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九十八章 坦白之后的遗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三女之中,只有天颜悦知道萧秋风与那个老人的关系,不过她也没有想到,在她们几个姐妹之外,那个萧家的大伯,又为萧秋风找了其她的女人,而且这个女人竟然是卓凝雪。

    “当年,我向义父立过誓言,这一生都做萧家人,所以,义父让我做什么,我都会遵从,你讨厌我没有关系,但是请你让我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这个时候,也弄清楚了,这个女人被大伯骗回上海是为了什么,看样子龙腾启动再即,大伯需要找一个人完完全全的接受龙腾的所有管理,所以他需要最终的确定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而在这么多女人里,大伯可能对这个徒弟兼义女有着很大的希望,所以她才能被批准,孤身的来到上海。

    不过大伯一定不会知道,他看中的商业上的天才,却是生活的白痴,一下飞机就弄出了这么大的乌龙,而且好死不死的,正被萧秋风碰上,被带到了萧家。

    床上,萧秋风有些困了,但是身边的两个女人,却没有安静下来,一人一只手,在他的身上搔扰着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们,老实交待,你与那个传说中的金手指,究竟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两个不同的萧秋风,此刻融合一体,就算是真的想说,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地资料果然没有错。卓凝雪真的成了金手指的徒弟,而是这样白白的送到萧家来,一定不简单,萧家大少。你应该有很多话告诉我与嫣月吧?”

    凤兮掌管着天网,知道地事,当然比柳嫣月多一些,但是对于金手指与萧秋风的关系,她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查出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绝对不会知道,萧秋风根本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萧秋风躺起来,有些很是无奈的说道:“好吧,你们都这么想知道,那我就告诉你们,其实金手指。就是我大伯萧豪云。萧家只有我一个男丁,他帮我。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”

    凤兮立刻道:“不对啊,风,我查过你们萧家的资料,你爸似乎没有兄弟,也是一脉单传。这个大伯从哪里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在萧家这么久,也没有听爸妈提起过,老公,你会不会弄错了?”柳嫣月从读大学的时候,就与萧家纠缠不清,但是从来不知道,萧家还有一个大伯,当日听萧秋风叫老哥。也是同样的怀疑。只是现在变成大伯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萧秋风-------”

    这句话有绝对地轰动性,柳嫣月一下子从他地身边逃开。有些胆颤的扯着被子,喝道:“你、你不是萧秋风,那、那你是谁?”

    反而凤兮一动不动,只是眸里闪动着疑惑地神光,轻轻的问道:“果然,你这家伙,很多东西都瞒着我们,说,快说-----

    萧秋风手一伸,就已经把柳嫣月拉了回来,有些苦笑的说道:“好了,嫣月,不管我是谁,但我是你的老公,这一点没有假的,我还记得第一晚,你在我地肩膀上咬了齿印,现在还有痕迹在呢?”

    柳嫣月一惊,立刻掀开了萧秋风的睡衣,看到了那抹鲜明的痕迹,又喜又急的哭骂道:“老公,你真是坏蛋啊,把我吓死了,你就是萧秋风,就是我最爱的男人,什么是什么不是的,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凤兮笑道:“嫣月,你不要担心,让他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嫣月,其实你讨厌的萧秋风,的确已经死了,你还记得那一次的车祸,从那一次这后,萧秋风已经不是萧秋风,或者你们可以叫我另一个名字-------影子。”

    凤兮也是一脸地震惊,双手伸了过来,很是仔细地审看着萧秋风的脸,问道:“老公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你分明就是萧秋风嘛,我不会认错地,不过那一次车祸之后,你性格变了很多,好像有些不太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灵魂易体的怪事?”萧秋风笑了笑说道:“其实我也没有想到,我竟然可以活过来,我的真实身份,是国安部最神秘的特工龙组成员,我的代号就是影子,有一次,为了完成任务,我独闯基地-------”

    所有的故事,慢慢的在萧秋风的叙说中,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没有声音,只是有些紧张的看着萧秋风,生怕还有更让她们惊心的事情,如果不是心里可以感受到这种温暖,她们以为这一切,只是在梦中,灵魂易体,这么玄妙的事情,竟然发生在现实中。

    “舞也是龙组成员之一,也是我最早喜欢上的女人,不过,她可是比你们聪明多了,很早就试出了我的身份,我的父亲叫萧迈飞,是龙组的创始人之一,你们称呼的金手指,就是我的大伯,他的真名叫萧豪云,现在,你们应该明白了吧!”

    柳嫣月拉住萧秋风的手,说道:“老公,那么说,你与萧家一点关系也没有?”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,我就是萧家人,不管前世还是今生,我都是萧家人,你们可以把我当成萧秋风,我父母在生我的时候,就已经去世了,来到了萧家,我已经融入其中,如果不是你们非得逼问,这种玄妙莫测的事,我也不会说出来,其实很早,我就已经当自己是萧家人,以后的日子没有影子,只有萧秋风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那你不会扔下我们不管吧,我与凤姐可是你老婆,你千万不要离开我们。”这个男人是谁此刻对她们来说,并不重要,重要是他真真实实的存在面前,不想失去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,安慰般的拍了拍柳嫣月的头笑道:“怎么会,你们现在是这个世上对我最重要的人,我又怎么会离开你们,放心,这种事,不会发生的。”

    凤兮也很是轻松的笑了:“我说难怪了,你做事一直都这么神秘,而且从一个纨绔子弟变得如此的霸道起来,原来你真的已经变了,老公,不管你是谁,我都是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柳嫣月立刻靠了过来,两女已经投入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我决定告诉你们,是因为我已经把你们当成我最相信的人,不想欺骗你们,这件事,就埋在心底,未来的日子,我是萧秋风,我是萧远河与田芙的儿子,我也是萧家的大少爷,我们的幸福,还将继续,一生一世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生活交织在一起,萧秋风肩负着两家的命运与前途,这一点,现在已经是他没有办法拒绝的责任。

    不管是前世的舞,还是今世的嫣月众女,都是他心爱的女人,他会用心去守护,爱她们,给她们幸福。

    两女皆已经点头,这件事,会成为永远的秘密,对他们这些深爱的人来说,两颗心的相融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萧秋风起床的时候,睡在身边的两个女人早就已经起来了,来到大厅,侧边餐厅桌上摆满了早餐,而却只有一个人在狼吞虎咽的吞食着,四周围着的人都一副很是好笑的表情在观看。

    “伯母,这些糕点真是好味道,我在M国住了这么多年,除了汉堡就是面包,唉,好怀念家乡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何,这种气氛已经没有昨天的尴尬,柳嫣月与凤兮看到萧秋风,双双都已经站了起来,招呼道:“老公,就等你了,快点,不然雪儿姐妹就一个人吃光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卓凝雪已经变成了妹妹的称呼了,萧秋风心里知道,这两个与他最亲密的女人,已经接受了他的往事,也接受了此刻所有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了,嫣月大姐,我昨天还没有吃饱,当然要多吃一点,而且伯母做得这么好,我这也是受不住诱惑,你就不要戏笑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喜欢这里,就多坐一些时间,我们都欢迎你。”连凤兮也说出这样的话来,还真是让萧家的两个老人奇怪,他们很不明白,这一夜之间,究竟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众女的态度,变得如此的温驯。

    “谢谢凤兮大姐,其实是我不好意思,这样很是唐突的跑来萧家,还要当萧家的媳妇,但是义父说的话,我真的要听,就算不喜欢他,我也要嫁给他。”卓凝雪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我愧对凤姐、愧对嫣月姐、还愧对颜悦妹妹,当然了,还有秋雅姐,我现在都不知道如何回去告诉她,原来义父给我订亲的对象,竟然是她喜欢的男人。”