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零四章 斩杀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三十六人,分成十八个位置,至身六栋大楼里,而位置,小陆子早就已经查得清清楚楚,他没有动,是因为他没有把握,可以把这三十六人全部清除。

    如果让这些人逃走,还更是一种危险,这种危险的责任,他承担不起,所以,需要萧秋风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枪声响了,枪声响的时候,萧秋风已经扭断了其中两个人的脖子,其实若按他的动作,要这两个人死,绝对没有一丝的声响,这是他故意的,故意的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小陆子也杀死了两个人,对讲耳机里传来很冷寂的声音,他拿了起来,很是玩味的说道:“对不起,他们可能没有办法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萧家的车队停在那里,而他们的人一连损失了两组,这种看似劫杀的行动,对萧家并没有太多的作用,首领想着家主的交待,一旦不行,立刻撤离,他们这一次来,并不是为了帮助林家,而是对付萧家,或者说把东南的水搅浑。

    “立刻撤离------”萧秋风听着耳脉里传来的声音,脸上扬溢出一种戏谑的笑容,分散的对手要对付,实在太耗时间,而撤离,他们会自动的送到他的面前。**

    按街道的方位,他们计划了三条撤离的方案,这一点,对萧秋风这个资深的王牌特工来说,一眼就可以看出大概,而其中两条,现在已经有大批的人守着,他们只有剩下一条路,而这条路,只有他一个人。但是一条死路。

    幽幽的***下,显得很有些阴暗诡异,萧秋风就站在那里,就如一尊木像,一动不动,好像在这里存在了几个世纪,不带一丝的生气。

    首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没有蒙面,他身后地人都没有蒙面,此刻很是紧张的跟着他的步伐。带着心惊的寒颤,这个男人,实在太不可想象,行动还没有开始,他们已经失败。

    此刻,就算是三十人围着他一个人。也像是被他一个人包围着,一股浓浓杀气,飘动涌现,笼罩着他们每一个人,似乎想动一下,也很是困难。=

    “东南萧秋风-------”首领眸子闪动着精光,开口就叫出了萧秋风的身份,这并不奇怪。他这一次来东南。就是为了对付萧家,但是想象与传说,根本无法与现实比对,这一刻,他才知道,这个男人是如何的让人恐惧。

    萧秋风慢慢的转过了头,看着眼前的众人,轻轻的笑了笑:“是我。你们其实不该来,就算是他想让你们送死,也不需要送这么多人来,他应该知道,就凭你们,一点作用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种狂傲的语气,任何人都受不了。更何况他们已经习惯被人称为精英。萧秋风神情地蔑视,带着不屑一顾的形态。严重的挫伤了他们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他们的确可以算得上是精英,但此刻,只能算是送死的精英。

    “未必-----”两字一出,那个首领已经动了,他一动,就注定着,他地生命已经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着活动了一下双手,接着就是十指屈伸而动,然后,身形一闪而没,消失了,空气中传来漫不经心的声音:“你们-----还不配当我的对手。*****”

    枪声响了,但是对萧秋风来说,并没在一丝的作用,首领的脑袋被一拳打进了墙体中,血水四溅,四周的人能清楚的听到,他头骨碎裂的声音,就如死神地召唤,只发出一声“呃”地呤声,他已经软绵绵的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干掉他,大家上-------”没有人知道这个说话的人是什么人,在众人上前的时候,他已经让自己的身形慢慢的后退,似乎想让这些人的命来缠住萧秋风,而他可以逃走。

    精英又如何,在生死存亡面前,人总是有恐惧之心的。

    二十八个人冲了上来,不得不说,他们地确是精英,经过特别训练之后,身手的确很是不错,只是可惜,他们遇到的是萧秋风。

    一连死了六个,这种惊心动魄的杀戮,剩下的二十二个人,只敢守而没有人敢攻了,他们的眼睛里带着凌厉的气息,但这,并没有丝毫地作用,与萧秋风相比,他们地力量,实在太弱太弱。\\\

    一个身体,飞了过来,“扑通”的倒地,再也没有爬起来,而看他五官血流如注,像是被人活生生地爆力重击,内出血而死。

    这个人,就是刚才企图逃走的人。

    “一个,二个,三个-------”小陆子到了,他数清楚了人数,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萧少,正好,我刚才做了两个做错了路的,再加上这想偷溜的,正好三十二人。”

    四个留在了楼上,而剩下的,正好三十二人,一个也没有走掉。

    “废物其实并不可恨,但是明明知道自己是废物,却又想做英雄的人,的确很让人讨厌。”看了那刚刚死去的人,萧秋风脸色更不好,冷冷的喝道:“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小陆子早就已经等不及了,脸上兴奋的表情,似乎中了大奖一样的,这一次只有他参加的杀戮,对神兵战队来说,绝对是一种荣耀,连两个大队长,都会很羡慕的**

    小陆子喜欢硬碰硬,每一个撞到他手里的人,只要没有他身体硬朗,下场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,而萧秋风身法风,鬼魅而动,没有人可以找到他的位置,在他们的身后,倒下的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。

    惨叫声,已经漫延。

    “你杀死了不该杀的人,萧秋风,会有人替我们报仇的。”可能是知道,今天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幸免,所以这些人已经霍出去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冷冷一笑,说道:“在他的眼中,你们连一只蚂蚁都不如,没有人会替你们报仇,你们死,也只是白死。”

    一拳已经从背后袭至,一口鲜血暴体而出,这个可怜的男人,被小陆子的重击,渗入体内,筋脉尽碎而死。

    “死就死了,废话还这么多。”小陆子不喜欢有人这样的与萧少说话,在他们的心中,这个男人就是神,神是不能被威胁或者污辱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服从这个男人的命令,至于对手是谁,真的一点也不重要,他只是一个战士,战士的使命,就是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“萧少,全部处理了,一个没漏。”

    染着鲜血的身体,有着热血的澎湃,每一次杀戮,神兵战队的所有人,都有着这种进步的气劲,提升着狂暴的内劲之息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动,听到小陆子的话,有些玩味一笑,说道:“其实,我们还漏了一个,漏掉了一个真正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本来平静的身体,突然的产生了一种逆流,身形无风而动,双手如电般的抡起,两轮新月般的刀之心力量,透体而出,朝着黑暗中的某个角落,雷霆而击。

    “轰轰------”两声脆响,黑暗中,那些散发的烟气,慢慢的融合,一道身影很是突然的显现,这是一个老人,一个年过七十的老人,苍白的脸,带着几分恬静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东南萧秋风,这一次,我们真是来对了。”

    返璞归真的神态,让萧秋风知道,这个老人绝对是真正的高手,不然也不可能如此轻意的就接下了他的两记刀心之劲。

    小陆子气劲瞬间涌起,杀意毕现,但是萧秋风却已经轻轻的开口:“他不是一路的,走吧!”

    像这种宗师级的高手,一脸高傲的神态,当然不会成为某个家主的爪牙,这一点,萧秋风心里很能了解,因为他也是高手。

    萧秋风转身,小陆子当然散去了强劲,跟随其后,只要萧少说的话,就是真理,他只是听从,不需要问为什么,他没有一点的好奇。

    老人身形一动,却已经到了萧秋风的面前,说道:“年青人,果然不错,有王者之风,放心,我绝对不是你的敌人,而且希望有一天,我们可以成为朋友,忘记告诉你,我与老喉,有几十年的交情了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老喉,萧秋风神情一动,隐隐约约间,似乎已经捕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既然与老喉是几十年的朋友,那说明,这人一直就在京城,而且以老喉的地位,一般人,也攀不上这个交情,那么这个老人出现,就提示了很多的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