将得到了惩罚,林太爷的傲气,换来的只是世上最惨烈的教训,这个结果,并不是林家人所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而经此一役,萧家在东南已经成不可抗拒的崛起,每个涉及其中的人,都明白。

    所以,那些并不具体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,却都已经开始讨好萧家,连一向没有什么人气的天家,也因为天颜悦与萧家的关系,成了他们关注的焦点,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亲朋好友,也是越来越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